爱尚小说网 www.23xs.me最快更新萧笙碧樱最新章节。

    作为一个国家的君王,萧笙的葬礼很寒酸,没有十里灵棚,没有百官跪拜,甚至没有拿得出手的陵墓。

    但是作为练气士,萧笙的葬礼却是让人羡慕的不行,出席萧笙葬礼的,有天地界神,有三祖之一的冥祖,还有天师堂的原总天师张道本,这个阵容可谓是豪华。

    在天师殿的东南方几丈远,是一处桃林,天界的灵气润养着这些花朵,这些娇艳的桃花经久不败,竟是一年四季常开着。

    一座土坟孤立在桃林深处,落英缤纷,更增加了凄美的感觉。

    杜弦月久久的站在萧笙的坟前,不愿离去。

    因为她已经明白了,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自己和笙哥从此之后,天人永别了。

    可是,又有什么办法,此刻的杜弦月,除了恨极了天祖和张道陵,再有一层感觉,便是后悔,为什么不能早点元气归位,然后解救笙哥呢。

    后悔之后,便是无奈了。

    这几日,杜弦月感觉自己身上的力量,越来越强,界神的法力,已经渐渐的觉醒了。

    有的时候,在心情十分糟糕的时候,杜弦月一挥衣袖,往往使得劲风凸起,界神殿外面的假山便碎成了齑粉。

    曾经有一日,杜弦月找来了人祖和张道本,问道:“天祖横行霸道了这么许久,就是见界神不在神位,便肆无忌惮,我决意教训一下天祖,若是再执迷不悟的话,就将其贬为凡人,再重新修炼吧!”

    张道本和人祖何尝不想?可是杜弦月现在身为界神,是不得随意出入界神殿的,这便是三界确立以来的规矩。也只能作罢。

    望天吼的伤也不轻,杜弦月已经用神力使其恢复了,原本桀骜不驯的望天吼,目睹了眼前的诸多变故之后,也沉稳了许多,眼神之中不再只有狂傲,而是多了几分阴狠。

    虽然在望天吼看起来,萧笙只不过是一个低级的凡人,但是却是一个有一丝的凡人,这个凡人不会使高高在上的望天吼反感,反倒是甘心情愿的给萧笙当脚力。

    在长时间的接触中,就连望天吼都对萧笙产生了深厚的情谊。在界神殿住着这段时间,望天吼只是露出本尊,在大殿外面的假山上面匐卧着。任凭金乌西坠,玉兔东升,也都不闻不问。

    张道本和人祖却是没有闲着,虽说是住在界神殿,可以保证安全无虞,可是这次在天界吃了这么大一个瘪,也是心里不平。

    再怎么说,这件事情,已经坚持了千百年之久了,就这样被打怕了,也是着实难堪的很。

    萧笙虽然不在了,也没有在这件事上有多大的建树,可是有一句话说的倒是不错。

    因为这件事,将萧笙拉下水,现在弄得兵败身死,不继续下去,也对不起死于此事的所有的英灵。

    于是,张道本和人祖便早出晚归的,在天界打探消息。

    可是耐人寻味的是,天祖和张道陵占到了便宜,却没有乘胜追击的意思,好像是收手了一样,再也没有别的动静了,张道陵在天师堂闭关,天祖也是不知去向。

    难道是天祖和张道陵也收手了吗?

    一下子,天界在一片混乱之后,变得无比宁静。

    这个时候,杜弦月想起了萧笙的嘱托。

    “守护我的南疆!”

    界神,世上最强的所在,也是世上最最不自由的人了,说道最强,他们往往有毁天灭地的本领。能够洞悉一切,可是说道不自由,他们只要是坐到了界神的位置上,活动空间就只有界神殿那么巴掌大的地方了。

    于是,在这一日的傍晚,杜弦月找到了人祖和张道本,看着垂头丧气的两人,便一声叹息的道:“还是没有消息么?”

    张道本沉吟道:“如今界神归位,他们也不敢再造次了。”

    杜弦月面沉似水,可以感觉到,他的内心中,实则痛苦不堪,道:“我要下界,去守护南疆疆域!”

