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尚小说网 www.23xs.me最快更新温婉情意谁曾记柳絮曲子晋最新章节。

    这一觉睡到了黄昏,夕阳丝丝缕缕的暖色光泽洒了进来,平添了几分梦幻,柳絮揉了揉惺忪的睡眼,愣了会儿神就急急忙忙下地,刚走到门口就和从外面进来的曲子晋撞了个满怀,柳絮哎哟了一声,下一秒就有低沉紧张的声音自头顶响起,“撞疼哪里了?”

    摸摸鼻子,柳絮摇摇头示意不碍事,她现在最担心的是陈洁,“你什么时候醒的?怎么不叫我?还有,小洁子呢,她醒了没有?”

    将柳絮仔仔细细打量了一遍确认没事,曲子晋才微微点头,“醒了,没大碍。”

    “那就好。”吊着的心总算彻底放了下来,柳絮灵巧的从曲子晋与门之间的缝隙钻出去,“那我去看她。”

    话落,人已经没了影。

    曲子晋看了眼伸出去空空的手,微怔过后抬眸,薄唇牵起一抹无奈的笑,他家小妻子,好像忘记带走他了呢。

    急于见陈洁,柳絮连门都忘记了敲直接推门而入,只是才走了一步就立刻停了下来,满脸尴尬的立在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彼时,曲子辰和陈洁并排躺在床上,许是才经历了生死离别,急于感知确认对方的存在,两人正在缠绵拥吻,这一幕恰恰被柳絮撞见。

    察觉到有外人,曲子辰和陈洁齐齐看向柳絮,与柳絮撞破好事的窘迫相比,当事人没有一丁点的不好意思,曲子辰甚至还淡定的和柳絮打招呼。

    只是,脸上灿烂的笑容维持不到两秒钟就消失的无影无踪,换上了苦大仇深,苦哈哈的看着柳絮,准确说,是看向她身后,神色淡淡立在门口的曲子晋。

    浅灰色衬衫,黑色西裤,随意而站的姿势,却有矜贵和优雅无声无息的流露出来,暗夜深空般的墨眸,牢牢锁着曲子辰,里面流转着让人看不懂的光泽。

    柳絮回头看了眼,脑海顿时涌上一股不好的预感,再看向曲子辰,则多了几分同情。她家老公的眼神透露出一个信息,曲子辰要遭殃了。

    夕阳还未褪尽的余晖将曲子晋的影子拖得很长,暖光落在他棱角分明犹如雕刻般的脸上,平添了几分绝美。

    柳絮在病床边坐下,正和陈洁说话不经意一抬眼,就看到这样一幅令人心悸的画面,突然间就忘了接下来要说的话。

    斜倚着墙而站的曲子晋,感受到柳絮看过来的目光,浅浅一笑后,站直了身子转身出了病房。

    病房内的柳絮,还被那魔魅一笑迷得晕头转向,要不是陈洁一声拉长腔调酸味十足的抱怨,柳絮还醒不过来。

    “咦,曲子辰呢?”回过神来,没看见曲子辰,柳絮问。

    陈洁朝外努了努嘴,语气有几分不爽,“除了被你老公修理,还能去哪?”

    柳絮讪讪笑了笑,她也不想这样,但她阻止不了曲子晋。

    霹雳咣当伴随着哎哟哎哟湖疼的声音自病房外响起,不用费脑子猜都知道战况有多激烈,以前遇到这种情况柳絮还有些担心,然久而久之就习惯了。

    只因,曲子晋会掌握好分寸。

    陈洁也只是嘴上说说,心底却并不介意。这次,本来就是他们对不起柳絮和曲子晋,挨一顿打是应该的。

    况且,这样曲子辰心底也会好受些。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陈洁忽然来了句感慨,“小柳子,从鬼门关走了一回,我总算是明白,我想要的是什么。”

    柳絮没插话,静静听着。

    “从前,我一直以为我想要的是自由,即便遇到爱情,我也抱着随波逐流的态度,走一步算一步。”说着,陈洁苦涩一笑,“然在痛楚袭上心头,真正面临死亡那一刻才知道,我想要的,不过是和一人相守到老。”

    视线掠向门口,陈洁的神情变得极其温柔,“而那个人,就是曲子辰。从醒来之后,我忍不住想,之前的我妻子这个角色扮演的是有多不好,动不动就凶他,而他却从不恼,一直宠我,包容我,甚至都没有冲我发过一次脾气。”

