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眼前的巨大坟墓,和坟墓前竖立着的黑色墓碑,对应着墓碑上的一个个名字,一道道鲜活的身影,如一帧帧胶片般,从他的心中一一闪现而过。

    听着肥猪和竹竿撕心裂肺的哀嚎之声,王珏的鼻子也剧烈的抽搐了一下,随之,两颗晶莹的泪珠滚出了眼眶,无声无息的掉落到地上。

    “肥猪竹竿,靠山屯就剩下了你们俩么?”王珏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平静,可说出来的话,还是有些颤抖。

    听到这熟悉的声音,二人同时从地上站起身,猛地转过来看向身后,当确认就是王珏时,两人同时朝着他扑了过去,一把将他抱住,顿时再次大哭。

    “好惨啊!整个……屯子三千……多口人!全都在……一夜间死了,就剩下我俩了。”

    肥猪勉强止住了哭声,断断续续的回答了王珏的问题后,松开抱着他的双手,放在脸上擦了擦泪水。

    “你们俩活着就好,靠山屯总算留下了种子,如今你俩已经开辟出了经脉,去临海宗吧!先拜入临海宗,报仇的事儿以后再说。”

    如果换做以前,二人开辟出经脉后,第一次看到王珏,肯定会上赶着跟王珏表白自己的天赋。

    只是今天情况特殊,靠山屯遭受了灭顶之灾,就算肥猪开辟出了六条经脉,也没心情说这些了。

    “我开辟出了五条经脉,不知道这算什么天赋,到了临海宗,人家会不会收留我们啊!”竹竿担心去了临海宗也是白跑一趟,不由得心事重重的问了出来。

    “五条经脉已经算是中等天赋,他们肯定会收留你的,起码收你做外门弟子肯定没问题。”王珏也不知道玄天大陆的情况,之所以这么说,也只是想要二人试试而已,至少去了还有希望,不去就彻底断了修炼之路。

    “好,我俩就听你的,马上就去临海宗,可是,我们走了,你怎么办?”

    “是啊!我和肥猪去了临海宗,你去哪儿啊!现在靠山屯就剩下我们仨了,不能再分开了。”

    二人把王珏当成了靠山屯人,对他也是发自内心的关心,况且,二人比他大几岁,留下王珏不管,他们不放心。

    “你们俩别管我,我已经是聚元境三层巅峰修为,去哪儿都死不了,你们快走吧!如果有缘,我们还会再见到的。”

    王珏早就打定了主意,无论如何也不去临海宗,靳茹芸的爷爷是临海宗弟子,如今,靳家离开了靠山屯,靳茹芸也肯定要跟着爷爷去这个宗门。

    王珏执意要二人拜入临海宗,也是基于靳茹芸的原因,如果靳茹芸真的去了临海宗,那么,看在同是出自靠山屯的面子上,也会请求他爷爷收下二人。

    靳茹芸最后对王珏所做的,让他伤心欲绝,他不愿再见到她,更不愿看到靳茹芸对他的那种冷漠的表情。

    “那好吧!你多保重,我们走了!”肥猪和竹竿向王珏辞别后,很快融入到夜色中。

    眼看着二人不见了影子,王珏迈步来到墓碑前,双膝跪在地上,重重的磕了三个头,然后站起身,凝神注视着墓碑上的一个个名字。

    “你们的血不会白流,我王珏在此发誓,不将张家斩尽杀绝,誓不为人。”

    抬头看着繁星密布的天空,王珏心中有些许茫然,不知道接下来要去何处,去找董浩么?在浩渺的玄天大陆,他不知去哪里寻找,眼下唯有走一步算一步。

    “先去临海森林吧!在那里多猎杀一些妖兽,获取些妖丹用来突破聚元境第三层修为,这样,我就能服用了聚元越级丹,到时候具备了聚元境第六层的修为,自保之力也就更强一些。”

    靠山屯南边不远之处,就是临海森林的边缘,只要通过眼前这不过数里的缓冲地带,就能进入了森林。

    一旦进入了森林,就算是张家来人发现了他,也没有任何办法,进入了森林的王珏,就如同鱼入大海、虎入深山一般,想要找到都十分困难。

    想罢,迈步走入了屯子外的缓冲地带,前脚刚迈入到森林,身后便突然传出了数道大喝之声。

    “杀人凶手要进入临海森林了,别让他跑了,抓住他为老爷报仇。”

    此时正值深夜,除了偶尔能够听到稀稀落落的蝉鸣外,就是不远处池塘里传来一阵‘呱呱’的蛙叫声。

    开始,只有几个人在大声喊叫,随后就听到了嘈杂的脚步声,随着喊叫和脚步声的临近,周围的蝉鸣顿时戛然而止,青蛙也都停止了鸣叫。

    王珏猛地顿住了脚步,回身看向声音传来之处,只见在靠山屯三千人的合葬墓地边,几百只火把照亮了半边天,火把正在快速移动,正朝着他所在之处追赶而来。

    “王珏,你跑不了了,束手就擒吧!一会儿马龙仙长就到,看你还能跑到哪儿去。”说这话的是张光祖,王珏第一时间就听了出来。

    “酒糟鼻子还真没死,也难怪,他有一个华云宗三长老的舅舅,只要有一口气在,就不会让他死。”

