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www.23xs.me最快更新汪夕晓最新章节。

    山谷景色确实很好,汪夕晓坐在溪边,闷闷地想,早上或许是看出来她心情不太好,杰瑞他们都劝着她到山谷里走走,所以即使不怎么愿意,汪夕晓还是出来了。

    ——总不好让他们为自己担心。

    坐在水边,汪夕晓用脚打着水花,暗暗地想,也不知道陶峰少现在会不会觉得难过?或者是生气?被挂了电话,自己还说要分开……是太冲动了吧?

    “唉,真想跟他道个歉……”

    汪夕晓喃喃,身后忽然传来一个熟悉的声音,“是吗?那为什么不去呢?”

    “我哪好意思啊……”汪夕晓喃喃,忽然瞪大眼睛,刚一回头,就看到陶峰少冷着一张脸站在他身后。

    “啊!”汪夕晓噌地一下站起来,然后往后退了一步,拔腿就要跑,被陶峰少一把抓住,固定在怀里。

    “怎么,还想去哪?”陶峰少低沉的声音在汪夕晓头顶响起,温热的怀抱把她的脸熏得通红,“你腿刚好就想跑?你还要不要你的腿了?”

    “劭……峰少……”

    汪夕晓挣扎了两下,没有挣脱,只好回过头去,看着陶峰少傻兮兮地笑,“那个……那个……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我该不会是在做梦吧……”

    “哦?”陶峰少不动声色,“原来你每天晚上的梦里都有我?那我还真是不胜荣幸。”

    “我才不是这个意思……”汪夕晓暗暗翻了个白眼,然后仰着头看着陶峰少,“说真的,你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有的人不愿意回家,还要跟我撂狠话,我没有办法,只好自己过来千里追妻。”陶峰少摸了摸汪夕晓的脑袋,“现在我都亲自来请了,汪小姐是不是该给我个面子?”

    “……”汪夕晓沉默半晌,微微摇了摇头,“我要是不愿意回去,峰少你是不会逼我的吧?”

    “不愿意?为什么?”

    陶峰少皱着眉头,看着汪夕晓。

    “我以为电话里面已经说得足够清楚了,”汪夕晓低下头,看着自己的脚尖,闷声说,“现在的我根本就配不上你,你也没必要一直过来强迫自己迁就我……”

    “汪夕晓。”陶峰少脸色凝重起来,把汪夕晓的下巴抬起来,让她看着自己的眼睛,“如果我陶峰少不愿意,那么没有任何人能强迫我去迁就谁,包括我自己,也绝不会让自己受委屈。”

    “但是……”

    汪夕晓眼神躲闪,不愿意去看陶峰少的眼睛,“我是认真的,我现在配不上你的……你给我点时间,让我想清楚好不好?”

    “不好。”

    陶峰少眼神深邃,凝视着汪夕晓,“我现在一放手,谁知道你又会跑到哪里去?为什么觉得自己配不上我?你那么好,我觉得配我挺好。”

    不得不说陶峰少的话一定程度上抚慰了汪夕晓焦灼的内心,但她还是轻轻叹了口气,轻声说:“我知道峰少你不在意,但我没有办法不在乎。而且……我也不想别人说闲话,更不想被你养在笼子里。”

    “养在笼子里?汪夕晓,你是这么看我的吗?”

    陶峰少气结,自己平时对这个小家伙多好,她是不是一点都感觉不到?

    “不,我不是这个意思……”汪夕晓也急,“你误会我了,我只是说我不想那样……没有觉得你想把我养在笼子里……”

    “是吗?那就跟我回去。”

    汪夕晓猛地摇头:“不,这不是一回事。”

    “你一边说不是怕我把你养起来,一面又拒绝跟我回去,说到底,你是不是还是怕我禁锢了你的自由?”陶峰少皱眉,看着汪夕晓的眼神里带着深深的受伤和失望。

    仿佛被他的眼神灼伤,汪夕晓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却又颤抖着收回。

    看着陶峰少越来越明显的失落,汪夕晓不知道该说什么,却也不忍心继续挣扎,两个人僵持在原地,知道旁边一个声音插了进来。

    “我说你们两个这是在干什么?要亲就亲,怎么,老夫老妻了还怕人看?”