    柳絮听着听着笑了,眼眶却有微微的湿润,陈洁形容的是曲子辰,可她家的曲子晋又何尝不是这样。

    爱,就无止尽的爱,无止尽的宠,遇见这样的男人,真的是一生之幸。

    陈洁拉起柳絮的手继续叨叨着,“我现在,终于体会到,你和曲子晋经历九死一生时那种感觉。”

    “我们不要轰轰烈烈的爱情,只想细水长流,可老天硬是给了我们刻骨铭心。不过这样也好,刻骨铭心,才不容易被遗忘。”

    柳絮点头,“是啊,我和子晋每经历一次危险,就更加珍惜彼此。”这,同时,也是一种成长。

    “哎呀我们在这是在干嘛,居然聊这么深奥的话题。”见差点惹哭柳絮,陈洁低沉的语气骤然间变得明快,“对了,他们还没打完么?”

    陈洁这么一提,柳絮猛然间觉察到不对劲,诡异的和陈洁对视了一眼,继而冲出门外。她和陈洁聊了这么久,结束话题时外面居然还有磕磕碰碰的声音响起,该不会闹出人命吧?

    疾步奔出门外,看到满地狼藉,柳絮饶是有心里准备,却还是忍不住吃了一惊。曲子辰瘫坐在地上喘着粗气,嘴角脸颊有几片青紫,脸都成这样身上伤估计少不到哪里去。

    再反观曲子晋,衣着整齐,静立在窗户边,此刻正活动着指骨,显然还没打过瘾。见状,柳絮连忙走过去按住曲子晋跃跃欲试的手,“好了,揍了这么久,该出的气都出了,就放过子辰吧。”

    柳絮知道,这次曲子晋是真怒,将之前压抑的怒气一股脑儿的释放了出来。任何一个人,就算脾气再好,都有容忍的底线,而很不凑巧,曲子辰触碰到了,所以才会被揍的如此惨。

    冷然的气息散尽,曲子晋不咸不淡睨了长吐一口气的曲子辰一眼,声音沉冷,“如果再有下次,可就不止皮外伤这么简单。”

    瞳孔折射出的,令人不寒而栗的幽冷柳絮都感觉到了更何况曲子辰,缩了缩肩膀闷闷应了一声,“要再有下次,我自己动手成了吧。”

    曲子晋轻哼一声没再说话,携着柳絮转身离开。

    月色淡淡,星光弥漫,微冷的风吹了过来,柳絮却一点都不觉得冷,和曲子晋走在铺满落叶的马路上,脚踩在上面发出沙沙声响,静谧而和谐。

    忽然,柳絮停下脚步,映衬着熠熠星光明亮的眸直直看进曲子晋眼底,微微牵起唇角,笑容温柔,“一切都结束了,对不对?”

    满满映着柳絮倒影的星眸,深处酝酿出令人沉醉的笑意,继而迅速蔓延至眉梢眼角,曲子晋倾身,鼻尖贴着柳絮的鼻尖,嗓音一如既往的,磁性迷人。

    “对,都结束了。”一切的磨难都已结束,他终于,能将所有的时间和精力,都付诸在柳絮身上。

    幽湛的天际,星空浩淼,漆黑如墨的夜色中,一对璧人甜蜜相拥,静静拥吻,从此地老天荒。

    数天后一个阳光晴好的午后,碧空如洗,天际飘着大朵大朵粉白的云,不停的变换着形状。

    曲家老宅,门前停着一抹熟悉的宝蓝,一身浅绿的柳絮正站在车旁,往车厢塞着东西,身侧则站了乌压压一群人。

    长辈们面上都有不舍,末了还是杨秀娟开口,“小絮,一定要走么?一涵还这么小。”

    柳絮听得无奈,转身看见众人的表情不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妈,这段时间过的一直很担惊受怕。”说着含笑抽了曲子晋一眼,“我就是和子晋出去散散心,又不是不回来了。”

    话落,目光凝在曲震怀里的曲一涵身上,这小家伙,比前几天的时候又圆了一圈,五官灵动而精致,简直就是跟曲子晋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只是不知道,如今清瘦有型,气质卓然的曲子晋,小时候是不是和一涵一样可爱,有着肉嘟嘟的脸蛋,乌黑滴溜溜乱转的眸。

