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老者喝下一口武侯鱼羹后的样子,小锤子脸上露出焦急的神色,从凳子上站起来,在房间不停地来回踱步,偶尔看一眼榻上的老者,他的眼圈红了。

    “右护法,你这是何必,人终有一死,不过是早些晚些而已,不必为我难过。”

    一阵急促的咳嗽之后,身体背靠在床头上,因为急剧的咳嗽,脸色变得通红,利用咳嗽停下来的间隙,老者马上向小锤子劝解起来。

    “宗主,这倒底是为什么?玄天大陆宗门无数,为什么只有我飞仙宗弟子惨遭这样的境遇。”

    小锤子停下了踱步,看着老者,声调低沉的说着,一个没忍住,眼泪从眼眶中滚落下来。

    “这是我飞仙宗的隐秘,如今我行将朽木,告诉你也无妨,一千年前,我宗老祖使用了飞升丹,从那之后,凡是宗门弟子突破元海境巅峰时,必遭全身经脉尽毁之苦,这个你应该知道吧!”老者看着小锤子,说到这儿停下了。

    “知道,这件事儿不仅仅是我知道,凡是飞仙宗弟子都知道,这个在飞仙宗不是秘密。”小锤子很镇定,这件事不可能引起他的心理波动。

    “但,你不知道这究竟是为了什么!现在我告诉你,那是受到了诅咒,受到了天的诅咒,对于凡人我们是仙人,可是,更上面的人看我们时,我们就是凡人,飞仙宗改变不了宿命。”老者说完这些,好像解脱了一般,神情顿时放松下来。

    “难道我们就没有办法解除这个可恶的诅咒么?飞仙宗的人,就永远不能修炼到元海境巅峰么?”

    不知道真相时,每个飞仙宗的人,都希望自己成为那个改变宗门宿命的人,明知道希望渺茫也会心存幻想。

    包括小锤子在内,也始终心存这个幻想,如今,飞仙宗宗主解开了这个谜团,小锤子近乎绝望了。

    “小锤子,你在这里喊叫什么?不知道宗主现在还很虚弱么?你是飞仙宗右护法,不是普通的弟子,怎么能这么一点理智都没有。”

    小锤子刚在房间内大声咆哮完,金大钟从房间外走了进来,小锤子猛地转过身,看着急匆匆进来的金大钟,眼圈瞬间红了。

    “大钟哥,刚才宗主说了,我们之所以在突破到元海境巅峰时会经脉尽毁,那是飞仙宗受到了诅咒,大钟哥你知道么?那是诅咒,一个永远也解不开的诅咒,我们没有一点希望,修炼还有什么用?”

    小锤子的情绪波动太大了,见金大钟进来,顿时朝着他也咆哮起来,他要用这种方式,缓解自己心中快要绝望的心情。

    “谁说的诅咒就不能解开了?我现在过来,就是给宗主带来了一个天大的好消息。”

    金大钟上前一步,抓住小锤子的衣服领子,一字一顿的对他说完后,转身来到了床边。

    飞仙宗宗主听了金大钟的话后,浑浊的双眼瞬间露出了一丝明亮,背靠在床头的身体顿时坐直了,直勾勾的盯着金大钟,仿佛不相信刚才听到的话。

    “左护法,我宗受到诅咒这件事儿,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并没有对你提起过,你是怎么知道的?”飞仙宗宗主眼神虽然露出了明亮之光,但,此刻却是满心的疑惑。

    “卖武侯鱼的那人刚才来取灵草了,是他说我飞仙宗受到了诅咒,而且,他还说出了破解诅咒之法,那就是服用除咒丹。”

    金大钟在对宗主说这话时,紧紧地盯着宗主的眼睛,希望能从他的眼神中读出一些什么。

    “除咒丹?千年之前,我飞仙宗的炼丹之术,在整个玄天大陆都无出其右,但,从来没有听说过,还有这种破解诅咒的灵丹。”

    飞仙宗宗主的表情十分复杂,纵然是金大钟仔细的观察,还是没有从他的脸上看出异常的地方。

    “宗主,这人的话,我们是相信还是不相信,我这次过来,就是要宗主拿一个主意。”金大钟看着宗主,眼神中流露出急切之情。

    “左护法,这人在灵草园挖灵草时,有什么异常之处,你说来听听。”宗主没有说是还是不是,而是突然间转移了话题。

    “他挖的很仔细,比宗门那些负责灵草园的弟子还要仔细的多,而且,他挑选的二百株灵草,都是一千株灵草中最珍贵的。”金大钟如实的告诉了宗主。

    “你这么一说,至少能肯定一点,他在辨识灵草这个领域不是外行,能不能懂得丹道,只能通过炼丹来检验,他现在在哪里,马上叫来见我。”

