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想到他刚向范冰晶汇报完,阿九和伍天就来了。

    见到阿九,伍天和黄柱子似乎有话要说,范冰晶就没有留在原地,只是淡淡的吩咐了一句,“你们的事情弄清楚了之后,就回酒店找我。”

    说完,她就和亚森离开了。

    范冰晶一走,黄柱子就开始质问阿九,“喂,阿九,伍天,你们的手机是坏了还是怎样?为什么我会联系不上你们?”

    阿九不悦的扫了他一眼,淡淡的说,“我们的手机没有坏,坏的是你的手机吧,毕竟你是从黑羽光的地盘逃出来的人,手机肯定被对方动了手脚。”

    “是这样吗?”黄柱子狐疑的看了看自己的手机。

    虽然他被黑羽光关在地下室里,但是黑羽光并没有没收他的手机,所以手机一直在他的裤兜里,期间有不少电话打来找他,只不过他当时双手不得自由,他就没办法用手机跟外界联系。

    现在听阿九这么一说,黄柱子依旧不认为是自己的手机出了问题,他问伍天,“伍天,你说,阿九是什么意思?我刚刚就一直拨打你们两人的电话,为什么联系不上你们?”

    伍天并没有跟他争论,而是直接说,“黄柱子,既然你认为我们是故意关机不解你电话的,那么你现在就给我们的手机拨打一下,看看是我们的手机坏了,还是你的手机出了问题。”

    “好啊,就这么验证吧。”黄柱子当场掏出手机给伍天的手机打了电话。

    结果,他的手机传来提示音,说伍天的手机关机了。

    可是,伍天展示的手机并没有关机,而且他还当着黄柱子的面拨通了阿九的手机呢。

    黄柱子顿时傻眼了,再次尝试拨打阿九的手机。

    结果跟伍天的类似,阿九和伍天的手机没有坏,都能正常通话,坏的是他的手机。

    “我的手机怎么会出现问题呢?手机一直在我身上,就算我被黑羽光吊到油锅上方,我的手机也并未丢失,现在你们一个个都说我的手机有问题,刚才查证的结果也是我的手机出了问题,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黄柱子百般不解。

    阿九淡淡的说了一句,“你的手机被黑羽光动了手脚,只是你不知道罢了。”

    黄柱子觉得不可思议,“不可能,手机一直在我身上,而那期间,我一直都是清醒的。”

    阿九冷嗤,“黑羽光在干扰技术这块还是有能人的,他们在住的地方设置了一套系统,只要设定的人进了黑羽光的地盘,他的手机就会自动损毁,但看不出被损毁的痕迹,打不出电话,发不出信息,可当事人却一无所知,还以为是对方的手机出了问题,呵呵,这么简单的技术,黄柱子,你也会中一个小毛头的阴招?”

    听到阿九的冷嘲,黄柱子很是尴尬,但他还是挺起胸膛,理直气壮的反击,“阿九,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是说我笨,连黑羽光这么拙劣的技术都识破不了吗?”

    ‘那是当然,你要是聪明,又怎么会这么轻易的就落入黑羽光的手上,并且还连累了蓝娇和嘉嘉,还有潘医生他们?’

    ‘这,这……’被阿九一语击中自己的痛点,黄柱子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就是,要是他能够聪明一点,就不会连累其他这么多人了。

    伍天看不下去两人一见面就斗嘴,他劝说道,“好了,你们两个刚见面,能不能不要抬杠了?现在我们要忙的事情很多,还是坐下来好好捋一捋事情的前因后果,看看整件事到底是怎么发生的,不然我们到了冰晶夫人面前,就不那么好糊弄过去了。”

    闻言,阿九和黄柱子面面相觑。

    也是,伍天说对了,他们现在并不是吵架的好时机。

    他们还得去见范冰晶呢。

    离开医院之前,黄柱子关切的问,“阿九,我刚刚听说里面受伤的是蓝小姐的外婆?她现在怎样了?”

    “植物人状态中。”阿九简短的回了一句。

    “怎么会这样?”黄柱子听到这样的消息,很是沮丧,‘阿九,要是我们当初对黑羽光好一点就好了,这样的话,黑羽光就不会报复我们,就不会为了抓我,而一把火烧了凤凰寺,这样的话,蓝小姐和她的家人就不会遭遇这些了……’

    听到这里,阿九和伍天都非常的震惊。

    伍天拍着黄柱子的肩膀,“黄柱子,你说什么,凤凰寺的火是黑羽光放的?”

    黄柱子郁闷的点头,“嗯,是他指使他的手下放的火,原本只是想吓唬一下我们几个,结果火势控制不住,就烧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伍天若有所思,‘看来,黑羽光闯祸了,难怪大哥会阻止我们马上去救小嫂子他们,他一定另有打算,毕竟这可是一个半路冒出来的筹码啊,而且还是一个不可多得的筹码。’

    对于伍天的感慨,阿九和黄柱子都不是很明白。

    不过伍天也不想多解释,嘴角勾起一抹神秘的笑容,然后潇洒的挥挥手,“好了,我们现在该去冰晶夫人那里报到了。”

    黄柱子一脸纳闷的凑到阿九面前,‘阿九,你听懂了吗?伍天刚才那番话?’

    “不懂。”阿九干脆利落的回应,就大步离开。

    不知道为什么,听到伍天的那番话,黄柱子心情一下舒畅了起来。

    听伍天的话,造成现在的局面,他并不是闯祸,而是……

    黄柱子是不是闯祸,在夜殇看来,答案很明显了。

    起码,在他愁着不知道要怎么对付黑羽飞的时候看,黄柱子就给他送来了一个机会。

    “夜少,凤凰寺的火真的是黑羽光指使他的手下做的吗?”沙凌很是好奇。

    夜殇勾了勾唇,“据初步调查,是如此没有错。”

    “那么,这跟黑羽飞有什么关系?”沙凌还是不解。

    “一旦有证据证明那场火是黑羽飞的弟弟干的,那么黑羽飞也逃不了责任。”

    “怎么说?”沙凌还是不懂。

    夜殇想了想,吩咐,“你再去调查一下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就知道答案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