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珏仰面朝天向大海中掉了下去,视线刚好能够看到身体刚刚稳定下来的二长老,王珏脸上没有恐惧,向二哈一样面带微笑。

    “老家伙,即便是蚍蜉撼树,也要把你这颗树咬下来一块树皮,肩胛骨碎了有接骨丹么?”

    王珏微笑着对二长老喊着,只是他的喊叫被大海的波涛瞬间淹没,二长老虽然听不到,但,从他的口型上也能判断出来。

    “老夫没想到,你还留着最后一手,只不过,你的脑袋再硬也杀不了我,蚍蜉终究是蚍蜉,永远咬不断大树。”

    二长老强忍着肩膀上的剧痛,身体悬浮在空中,低头看着掉落下去的王珏,很是鄙视的说着。

    “小鹰,你快走!”

    二长老的话音还没有落下,王珏顿时声嘶力竭的喊叫起来,因为他看到了小鹰,此刻已经到了二长老身后,两只锋利的爪子直接向他的后背抓了过去。

    二长老心中很得意,大长老陨落了,他独自斩杀了二哈和王珏,虽然得不到两人的尸体,但他相信,一同过来的那些人中,有人会替他作证。

    事情往往都是这样,人死了什么都不是,功劳都会记在活着的人身上,大长老死后,二长老理所当然的晋升为大长老,人都是给活着的人溜须拍马。

    不得不说,二长老的思想转变的太快了,适才还觉得抓不到二哈不能交差,现在马上就转变了看法。

    正在二长老心中志得意满的时候,王珏的大叫声传入了他的耳畔,他的大喊声虽然是对小鹰,但,却也等于给二长老提了醒。

    二长老顿时如梦方醒,这时候才想起来,还有一只鹰没有看到,等他想起来也晚了,小鹰眨眼扑倒了他身后,两只锋利的爪子张开,直接抓在了他的脊背上。

    嘶啦一声,二长老整个脊背的肉都让小鹰撕扯下来,这还不算,小鹰那张锋利的鹰嘴直奔他的脑袋咬了过去。

    啊!

    疼的二长老发出了一声惨叫,下一瞬,如发了疯般的转过身来,这么近的距离,想要施展法术都不可能,二长老直接抬起了巴掌,朝着小鹰的脑袋狠狠扇了过去。

    这也就是仙兽,体质远远超过了人类,即便是普通的妖兽被抽到一巴掌,也很可能让他一巴掌抽死。

    小鹰让二长老一巴掌扇飞,当即喷出了一口血箭,眨眼翻滚到十几丈开外,好不容易站稳了之后,眼神中显露出些许暗淡。

    王珏有过一次掉进大海的经历,那次是幸运遇到了海伯涛的渔船,刚好把他打捞上来。

    幸运的事情不可能总有,这次再次掉进海中,最大的可能,就是让大海中的五阶海兽吃了,成为海兽的腹中之物。

    不过,王珏并不后悔,二哈能为了自己去死,他同样也能为了对方去死,特别是到了最后,小鹰本来能走却是没有离开,所有这些都让他感动。

    王珏正在向大海中坠落的时候,突然看到二长老惊讶的瞪大了双眼,两眼直勾勾的盯着另一个方向,身体如同被定住了一般不动了。

    在王珏几十丈之外的斜下方,二哈同样向大海中坠落下去,当他看到王珏像他一样正在坠落时,两只大眼中流淌下来两行眼泪。

    “死王珏,你这又是何必呢!我死了就死了,以后给我报仇就是,你现在也死了,谁给我们报仇,你大爷的。”

    眼看要掉进大海时,二哈最后看了王珏一眼,心中埋怨他不该这么鲁莽。

    这些念头在二哈心中一闪而过,下一瞬,直接沉到了大海中,他的小身板太小,根本就掀不起什么浪花。

    二长老之所以惊讶的瞪大了双眼,是因为他看到了一道身影,如一只箭矢般,从极远处飞射而来,头朝下扎进了二哈坠落的地方。

    下一瞬,这道身影从海水中冲天而起,在他右手中抓着一物,仔细一看,正是已经昏迷了的二哈。

    这道身影冲出海面的一瞬,直奔斜上方飞射而去,顷刻间到了正在坠落的王珏身边,左手迅速探出来,一把抓住了王珏腰间的丝绦。

    这道身影抓住二哈和王珏之后,直奔俯冲下来的小鹰飞去,一人一仙兽在空中相遇,此刻,距离二长老有几十丈的距离。

    “老家伙,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始终跟踪着我们,这里斗法这么久了,你老小子才过来?是想看我们的笑话?还是觉得,只有这样才是雪中送炭?”