    照理说,一涵还小,身为母亲不应该丢下他跑出去玩,但柳絮架不住曲子晋的软磨硬泡。

    明面上,他们是出去旅游散心,实际上,完全是曲子晋不满曲一涵霸占了柳絮的全部时间。

    “你们真的会回来?”知子莫若母的秦映芝怀疑的盯着曲子晋问了句,照曲子晋的性子,很有可能会拐走柳絮一辈子。

    曲子晋双手塞进裤袋,站姿随意透着慵懒的气息,闻言淡淡扫了自家母亲一眼,很高冷的回道,“看我心情。”

    秦映芝……

    剩余其他人……

    “好啦,别听他瞎说,玩够了想一涵了,我们自然会回来的。”见长辈们神情哀怨,柳絮忙出来打圆场。

    见两人坚持,一众人也不再挽留,曲震将不哭不闹的一涵塞进柳絮怀里,“小一涵,跟你爸爸妈妈道个别。”

    一钻进柳絮怀里,曲一涵瞬间抛弃乖乖男的形象,许是知道要分开,肉肉的小手紧紧搂住柳絮的脖子,吧唧吧唧照着柳絮的脸亲了好几口。

    柳絮温柔的笑容里顿时添了几分慈爱,将黏自己的一涵递给一旁被冷落的曲子晋,“一涵,还有你爹地呢。”

    曲一涵小朋友顿时傲娇了,挖了曲子晋一眼高傲的一扭小脑袋,又黏回了柳絮身上,显然还记恨着不久前,亲爹无声的威胁。

    被亲生儿子嫌弃,曲子晋也不恼,伸手去够曲一涵,曲一涵像八爪鱼似的,死死抱住柳絮脖子不撒手。

    轻嗯了一声,曲一涵小朋友顿时缩了缩脖子,万般不情愿的亲了曲子晋一口,就扭动着圆滚滚的身子去找曲震,死活不肯让曲子晋碰一下。

    摸了摸被曲一涵亲过的地方,曲子晋薄唇扯出抹笑,凝了钻进曲震怀里的曲一涵一眼,淡淡道,“等回来再收拾你。”

    回答曲子晋的,是曲一涵小朋友高高撅起的屁股。

    “真是子随父啊,我记得,子晋刚出生时,跟你也不对盘,常常把你弄得抓狂。”众人被这一幕逗笑,秦映芝也不例外,笑着朝曲震感慨。

    “我那是看他小,不屑修理他。”曲震瞪了曲子晋一眼,冷哼道。

    曲子晋没反驳,反而说了句无关紧要的话,“看来,我们是真没必要回来了。”

    曲震瞬间吃瘪,低吼了句,“你敢?”

    “哎呀,行了行了,时间不早了,快走吧,别误了飞机。”虽然是短暂别离,然气氛还是有些伤感,杨秀娟挥手示意两人赶紧走,免得越看越不舍。

    “爸妈,照顾一涵的同时,也照顾好自己。”临走前,柳絮看向双方父母叮嘱道。

    “知道,快走吧,玩的开心点。”

    车子刚行驶出不远一段距离,忽然一道身影自身后飞奔而来追赶着车子,“哥,嫂子,你们出去玩,好歹也带着我和我媳妇儿呀。”

    柳絮看了眼完全没有要停下来的曲子晋一眼,无奈的笑了,继而扭头看向车后,冲着奋力追赶的曲子辰耸了耸肩,表示爱莫能助。

    翌日,黄昏时分,爱琴海旁,红彤彤的余晖将整片沙滩都染成了梦幻般的流金色,柔和的风拂过面颊,吹乱了衣衫。

    沙滩上,柳絮和曲子晋并排而坐,头枕在曲子晋肩膀上,相依相偎。这一幕,远远看去,美得好似一幅画。

    岁月安好,静候流年。

    夜色渐深,圆月高悬,吹过的风带了丝凉意,静谧的夜,一道磁性极具诱惑的声音响起,“老婆大人,你冷不冷?”

    柳絮抬眸,摇了摇头,却在对上曲子晋蕴藏着火光的眸时怔住,继而无奈笑开,“你本意压根就不是问我冷不冷,而是想吃了我吧?”

    邪魅一笑,曲子晋俊朗的脸凑了过来,柳絮顺势倒在柔软的沙滩上,曲子晋倾身而上,又是一场温柔缱绻。

    爱尚小说网 www.23xs.me最快更新温婉情意谁曾记柳絮曲子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