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看着第一把飞剑到了王珏身后,二哈故伎重演,小身板再次人立而起,两只小爪子在身后连续挥动,眨眼间,和上次一样的三道屏障出现在视线中。

    “这次还让你们顺利逃脱,传出去的话,岂不是被人耻笑。”

    百丈之外,华毅看着到了店铺门前的王珏一声冷笑,随后,抬手朝着第一把飞剑猛然挥手,第一把飞剑顿时刺在了金属屏障上,金属屏障立马应声而碎。

    第一把飞剑击碎金属屏障的同时,第二把飞剑紧跟着到了第二道屏障前,击碎了土墙后,两把飞剑同时倒卷。

    这时候,第三把飞剑到了第三道屏障前,直接击碎了这道冰墙后,第三把飞剑倒卷而回。

    下一瞬,第一把飞剑随着华毅再一次挥手,立马向王珏的后心飞射而来。

    此刻,二哈再要施展法术来不及了,王珏还没有完成打开阵法的法诀。

    不是王珏掐诀的速度慢,而是华毅的攻击太连贯,中间没有任何停顿,三把飞剑攻击下来,耗时也不过一瞬而已。

    眼看最后一把飞剑到了王珏身后,二哈的那双大眼珠瞪圆了,眼前发生的一切,都是自己一时之过。

    假如王珏死了,自己会一辈子生活在自责之中,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想到这些,二哈的小身板直接腾空而起,直奔激射而来的飞剑扑了过去。

    在二哈扑向飞剑的一瞬,一道耀眼的光芒从天而降,这道光芒带着刺人耳膜的尖啸,眨眼间轰击在飞剑的剑身上。

    咔嚓一声响,华毅的那把飞剑应声而断,直接变回到不到半寸的两截,无力的掉在了地上。

    二哈的身体猛地停在了半空,定睛向这道飞驰而来的光芒看去,此刻光芒消失,漂浮在空中的,是一颗大小如鹌鹑蛋般的银色珠子。

    噗!

    飞剑被毁,华毅立马受到了飞剑的气机牵引,张嘴喷出来一口血,顾不上擦掉嘴角的鲜血,抬头向光芒飞来的地方看去。

    “不愧是华阳宗宗主,真是够威风的,元海境第八层修为,欺负化玄境第一层的炼丹师,如果这件事传出去,你华毅的名声必然远播。”

    二哈飞身扑向飞剑的一瞬,王珏完成了掐诀,店铺门前的阵法顿时打开了一道门户。

    但王珏不能进去了,他察觉到肩上一轻,知道二哈离开了自己的肩,无缘无故的离开,必然有大事发声。

    王珏猛地转过身去,他也看到了那道光芒,同时还看到了悬浮在空中的二哈,看了一眼光芒消散后露出来的白色珠子,接下来,顺着二哈的视线向空中看去。

    “飞天宗主,你来的可真够及时的,再晚到一刹那,我和二哈就死翘翘了。”看着高空中的凤飞天,王珏笑了。

    王珏没有看错,悬浮在空中的人正是凤飞天,两个月以前就该来到散修集市,因飞仙宗临时有事,这才向后推迟了这么久。

    不仅凤飞天来到了散修集市,在他身边还站着两人,左边悬浮着大钟,右边站着三长老,一行三人同时来到了散修集市。

    “王珏大师、二哈大师,两位大师受惊了,飞天来迟恕罪恕罪,等我替你解决了眼前这件事,回头再和大师详谈。”

    见王珏和二哈抬头看去,凤飞天三人直接朝着店铺大门俯冲下来,眨眼落到王珏和二哈面前后,凤飞天朝着王珏和二哈抱拳说道。

    “王珏多谢飞天宗主,真不好意思,你刚来就让你赶上了这种事儿,给你添麻烦了。”王珏嘴里客气着,同时抱拳还礼。

    “左护法、三长老,你俩先去王珏大师那里,华毅的事情我来处理。”凤飞天对二人说道。

    店铺对面还有一个华毅,不是谈心的时候,王珏只是朝着大钟和三长老点了点头,紧接着凤飞天让二人站到了王珏身边。

    华毅并不认识凤飞天,但,他听见了王珏说的话,立马知道了来者的身份。

    华毅心中暗自一惊,抬起左手一挥,漂浮在空中的两把飞剑顿时倒卷而回,没有收进储物袋,直接漂浮到他身前。

    直到这次的抬手,他才发觉左手背上的四道血槽,这是二哈给他抓出来的,因为伤口不是很大,因此流血也不是很多。

    虽然流血不多,但华毅知道,让二哈抓过的伤口,都是流血不止,即便封闭了穴道止血都不行,唯有服用止血丹才管事儿。

    伤口虽说不大,却也架不住流血不止,华毅抬手一拍储物袋,拿出来一颗止血丹张口吞下,这才又神色凝重的看向对面的凤飞天。

    “这次又吃亏了,不但没有能杀了王珏,还损失了一把飞剑,而且还有凤飞天在这儿,我又不能这么离开,这件事儿不好办了,见机行事,不行就先下手。”