    清冷的男声带着点讽刺,但又微妙地解了围。

    “别胡说八道啦。”汪夕晓一下子跳开,嗔怪地看着齐锐,“你可不要乱说,我可不是那种人。”

    不过尽管说是这么说,汪夕晓还是投给了齐锐一个感激的眼神。

    齐锐装作没看见,他这次来,可不是专程给汪夕晓解围来了。扫了一眼两个人之间尴尬的气氛,齐锐凉凉地开口:“怎么了陶少,这么长时间没见面,刚刚见到,就给自己未婚妻没脸可不是一个男人该有的行为啊。”

    齐锐表面上是对陶峰少说的,但是眼神却一直凝在汪夕晓身上,汪夕晓冰雪聪明,怎么会不知道他是什么意思,她咬了咬下唇,偷眼看了眼陶峰少。

    “我……”

    “我知道。”陶峰少却点了点头,转头看向汪夕晓,“对不起夕晓,我不该对你这么凶的。”

    汪夕晓眨了眨眼睛,又是一阵不好意思。

    齐锐却微不可见地点了点头,真是不枉他刚来的时候给陶峰少使得眼色。汪夕晓其实最心软了,只要陶峰少把位置摆低一点,也不怕汪夕晓不上钩。

    现在看起来,陶峰少不愧是也很了解汪夕晓啊。

    “没有没有,是我一直在无理取闹……”

    汪夕晓连忙说,陶峰少眼中闪过一抹得色,但是面上却不显。

    “怎么会,是我不对,不该逼你。”陶峰少假意说道,“其实从你知道知道真相,我就开始慌乱,你一走,我就更加紧张,所以才会变成这样……对不起。”

    陶峰少真心实意——最起码看上去真心实意的道歉让汪夕晓的心一下子软成了一滩水,她不好意思地抿起嘴唇,轻轻摇了摇头。

    “不关你的事。是我不对,这件事一发生,我马上就蒙了,完全没想到应不应该和你一起面对,反而第一个想法就是逃——这是不对的。”

    汪夕晓叹了口气,她现在觉得特别对不起陶峰少,多日以来积压在心里的愧疚终于倾泻而出,她垂头看着脚尖,悄悄红了眼眶,“我一直都这么任性,喜欢给你添麻烦。可你为什么还是对我这么好呢?出来找我,安慰我……”

    “因为我爱你啊。”

    本该是庄重的誓言,但是陶峰少说出来却是意外地轻松,仿佛这就是一直含在嘴边的一句话,随时等待来安抚爱人不安的心。

    汪夕晓一愣,缓缓抬起头,清澈的大眼睛里已经蒙上了一层水雾。

    “谢谢你峰少……我……”

    “不要再说谢谢了。”陶峰少却温柔地捂住她的嘴,温声哄着,“我对你好,又不是图你一句谢谢的,我是自己想对你好。”

    汪夕晓被陶峰少几句话说的又是心酸又是感动,陶峰少自然看了出来,他摸了摸汪夕晓的脑袋,轻声说:“所以夕晓,跟我回去好不好?我保证,绝不干涉你想做的事。”

    汪夕晓差一点就点了头,忽然醒过神来,看着陶峰少,神色犹豫。

    “唔……我也不知道,我想跟你回去,但是我又……”汪夕晓轻咬着下唇,“我不知道我跟你回去之后还能做什么,我怕回去之后我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我也没想好该做什么。能不能给我点时间让我好好想想,我脑子很乱……”

    “你现在是不是就是担心自己没有工作需要被陶少养着,想要再找个新工作呗。”齐锐一挑眉,汪夕晓咬着牙点了点头,齐锐耸肩,“你以为我带你到瑞士来是来干什么的?”

    “……散心的。”

    汪夕晓眨着闪亮的大眼睛,认真地说,

    齐锐眼角抽搐,对着天翻了个白眼,“散心?是,我是带你散心的,但没想到你居然觉得我只是带你过来散心的。夕晓,你脑子也跟腿一样崴了吗?”

    “喂喂喂小锐你可从来都没跟我说过,怎么我就蠢了啊,你要我明白,起码也该给点提示吧。”汪夕晓不服气地瞪着齐锐,齐锐跟她对视几秒,无奈地摇了摇头。

    “好吧好吧,我跟你说清楚。”齐锐难得屈服,不过其实遇到汪夕晓他就总在屈服了,“我和杰瑞已经说好了,他可以收你做关门弟子,教你设计和制表。”

    “什么!”汪夕晓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齐锐,“但是我从来都没接触过……我能行吗?”虽然嘴上这么说,但是汪夕晓的眼睛里确是带着满满的光亮。

    “得了吧,前两天看你盯着杰瑞的眼神我就知道你有兴趣,你之前的素描我也给杰瑞看过,他说你绘画不错。至于其他的,可以慢慢学,你还年轻,怕学不成吗?”