    王珏仰面朝天呆着,这人手里抓着他的丝绦,飞到了小鹰身边后,王珏这才开口说话了。

    “先别说废话,把九个杀手解决掉了再说,你抱着他上小鹰背上去。”

    王珏口中的老家伙,说着一口浓重的方言,熟悉的人都知道,只有喝海河水长大的人才这样。

    说到这儿,此人的身份呼之欲出,正是始终跟在王珏身后的王二麻,刚才问他为什么这时候才到,王二麻却是没有解释。

    其实王二麻说的没错,当他救下了王珏和二哈后,围杀王珏剩下来的八个人也都过来了,已经跟二长老汇合到一起了。

    二长老虽然不认识王二麻,但,他能感受到对方散发出来的恐怖气息,跟华阳宗老祖宗一般无二,这样的人,他们惹不起。

    既然招惹不起,那就干脆逃走,趁着对方正在谈话的时候,二长老一声唿哨,九个人顿时作鸟兽散了,分别逃往不同的方向。

    王二麻已经飞到了小鹰上方,王珏伸手接过二哈后抱在怀中,顺势站在了小鹰脊背上,然后,双腿一弯盘坐下来。

    “这些人都跑远了,再说还不是跑向一个方向,你老小子一旦离开我,再碰上截杀的,我就死定了。”

    王二麻腾出了双手,马上就要追赶逃走的九人,明知道不可能追上所有人,他的目标只有一个,那就是二长老,其他人都不到元海境,他懒得动手杀那些人。

    “小家伙说的也对,以你的资质,很快就能追上这些人的修为,你以后亲自处理也不错,你还能飞不?”

    王二麻觉得有理,然后又马上向小鹰问道,如果小鹰不能飞行的话,接下来就麻烦了,他能一只手抓着一个,但对小鹰这个庞然大物却没有办法。

    王珏有獠牙空间,所有人都能进入其中,如果此时的王二麻换成铁山,他会毫不犹豫的进到空间里,然后,由铁山追杀逃走的那些人。

    对王二麻不了解,绝对不能暴露獠牙空间的秘密,眼看着华阳宗的人逃之夭夭,却一点办法都没有。

    如果王二麻能杀光这些人,王珏不介意他追杀,正因为做不到,这才直接阻止了他,反正表面上来看,王二麻已经雪中送炭了,索性就让他好人做到底。

    “能飞,就是不可能很快了!”

    王珏正在思索着接下来的事情时,小鹰给王二麻发出了意念传音。

    “你问的都是废话,小鹰这不是飞的好好的?如果不能飞早就掉到海里去了。”王珏鄙视的眼神看着王二麻。

    “能飞就好,小家伙,我护送你到海峡对岸,直到你认为安全了,我再返回飞仙岛,如果你认为我还像狗皮膏药的话,现在走也行。”

    好像没听到王珏的话,王二麻依旧自顾自的说着,从他的话中不难听出来,老家伙再跟王珏玩心眼呢。

    “老小子,老滑头,跟我玩儿这种以退为进、欲擒故纵的把戏,放心好了,到了陆地上以后,保证给你一颗仙丹。”

    “仙丹?我靠,小家伙给老杭的竟然是仙丹?哈哈!我这次赌对了,跟小家伙搞好关系绝对没亏吃。”

    刚听到仙丹两个字,脑袋里顿时一阵嗡鸣,差一点幸福的直接晕倒了,心中一阵大笑后,迅速稳定了心神。

    “看你这话说的,好像我就是为了仙丹才来的,可不能对别人也说这话,传出去,我的老脸往哪搁啊!”

    王二麻心里美翻了天,脸上却装的好像很委屈,死活不承认自己的目的是为了灵丹

    “通过这件事,我算认识你王二麻子了,你是既想当*,还想立牌坊的那种人。”

    王珏号称表演的祖师爷,王二麻的那点演技,立马就让他识破了,直接毫不客气的给他揭穿了。

    不再理会王二麻,王珏抬手一拍储物袋,拿出了一只玉瓶,这只玉瓶很大,盛一百颗灵丹都不在话下。

    “小鹰,吃几颗增灵丹回复一下灵力,你张着嘴等我扔给你。”

    小鹰很乖巧,直接把脑袋偏转过来,王珏倒出一颗灵丹后屈指一弹,眨眼到了小鹰口中。

    一两个呼吸之后,小鹰再次侧过了脑袋,王珏再次弹出一颗增灵丹,一人一仙兽配合的十分默契,不到一盏茶,一百颗灵丹没了。

    “跟炼丹师在一块呆着就是牛逼,拿着灵丹就像吃糖豆一样,知道这叫嘛?这叫人比人得死、货比货得仍,看见小家伙,才知道什么是土豪,跟你比较,我就是他妈的一个土包子。”

    小鹰眨眼间吃完了一百颗增灵丹,让王二麻内心受到了极大的冲击,看着王珏收起了那只大号玉瓶,顿时滔滔不绝的大发感慨。

    “你这话说对了,我就是土豪,你就是土包子,以后对我客气点,也可以像刚才那样给你灵丹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