    这个忽如其来的消息,让人祖和张道本都措手不及。

    杜弦月这是什么意思?好不容易界神归位,才可以与天祖和张道陵势均力敌,怎么现在却忽然想到下界呢?

    “界神,万万不可啊!”人祖几乎就要吐血了,忙施了一个大礼,几乎匍匐在地,道:“界神!现在的局面,已经是十分难得了,我们与天祖张道陵抗衡,铲除这些三界的毒瘤,需要界神在位啊!您是知道的,界神不许下界,除非自毁仙脉!”

    杜弦月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好长时间没有说话,天祖说完,等着杜弦月的反应,杜弦月的嘴角,忽然浮现出一丝冷笑。

    “我现在算是明白了,笙哥也好,我也好,都是你们手里的棋子啊!”

    杜弦月说罢,转过身冷冷的盯着人祖,道:“不要拿什么狗屁三界大任来压我!除了笙哥,别的事情都是没有意义的!”

    再怎么说,杜弦月也是界神之尊,人祖和张道本根本就控制不住,再加上萧笙的死,在杜弦月看来,是人祖和张道本一手造成的。

    到现在为止,还期望着杜弦月能乖乖镇守这天界?门都没有。

    杜弦月去意已决。

    在界神殿的密室中,杜弦月遍查古籍,终于找到了能够脱离界神殿的方法。

    只是这方法,却是大大的出乎了杜弦月的预料。

    在之前的时候,杜弦月也听说了一些方法,在老界神的口中,也或有或无的听说到了一些关于自毁仙脉的事情。就是使用一种法术,将自己全身的力量分走十分之九,将这些力量和真气在腹中凝聚,凝聚成一个新的生命。

    这个过程结束之后,母体的力量已经是大大的折扣了。

    当年杜弦月的母亲,正是用了这个方法。

    杜弦月已经下定了决心。是无论如何也改变不了的了。

    过程十分的诡异,整个阵法结束之后,杜弦月好像一下子苍老了许多,一丝丝的冷汗在额头上聚集,汇聚成了一颗颗黄豆大的汗珠,滴落在地上。

    这个过程无疑是辛苦异常的,杜弦月整个人都蜷缩了起来,像是生了一场大病一般。

    但是总之,自己的目的是达到了。

    就在杜弦月不声不响的离开界神殿的三天,萧笙的坟墓前面,却出现了两个神秘的人。

    这两个人,身上穿着斗笠。密不透风的,故意掩盖掉了自己的气息,好像是依然不满意,又联手使用了一个结界,这样,就不会有人觉察了。

    其中的一个人小心翼翼的道:“你确定界神已经离开了吗?”

    “是的,天祖,我的人一刻不停的盯着界神殿呢,杜弦月已经离开界神殿了,而且看上去法力的修为已经大减了.......”

    这两个人,正是天祖和张道陵,两个人着实是怕了杜弦月元神归位以后蛮横的实力。这几日就这么躲躲藏藏的。

    来到萧笙的墓前,张道陵刻薄的讥讽道:“这萧笙也是好造化,你瞧瞧,能在这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林长眠,也是一种福分呢!”

    天祖不以为然的道:“恐怕他暂时还不能享受这些待遇啊!”

    张道陵浅浅的一躬身,道:“我有一事不明,想要请教一下天祖。”

    “你说吧!”

    “天祖因何会判断,这个新任的界神会离开?”

    天祖意味深长的叹了口气,道:“她虽然是界神,但是最重要的是,她是个女人,若一个女人坠入了情网,将自己困在里面,那么任凭谁都是救不了的。”

    说罢,还转过了脸,仔细的看着张道陵的眼睛,道:“所以你要好好的学习,女人并非是师徒情谊能控制得了的。”

    张道陵脸色一怔,随即尴尬的笑了笑,道:“天祖说笑话了。”

    两个人不再说话了,径直走到了萧笙的墓碑前面,见墓碑是上好的昆山玉雕琢而成,通体润泽,让两个人不由的赞叹。

    这昆山玉乃是极品了,即便是在天师殿,这么大一块玉料,也是小心的供在紫檀架子上。这杜弦月怎么如此的奢侈,硬是将整块的玉料做了萧笙的墓碑。

    在墓碑的正中央,有一行工工整整的书法,上写:南疆之主世外散仙玄机子之墓。张道陵摇了摇头,笑道:“不阴不阳,不伦不类!”