    齐锐想着之前汪夕晓跟着杰瑞看他制表的样子,嘴角微微勾了起来,他本来也只不过是个想法,直到见到汪夕晓也有兴趣,这才确定下来。

    不知道是因为欠了他的人情还是因为真心喜欢汪夕晓这个小丫头,杰瑞答应的也很爽快,他毕竟是PIAGET的首席设计师,汪夕晓跟了他,是不愁吃饭的。

    而且……齐锐眯了眯眼,比起做个舞蹈老师,收入还会高上许多。

    “你可以好好想想,答应了之后,就好好跟着杰瑞学就是了。”

    齐锐话音刚落,汪夕晓就猛地点头,眼睛亮晶晶的:“我当然愿意了啊,杰瑞都同意了,我有什么好不同意的啊!”

    虽然只有两天,但是汪夕晓觉得自己已经被这一门精妙的艺术迷住了,杰瑞在那个不大的表盘上精雕细琢的样子让她着迷。真没想到,自己也有机会进入那个精致的世界。

    “那就好。”

    “等下,夕晓跟着杰瑞先生学习,难不成要留在这里?”陶峰少忽然开口,眼神深沉地看着齐锐,隐隐含着些危险的意味。

    齐锐才不怕陶峰少的威胁,他瞥了陶峰少一眼,继续对汪夕晓说:“也不用一直留在这里,你在这里先呆个三年吧,杰瑞会把基础的都交给你。等到三年之后你可以独当一面了,就爱去哪儿去哪儿吧,杰瑞的徒弟都很自由。”

    “三年啊……”

    听到这个时间,汪夕晓也有点发憷,她看了看陶峰少黑沉的脸色,刚要开口,就被齐锐抢先一步:“想学到东西自然需要时间,你师傅年纪大了,你也不能指望他到处跑着教你啊。再说了,你这是学习的,又不是不能回去。某些人啊,要学会取舍,是一时的相拥还是长久的相守。”

    齐锐这句话说的意味深长,陶峰少都不能说自己不愿意,只好沉着脸不说话。

    倒是汪夕晓被他说得心动了,眨了眨眼睛,看着陶峰少:“峰少,我觉得小锐说的不错啊,反正我也不是呆多久,也不会一直待在这里不回去……你觉得怎么样?”

    我觉得不怎么样。陶峰少是这么想的,但是看了看汪夕晓期待的眼神,却又觉得这句话哽在喉咙里说不出来,半晌,只能无奈地点了点头。

    “那好吧,你愿意的话。”陶峰少摸了摸汪夕晓的脑袋,“我既然都说了,不干预你的选择,也就不能出尔反尔。”

    “峰少,你对我真好。”

    汪夕晓笑意盈盈,转脸就对齐锐点了点头,“峰少同意了,那我什么时候去找杰瑞合适?啊,对了,会不会给人家添麻烦啊,我这么个突然冒出来的学生……”

    “没关系。”齐锐满不在乎地挥挥手,“杰瑞本来也没什么事做,他自己也要制表,教你最多是顺带。而且他还挺喜欢你的,说这个山谷没什么人气,你在这里住着正好。”

    听到齐锐这么说,再想想杰瑞热情的样子,汪夕晓这才放了心,点了点头。

    “还有,你想去找杰瑞的话,现在去就好了。不过目前你还需要考虑一个问题,你是直接开始学习呢?还是先回家住一段时间再开始学习?”

    这个问题倒是难住了汪夕晓,她为难地抿起嘴唇,自己其实跟着齐锐来到瑞士也不过几天,现在就回去显得有点麻烦,但是继续住在这里的话……她看了眼陶峰少,自己倒是没什么问题,就是怕陶峰少不太高兴。

    其实陶峰少岂止是不高兴,他是非常不高兴。

    汪夕晓要在瑞士这个地方学习,还三年,他就忍了,结果现在还不能先回趟家再回来了,看这架势就知道她是想直接留在这里。那他陶少爷来这一趟是干什么的?空手而来空手而归?

    陶峰少心中不爽快,但是也耐着性子没有当面发作,汪夕晓刚要开口,却被齐锐挥了挥手阻止,他拉着陶峰少,走到一边说了几句话,陶峰少脸色越来越黑,后来却慢慢变得若有所思起来,最后深邃地看了齐锐一眼,点了点头。

    等到回来,陶峰少先开了口:“夕晓,你在这里要小心,我留下Kai和齐锐照顾你,我就先回去了,公司的事情离不开我。你要好好照顾自己。”

    最后几个字说的萦绕徘恻,汪夕晓听得一愣一愣的,死都想不明白陶峰少怎么这么快就改变了主意。

    结果陶少爷来得快走得也快,坐在回程的飞机上,看着外面来去的云,微微闭了闭眼。也许齐锐说的是对的,汪夕晓需要的是空间来愈合伤口,表面上看着没事了,但是心中的痛苦,总是需要慢慢抚平……