    当华毅向凤飞天看去的时候,凤飞天正背对着他,即便这样,他也不敢偷袭,仅是白色珠子后发而先至,就让华毅心中有点发毛。

    华毅也知道凤飞天的修为比他高,他想直接离开散修集市,考虑后还是没走,不战而逃太过丢人。

    身为一大宗门之主,华毅考虑的比较多,正是因为身份在这儿摆着,在别人眼里高贵的同时,也限制了他的一些自由。

    就像现在这种情况,明知不走必然吃亏,他还必须在这硬挺着,此刻,自身和宗门的荣誉,超越了他的性命。

    嘱咐二人到了王珏身边后,凤飞天这才缓缓转身,直接面对华毅。

    此刻在凤飞天身前,还漂浮着那颗白色珠子,抬手朝着珠子隔空一抓,白色珠子立马倒飞而回,直接落到了凤飞天的掌中。

    “季*二长老在飞仙宗闹事儿,毁坏了我飞仙宗大量财物,凤某正要前往华阳宗讨个说法,没想到在这儿遇到了华毅宗主,真是太巧了,省了凤某长途跋涉。”

    收好白色珠子,凤飞天这才开口对华毅道出原委,他没有直接从华毅和王珏之间的斗法入手,让很多人大惑不解。

    凤飞天这么做太聪明了,如果从王珏和华毅的斗法上找对方的麻烦,没有任何理由能站住脚。

    在王珏和华毅的斗法方面,王珏并没没有吃亏,华毅身为华阳宗宗主,损失了一把飞剑,因为飞剑的气机牵引又大口吐血,不但失败而且还丢了人。

    所以,凤飞天灵机一动,想出了这么一个办法,不管华毅承认与否,那件事发生在飞仙岛,不管自己怎么说,华毅都得听着。

    “还是凤飞天牛逼,这个借口是*裸的流氓行为,据我所知,那两人并没有毁坏飞仙宗的东西,可华毅又找不出来反驳的理由。”

    王珏竖起耳朵听凤飞天说话,想要看看他怎么处理这件事,没想到,凤飞天说出了这样的理由,王珏心中顿时大为钦佩,立马向二哈传音。

    “我自认自己的口才很不错了,和他相比,简直就是云泥之别,以后还要多加修炼,他大爷的。”王珏没想到,二哈听后也是钦佩有加。

    众人听凤飞天说完,全都向华毅看去,大钟和三长老彼此看了对方一眼,也都对凤飞天佩服的五体投地。

    看到凤飞天转过身来的一瞬,华毅表面上淡定,心中其实早就加了万分小心。

    飞剑之所以还悬浮在身前,就是做好了最坏的打算,一言不合立马动手,这样就能抢占先机。

    听凤飞天说完,华毅心中绷紧的那根弦顿时放松了,如果只是赔偿一些灵石就能解决的事,在他看来,根本就不叫事儿。

    “季*二长老之事,华毅多有耳闻,只是人云亦云多半失真,本想去飞仙岛亲自查证,不曾想,在此地遇到飞天宗主,飞天宗主尽可报出损失财物之确切数额,华毅必当如数赔偿便是。”

    华毅说完,想要向凤飞天抱拳拱手,准备抬起右手臂的时候才想起来,此刻尚未恢复知觉,既然不能施礼,华毅也只好作罢。

    “和王珏正面硬撼的一拳,怎么会让我的手臂麻木到现在?我观王珏的手臂如常,这是怎么回事?”

    右手臂不能抬起来,华毅这才向王珏看去,看到对方的手臂活动如常,华毅百思不得其解。

    “损失的财务不是很多,只有本宗初创时,开山老祖留下来的几样宝物,如果让贵宗原样赔偿,明显让人觉得凤某蛮不讲理,经本宗长老合议,决定折合成灵石,这样双方都能接受。”凤飞天不紧不慢的说道。

    “楷模啊!典范啊!我辈终身追求之目标,就是宗主此时之表现”

    大钟站在王珏身边,见王珏也向他看来,大钟急忙对着凤飞天悄悄地伸出了大拇指。

    “和飞天宗主比较,我真是自惭形秽,我的水平比飞天宗主相差十万八千里。”王珏发自内心的向大钟传音道。

    听完凤飞天开始的几句话,华毅心里顿时一惊,几件开山老祖留下来的宝贝,华阳宗赔不起。

    后来,听凤飞天说折算成灵石,华毅那颗紧张的心立马稳定了,这么一会的功夫,华毅的心肝经受了几次大起大落的严峻考验。

    “既然折算成灵石,还请飞天宗主快些道来,华毅必如数赔偿!”华毅对凤飞天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