    天祖倒是什么都没说,将宽大的斗篷整理了一下,便掐了个指印,开始做法。

    这是一个十分简单的土咒,但是天祖却使用的小心翼翼。

    指尖一道金光闪过,只见墓碑后面的坟堆,好像是开了锅的稀粥一般,在肉眼可见下缓缓的蠕动着。刚刚完成时间不长的封土,向外翻开,不到一盏茶的时间,萧笙的墓已经被掘开了。

    天祖好像是叹了口气,道:“怎么萧笙的坟墓,连一个结界都没有。也算是下场凄惨啊。”

    张道陵摇了摇头,道:“这里是什么地方?界神殿的桃林啊。若不是界神下界了,谁敢有这么大的胆子来这里?”

    说罢,看见了萧笙的棺椁,又含义深沉的道:“萧笙再怎么重要,在他们看来,也不过是一个死人罢了。”

    二人不在说话了,小心翼翼的抬起了萧笙的棺椁板。之间萧笙正一动不动的躺在里面。

    萧笙的葬礼,可谓寒酸,身上的服装都没有换,甚至连一件陪葬都没有。但是却有一丝不同寻常的细节。

    萧笙自死亡到下葬,时间已经过了几天,但是萧笙的面色依旧是红润无比,倒像是睡过去了一般。

    张道陵小心翼翼的弯下身子,将萧笙抗在肩膀上,天祖再次施法,填平了这座墓。

    萧笙就这样,被带到了陨仙崖外十分隐秘的洞穴。

    进入洞穴的时候,被困在两旁石笋上的清浊等一干仙剑宗弟子都是惊愕异常。

    萧笙落难,也就是说事情已经走向了无可挽回的余地了。

    萧笙幽幽转醒之后,就好像是真气全部耗尽了一般,脑袋疼的几乎炸裂。想要坐起来,可是却一丝力气都没有了。

    洞里的光线并不是十分充足,萧笙适应了一下,待看清楚之后,却不知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他的记忆,还停留在界神殿外面的一场大战之中。视力恢复之后的第一个念想,就是找杜弦月。

    “月...儿.....!”

    由于极度虚弱,声音就像是蚊子一般,几步远的地方都不一定能听的分明。可是叫了几声,也不见杜弦月的影子。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怎么一丝丝的真气都感觉不到呢?

    还没等萧笙想明白发生了什么,就有一个十分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

    “南疆萧王,你这一睡,可是天人永别啊。”这声音中,带着无尽的嘲弄,紧接着,就是什么东西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的声音,萧笙转过头望去,只见张道陵正一脸似笑非笑,而身边正式那块萧笙的墓碑。上面的笔迹萧笙很熟悉,就是杜弦月的笔迹。

    也就是说,这个便是杜弦月给自己设立的墓碑了。

    难道自己已经死了吗?

    但是随即看到了张道陵的表情,萧笙便觉得事情不妙,还没等他骂出来,张道陵就得意的笑道:“不错,你已经死了,杜弦月还有人祖张道本,在界神殿的桃林将你埋葬了,也就是说,这个世界上不再有萧笙这个人了。”

    萧笙体力不支,又重重的倒了下去,道:“一定是你们的阴谋诡计了!”

    “萧王还是这般英明睿智。”

    萧笙无奈,其实在自己醒来后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想出去找杜弦月,可是所有的办法基本上尝试了一个遍,他才绝望的发现,自己几乎就是一个废人了。

    “我不知道你们在搞什么鬼,但是可以保证的是,你们不会在我身上得到什么的。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张道陵却是一脸的高人模样,道:“萧王,你现在可是值钱的很,说不定将来能够起到什么大用场呢!”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然后就是石板之间相互摩擦的声音,最后,厚重的石板门砸在地上,一阵轻微的晃动之后,一切归于平静。

    爱尚小说网 www.23xs.me最快更新萧笙碧樱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