    若是汪夕晓愿意,在他了解的地方,培养起新的兴趣,忘记之前的伤害,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那个记者也是个上道的,赶忙接了两句恭维的话,凯瑟琳也是全盘接受,微笑着道谢。

    “我看凯瑟琳小姐的作品也是会大卖的,这作品还没出来,听说QS集团的陶总就亲自预定了一套呢。”

    一个女记者忽然开口,凯瑟琳微微皱眉,看到下面有人对她打的手势,她只好笑了笑,没有理会。

    但是那个女记者却是不依不饶。

    “而且凯瑟琳小姐之前还是杰瑞先生名不见经传的弟子,怎么一出来就能挑这样的大梁,这些跟陶先生又是不是有什么不可告人的关系呢?”

    眼看着她问的话越来越难听,凯瑟琳皱紧眉头,刚想说些什么,发布会大厅的门嘭地被推开,一个挺拔的身影走了进来,他走到凯瑟琳身边,有力的长臂一下把人揽进怀里,声音平静却有力。

    “因为凯瑟琳小姐是我的未婚妻,为未婚妻捧场陶某自然义不容辞。”

    陶峰少的话听上去掷地有声,那个记者看着陶大少站出来也不敢多说,灰溜溜地钻入了人群。不过陶少这么一搅局,发布会也开不下去了,主持人说了几句就散了场,陶峰少自然拐着人下了台。

    到了陶峰少的车上,凯瑟琳吐了吐舌头,看着陶峰少:“峰少,你怎么来了啊。我没跟你说过今天回国开发布会啊。”

    陶峰少还是沉着张脸,只是紧紧握着身边人的手:“怎么,PIAGET美丽的新锐设计师凯瑟琳小姐要回国开发布会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我凭什么不知道。你以为你起个外国名字叫凯瑟琳我就不认识你了?”

    凯瑟琳,也就是汪夕晓调皮地笑笑,挽着陶峰少的胳膊晃了晃:“我这可是想给你个惊喜,没想到你早就知道了,真没意思。”

    “淘气。”

    陶峰少声音低沉,伸手点了点汪夕晓的额头,“早知道我就配合你一下了。本来我是想在门口等着你的,但是看到你被为难就没坐住,去给你解了个围。”

    “你要是不进来啊,我也会自己说我是你的未婚妻的啦。”汪夕晓笑笑,率直又大方,“怎么,你这么好的名头不用我留着做什么啊。”

    陶峰少一怔,随后唇角微微勾起,心情很好的样子。是啊,他怎么忘了呢,他的小女人已经不是三年前那个小女孩了,她现在可是独当一面的大设计师呢。

    摸了摸汪夕晓的头,陶峰少点点头:“嗯,那还是我不对了,下次要是有这种机会,就交给我们的汪设计师自己处理。”

    陶峰少也就是那么一说,现在世人都知道了她汪大设计师是陶峰少的未婚妻,哪个不长眼的还敢惹她?躲着走都来不及呢。

    倚在陶峰少怀里,汪夕晓其实也知道这件事,但是也不妨碍她觉得他们家陶总贴心。看着车子越开越偏,汪夕晓眨了眨眼睛,有些疑惑地看着陶峰少。

    “我说峰少,我们这是去哪啊?这不是回家的路吧?虽然我这几年总是不在国内,但也不至于连自己家都不认识哦。”

    “我们不回家,”陶峰少淡淡地说,“我们去一个好地方。”

    “哎哎?什么好地方啊?新开的饭店还是什么俱乐部?”汪夕晓眼睛亮了起来,一提到玩她就来了兴致,陶峰少也不打扰她的兴致勃勃,唇角微微勾了勾。

    “到了你就知道了。”

    “夕晓,醒醒,到了。”

    陶峰少卖着关子,汪夕晓也就不问,路很远,汪夕晓刚结束了发布会也有些疲惫,就靠着陶峰少睡了过去,也不知过了多久,这才被陶峰少摇醒。

    “啊……”

    汪夕晓迷迷糊糊地揉揉眼睛,抬眼看了一眼窗外,眼睛一下子睁大,瞬间就没了睡意,“这这这……这什么玩意啊?你朋友结婚?”