    王珏猜的一点都不错,的确是柳云飞救活了张光祖,因为一连七八天找不到王珏,柳云飞已经返回了华云宗,保险起见,把马龙留在了张家。

    柳云飞临走前,再三向马龙交代,如果几天后还是找不到王珏,就安排人埋伏在靠山屯,他料定王珏肯定还要回到屯子。

    果然让柳云飞猜到了,不过,这些家丁很不争气,埋伏在山坡上,也就是王珏的那两间茅舍周围,不到半夜都睡着了。

    之所以能够发现王珏,还是因为一个家丁起夜撒尿,隐约听到了从屯子东南角传来的大哭声。

    家丁不敢怠慢,急忙叫醒了沉睡如死猪般的张光祖,张光祖一激灵站了起来,侧耳仔细听了起来。

    “他妈的,这不是王珏,而是靠山屯活下来的余孽,还想找我报仇?我先杀了你。”

    张光祖嘴里骂着,同时,大声对周围的家丁命令道:“快去靠山屯东南,找到大哭的人杀了。”

    柳云飞救活了张光祖不假,但,当时的那一刀距离心脏差之厘毫,命虽然保住了,现在却是依旧不能走动,而是坐在一架四人抬着的滑竿上。

    三人在墓碑前停留的时间很短,几句话后,肥猪和竹竿便告辞离去,随后,王珏没做任何停留,随即向临海森林走去。

    他还没有进入临海森林,张光祖坐着滑竿就到了墓地,在几百只火把的照射下,一眼就看见了马上进入森林的王珏,这才有了刚才的一幕。

    如果仅是这几百个家丁,王珏一点都不担心,但,最后张光祖搬出了马龙,他心里立马就没底了。

    “快走,马龙一定就是柳云飞的那个弟子,就算我不怕此人,但却逃不脱那只大鸟的追踪。”

    想到了那只大鸟,王珏身上不由得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此地万万不能停留,一旦被大鸟发现,到时候自己插翅难逃了。

    王珏不敢耽误,迈步冲进了森林,就在他前脚刚迈进森林后,高空中突然传出了‘嘎嘎’的叫声,是红嘴乌鸵鸟追来了。

    红嘴乌鸵鸟一个急速俯冲,直接飞到了树林上空,庞大的身体紧擦着树梢飞掠。

    五六丈长的翅膀在树梢上滑行,顿时遮蔽了空中倾泻而下的月光,把王珏整个笼罩在内。

    无影追踪步施展到极限,在树林中快速穿行,不用抬头去看,也知道大鸟身在何处,因为大鸟投射下来的黑影始终笼罩着自己。

    “停下来吧!你就算使出吃奶的劲儿来,也没我的红嘴乌鸵鸟快。”

    转眼追出去十几里,这时,从大鸟的背上,传出了马龙不紧不慢的声音。

    见王珏不为所动,马龙依旧不急忽缓的说道:“说实话,小小年纪有如此气魄,一口气斩杀一百多人,我听说后也很佩服你,只是,我们立场不同,就注定成为了敌人,我不想杀你,只想把你捉回去,杀与不杀由别人决定好了。”

    马龙的声音十分舒缓,似乎是在诱导他,让他主动停下来,只是王珏不可能停下来,这么拙劣的伎俩糊弄不了他。

    “你就在大鸟上得瑟吧!一会儿我跑到了目的地,拿出来备用的弓箭,看我不射死你这只丑鸟。”

    董浩给他留下了一张弓,上次从森林出来没带着,而是放在了温泉旁边的一块石头缝隙处,只要取出了弓箭,王珏有把握一箭射死红嘴乌鸵鸟。

    很快,几百丈之外出现了大片的水雾,王珏对这里很是熟悉,眼看就要到了温泉藏弓箭之处。

    但,凡事有利就有弊,温泉周围是一片开阔地,一旦马龙跳下大鸟击杀王珏,他将没有任何逃走的希望,这一点,逃不过马龙的观察。

    果然,当王珏一步迈出树林到了这片开阔地时,头顶的红嘴乌鸵鸟顿时俯冲下来,两只大爪子直接抓向他的脑袋。

    与此同时,马龙也似乎失去了耐心,手中暗自掐诀,看起来是要施展法术攻击他。

    眼看红嘴乌鸵鸟的大爪子就要抓到了头顶,王珏急忙闪身躲到了一边,同时,抬腿踹向大鸟那雪白的肚皮。

    嘭的一声闷响,这一脚踹的很实在,白肚皮上留下了一只脚掌印子,大鸟直接飞上了高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