    “好,我现在就去,估计他们不会走的太远,很容易就能追上。”

    金大钟答应了之后,马上转身就走,来到洞府门口,张口吐出了飞剑,身体向上提纵而起,直接踏在了剑上,向王珏离去的方向追赶过去。

    “他大爷的,王珏,这个飞仙宗的人都死了也活该,好心好意的想给他们炼丹,谁知道,热脸竟然贴上了冷屁股。”

    王珏和海霞刚下山,看不见金大钟之后,獠牙空间马上传来了二哈的大骂声。

    “算了吧二哈,他们不用我们炼丹,我们也没有少了什么,有了这二百株灵草,你慢慢培育,用不了几年,也能发展成一大片灵草园。”

    海霞没有说话,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见小弟脸上没有露出负面的神色,知道小弟和二哈站在了同一立场上。

    “话虽然是这么说,但是,我不是想要快点么!他大爷的,现在的小身板太弱了,我想尽快变得强大起来,看来没有指望了。”二哈嘴里不停,在獠牙空间不停地嘀咕。

    “那么着急干什么?想你的小雪了!总有你们见面的时候,心急吃不了热豆腐。”一人一仙兽不吵了,王珏反倒劝说二哈了。

    “他大爷的,我就是着急也不吃豆腐,我不是杂食动物,我是吞天仙兽,只吃肉食。”说完,獠牙空间里没声音了。

    “王珏道友,请留步!”

    二哈刚停下了传音,远处的空中,传来了金大钟的喊叫声,在这寂静的夜晚,听起来格外的清晰。

    姐弟二人马上止住了脚步回身看去,只见在朦胧的月光下,一道身影脚踏飞剑急速而来,眨眼就到了二人身前的半空,金大钟纵身跃下飞剑,对着王珏躬身施礼。

    “道友说的除咒丹那件事儿,我禀报了宗主,宗主派我追赶过来有请道友,还请道友随我面见宗主。”金大钟说完,站在王珏面前深施一礼。

    “他大爷的,什么狗屁飞仙宗,在的时候不说,等我们走了再说,这不是诚心拿我们开涮么!”

    王珏还没有说话,獠牙空间内的二哈先不满意了,直接给他传音过来。

    “大钟道友,你先走一步,我和海霞姐随后就到。”王珏没有理会二哈,直接答应了大钟的请求。

    “王珏,你怎么这么快就答应他了,你应该吊一吊他的胃口,到时候也好坐地起价。”见王珏不理他,二哈马上再次给他传音。

    “别捣乱了好不好!你还知道坐地起价了?我现在有点怀疑你是不是人变的,一只仙兽比人还操蛋。”

    “他大爷的,我是吞天仙兽,不是人变的,你才是人变的呢!……他大爷的,你本来就是人,不存在变不变这个问题。”王珏一听彻底无语,直接暂时掐断了和二哈的联系。

    “王珏道友,你们都走出了这么远,再要步行上山太耽误时间了,不如乘我的飞剑上山怎么样?再说,宗主所在之处地形险峻,步行肯定上不去。”

    从宗主刚才的语气中,金大钟知道宗主很着急,事关整个宗门的命运大事,金大钟自己也同样着急,恨不能马上让王珏去炼除咒丹。

    “好吧!就按照你说的办!”

    见王珏答应了,金大钟心中大喜,急忙张嘴吐出来飞剑,飞剑在半空迅速变大,这次不是变成三尺长剑,而是足有一丈多长的巨剑。

    大钟道友,我和海霞姐没有在这玩儿意上站过,能不能再低一点,太高了怕抽冷子站不稳。”

    金大钟抬手对着飞剑向下虚压了一下,飞剑立马下沉到三人身前,金大钟看了看王珏,示意他高度是不是可以。

    “没问题了,大钟道友先请!”

    金大钟飞身一跃就站在了飞剑上,接着,王珏也跃上了飞剑站在了中间,最后,海霞跃上了飞剑站在最后。

    金大钟太着急了,没有提醒二人就马上催动了飞剑,嗖的一下子窜了出去,王珏和海霞顿时向后仰了过去。

    啊!

    吓得海霞顿时一声惊呼,一眨眼的功夫,飞剑就飞到了百丈高空,这要是掉下去,肯定是小命玩儿完的下场。

    王珏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海霞的手,此刻他全然忘了,自己的身体也在向后仰倒了下去。

    这时候,金大钟才想起忘记了提醒二人,但,后悔没用了,金大钟更是手疾眼快,一把抓住了王珏的手,迅速向自己身前一带。

    与此同时,海霞的身体也跟着向前倾倒,本能的伸出了双臂,一把抱住了王珏的腰。

    “金道友你真操蛋,飞走前也不对我们说一声,幸亏我们不是土豪,否则一定觉得你是要图财害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