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www.23xs.me最快更新顾清池施妙鱼最新章节。

    顾清源从不知世上有这样讨厌的人。

    遇到江浸月之前,他接触的女子都是温婉可人,善解人意的,可长街被拦下的时候,他才知竟有人会不要脸皮到这等地步。

    大街上拦着一个素不相识的男人,大言不惭的说要嫁给人家,当真是……当真是不要脸!

    只是,当得知这个女子乃是江太傅的孙女儿时,顾清源还是命人将她好生护送回去了。

    纵然再讨厌这个女子,江太傅却是他不能得罪的。

    可顾清源却没有想到,那女子竟然对自己真的上了心,不但三番五次的前来拦他,更是屡次说要嫁给他的话。

    甚至就连江太傅都来找了自己,虽未明说,却暗示可以倾尽江家之力。

    顾清源动心了。

    那可是江家。

    所以,他最终妥协,娶了江浸月。

    他想的天真,不过是一个女子罢了,娶回来放在后宅里,便可得前朝这样大的助力,他不傻。

    可顾清源没有想到,这女子竟然这般能作妖!

    成亲才月余,她便虐待侍妾,致使侍妾小产。虽说,便是他知道了那侍妾怀孕,也绝对不会留着这个孩子来给江浸月添堵的,可江浸月这样做,便是善妒跋扈,恶毒至极了!

    偏偏,他还得容着她。

    所以在江浸月不情不愿的来给自己低头的时候,顾清源还得按捺着心中的憎恶,转而安抚她。

    若不是知道自己的生母只是一个卑微的宫女,而非备受宠爱的贵妃;若不是贵妃有了自己的亲子,而父皇也迟迟不肯立他为储君,他何至于连一个小小的女子都得纵着?

    谁曾想到,这女子竟如此的不知好歹,在自己面前装的小意温存,让他心有些软。可转而,便去将那侍妾打的险些丢了命。

    顾清源怒的恨不能休妻,却只能忍着。

    谁叫,他需要依靠江家。

    ……

    对她的改观,是顾承乾出生之后。

    他有次路过院外,听得房中笑声温婉,单凭那声音,便能听出满满的爱意来。

    顾清源一时有些走不动,站在门外听了半日,莫名觉得心中的烦躁都平复了下来。

    他没有想到,江浸月竟还有这样的一面。

    再加上那时已经到了夺嫡的关键期,他急需要人的支持,所以便有意无意的去缓和了跟江浸月的关系。

    后来的顾清源在回想往日时,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们之间也曾有过温情的。

    小小的院落中,是他们一家三口,虽说江浸月依旧牙尖嘴利,眼角眉梢却带着风情和不经意的温柔。

    竟让他有些迷恋。

    只是这么一分迷恋,他自己都未曾发现。

    再后来,他便成了皇帝。

    身为帝王,开枝散叶也是其中一项必做之事。

    所以顾清源十分不明白,为何自己每次去别人宫中,江浸月就要给自己摆脸色看。

    他是帝王,难不成还要守着她一个人过日子么?

    顾清源觉得不可理喻,而更让他头皮发麻的,便是江浸月的作为。

    她又成了才成婚时的疯婆子模样。

    后宫之中怀上身孕的,没有一个人正常生下来。

    不是意外,便是自然夭折,后宫之中,竟只有顾承乾一个!

    在又一个嫔妃的孩子胎死腹中的时候,顾清源终于忍不住了。

    他可以容忍江浸月对那些女人下手,却不能容忍她对孩子下手。

    尤其是,自己的孩子!

    “江浸月,朕对您的容忍,是有限度的!”

    然而对于他的怒火,她却是带着几分嘲讽:“皇上这是怎么了,臣妾又做什么了?”

    “做了什么?你自己心知肚明!”

    顾清源咬牙切齿:“你是不是要害死朕所有的孩子,唯独剩下乾儿一个,你才甘心?”

    “皇上泼脏水也要找个像样的理由,我何时害你的孩子了!”

    江浸月骤然瞪大了眸子,不可置信的望着他:“还是说,在你的心里,我就是那种为了争宠不择手段之人?”