    两人赫然停在一家教堂门外,四周都是漂亮精致的纯白装饰,一看就是婚礼的摆饰。

    “有人结婚你都不早告诉我啊,你看我穿的衣服,一点儿都不正式……”汪夕晓噘着嘴,嘀嘀咕咕地抱怨,陶峰少揉了揉她的小脑袋,轻声在她耳边说,“没关系,你看这不是还没就开始?旁边我准备了化妆间,也有礼服,你可以现在去换。”

    汪夕晓轻轻瞪了陶峰少一眼,不过还是认命地进了化妆室,刚一进去,几个化妆师立马迎了上来,也不说话,拉着汪夕晓就是一通忙活,等到汪夕晓被塞进她们递过来的礼服里,然后推到镜子面前的时候,汪夕晓整个人都愣住了。

    镜子里的女人穿着一身雪白的落地婚纱,脸上画着精致的妆容,但是漂亮的大眼睛里却满是茫然,汪夕晓愣愣地看着这个样子的自己,一时都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你们……我是来参加婚礼的……你们画错妆了吧……”

    化妆师们看着汪夕晓却很满意:“汪小姐不喜欢吗?这是我们画得最好的新娘妆了,您放心,您肯定是最美丽的新娘。您看,多美啊。”

    汪夕晓还傻愣愣地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那些化妆师簇拥着推了出去,陶峰少正站在门口,一身纯白西装,正和她身上的婚纱相配。很少笑得陶峰少脸上正带着温和的笑意,拉着汪夕晓的手,把她引到了自己身边。

    “怎么了夕晓,今天可是我们的好日子,不开心吗?”

    汪夕晓都没办法做出反应了,只能傻呆呆地看着陶峰少,被陶峰少引着到汪爸爸那里,然后又被汪爸爸挽着交到陶峰少的手里。

    一路上汪爸爸说了些什么汪夕晓都是有听没有懂,直到陶峰少握住她的手,感受到那只大手中难得的汗意,汪夕晓觉得自己焦灼的内心多少平静了些,她看着陶峰少,脸上终于带出了微微的笑意。

    “……你愿意嫁给你面前这个男人吗?爱他,忠诚与他,无论他贫穷、患病或者残疾,直至死亡。你,愿意吗?”

    听到牧师的话,看着面前微微显露出一丝紧张的陶峰少,汪夕晓垂下长长的睫毛。

    “我想先问几句话。”

    似乎没想到汪夕晓会这么说,下面众人都有些骚乱,但是被陶峰少眼神一扫又立刻平静下来。

    “你问。”

    “陶峰少,这一切都是你策划的吗?从我发布会结束接我到这里来,包括请的这些宾客,还有这场婚礼……”汪夕晓看着陶峰少,清澈的眼神让人看不透她在想些什么。

    “是。”陶峰少点了点头,声音低沉,“我想给你一个惊喜,所以背着你策划了这场婚礼。我知道这样的大事应该提前告诉你,这次是我不对,可我确实是迫不及待想把你娶回家里……”

    汪夕晓头低下去,陶峰少看不清她的表情,心中多少也有些急切,他拉着汪夕晓的手,语调也带了些慌张:“怎么了,夕晓,你说句话?答应,还是不答应?反正都到了教堂了,你可不要让我下不来台……”

    “……你就这么确定我不会答应啊?”

    汪夕晓抬起头来,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她回握住陶峰少的手,声音温柔又有些不易察觉的颤抖,“其实我也很紧张啊,但是我能确定,这种紧张不是因为要嫁给你。”

    “而是因为欣喜。”

    陶峰少仿佛舒了一口气,他捏了捏汪夕晓的脸,对着汪夕晓抬了抬下巴,“你快点说话吧,牧师还等着呢。”

    看到陶峰少忽然急切起来的样子,汪夕晓抑制不住的想笑,怎么想也就怎么表现,她微微勾起唇角,对着陶峰少点了点头。

    “我愿意。”

    “你答应了,就不许反悔了。”陶峰少眼眸深沉,仿佛要把汪夕晓溺进去醉死一般,汪夕晓终于没忍住,扑哧一声笑出声来。

    “陶峰少你怎么一下子跟小孩子一样啦,我才不会反悔呢。”

    “我可不敢保证汪大小姐不会反悔,所以需要提前要一个保证才能安心。”陶峰少也不甘示弱,不过话里话外都带着些调侃意味——他也是松了一口气。

    看着陶峰少把那枚美丽的戒指套到自己手上,汪夕晓眼眶悄悄红了,她把头埋到陶峰少怀里,陶峰少轻柔地托起她的下巴,温柔地吻了上去……

    接下来的故事,就像是普通的童话一般无二了,王子和公主获得了完美的结局。就算有小小的摩擦,小小的争吵,也会在爱中消弭殆尽。他们会幸福,并且一直的,幸福下去。

    完结!

    爱尚小说网 www.23xs.me最快更新汪夕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