    顾清源没有回答,可他的表情,已然说明了一切。

    江浸月突然笑了。

    她笑着笑着便带出了泪水,点头道:“妾身知错,皇上饶命。”

    见她承认,顾清源却觉得自己仿佛失去了什么,只是盛怒之下他未曾细想,转身便拂袖而去。

    临走之前,还命人将江浸月软禁一年,期间,不得让顾承乾来看望她。

    那之后,他果然平平安安的得了一个皇子。

    那孩子是宫女所生,不过是他偶然来了兴致临幸的,所以就算是得知是个儿子,也没有多上心,只随意的让人提了那宫女为嫔妃,便搁置在一边了。

    江浸月再未作妖,安静的让他都快忘了宫中还有这样一个人了。

    直到,她命人将郑妃给活剐了。

    顾清源心慌意乱的赶到时,就见江浸月脸上都是血,而郑妃的身上都是横七竖八的刀口,看向自己的时候尖锐的叫着:“皇上,救救臣妾啊——”

    “江浸月,你疯了么!”

    面对顾清源的怒火,江浸月笑的一脸畅快:“皇上,臣妾乃是后宫之主,掌管后宫霍乱之事。难道您不想听听看,臣妾为何要这么做么?”

    顾清源几乎是一字一顿的咬牙:“朕不听,你快将人放开!”

    然而江浸月却没放。

    她收敛了笑容,抬手捏上了郑妃的下巴,冷厉道:“那臣妾偏要说。你那些未曾出世便被谋害的皇子们,都是这个贱人一手所为!臣妾平生光明磊落,从不屑于做阴私之事,不像某些人,做了这等事情,还要将脏水泼到我身上。可我江浸月,这辈子什么都学过,唯独没学过什么是吃亏隐忍!”

    她看着郑妃一脸冷意:“她毁了我名声,我便毁了她的身体。她害了您那些孩子,我便割肉挖骨的替那些孩子讨一个说法。皇上,臣妾做的,不过分吧?”

    “朕看你是疯了,疯了!”

    顾清源吩咐御林军将她给打昏过去,又着人去将郑妃从她手中解救下来,咬牙想了想,到底是命人去查今日之事。

    而得到的结果,让他大吃一惊。

    他没有想到,江浸月竟然没有说谎。

    自始至终,谋害他孩子的人从来都不是江浸月,而是这位一向温婉纯良的郑妃。

    顾清源突然便有些愧疚。

    他命人处置了郑妃,又让人好生给江浸月看诊,最后,还将顾承乾给带了过来。

    原本以为自己做了这么多,江浸月总该感恩戴德。

    谁料想,她醒来后看向自己的神情,却如冰霜一样寒冷。

    她说:“皇上,妾身会如您所愿的。”

    他污蔑自己杀他孩儿,那她便从此不再让他有一个孩子。

    他污蔑自己霍乱后宫,那她便从此再不让他的后宫安宁!

    她从来都不是什么良善之辈,说到,做到!

    ……

    那之后,江浸月就变了。

    她所有的锋芒都收敛了干净,面上永远带着和善的笑容,行事得体举止大方。

    只是他却知道,她的眼中消失了什么东西。

    再无从前的天真,唯独剩下了算计。

    他们之间说不上势如水火,却也没有太过好转。

    偶尔江浸月也会开口留人,却不是为了那明晃晃的爱意,而是为了得到好处。

    顾清源觉得,自己更加的烦江浸月了。

    这样的她,比以前还令人讨厌!

    直到,她死了。

    就那么一头撞死在了盘龙玉柱上,倒在了他的面前。

    皇帝只觉得自己的手都在抖,可眼前人,早已咽了气。

    那时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原来这个让自己厌恶了一生的人,其实早就在他的心中有了一个不可撼动的位置。

    只是他这辈子,竟从来未曾留意到。

    前半生他厌恶极了这个女人,恨不得一眼都不要看到她。

    可是她死了之后,他却是经常会梦见她。

    也曾在醒来之后,夜半命人驾车出宫,在皇陵中枯坐一夜,眼睁睁的看着那天从沉沉夜色,一点点的霞光绽放,旭日升空。

    只是,皇陵中没有她。

    新的一日,也不会有她。

    世人都道他是恨极了皇后,不肯给她体面,才不准她下葬到皇陵的。

    可只有顾清源知晓其中原因。

    在他与江浸月还未曾势如水火的时候,他们也曾经有过一些时日的快乐时光。

    那时她软在自己怀中,声音里带着些微不满的呢喃:“其实臣妾一点都不喜欢皇宫,世人只道皇权富贵,却不知这是一个牢笼罢了。”

    囚人一生,不得解脱。

    旭日升起,霞光绽开,守着他的公公小心翼翼的前来,请他回去上朝。

    顾清源看了一眼这金碧辉煌的皇陵,又顺着某处深深地望着,良久才自嘲的一笑。

    既然是囚笼,囚禁了她生前,就放过她死后吧。

    江浸月,若有下辈子,莫再要遇上朕了。

    爱尚小说网 www.23xs.me最快更新顾清池施妙鱼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