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永仁不是废物,否则,也不可能修炼到元海境第七层修为,同时他更深谙一个道理,狮子搏兔也要用尽全力,不然,吃亏的很可能是自己。

    他看到了二哈的身材,很小,可他依旧没有忽视,依然选择了十分谨慎的态度,这一巴掌不说用尽了全力,至少也有他全部力道的七八成之多。

    吴永仁不是不想用尽全力抽死二哈,只是因为二哈的速度太快,没有给他积蓄力量的时间,措手不及之下,这已经是他的极限力量。

    咻!

    二哈再次化作一道白光,不是他飞的,而是让吴永仁抽飞后,身体失去了控制,飞速向远处翻滚所致。

    眨眼间,二哈的小身板翻滚到百丈之外,而且,看趋势没有停下来的兆头。

    由此也不难看出来,元海境第七层修者的力量,绝对不是这时候的二哈所能抗衡的,更何况,吴永仁是在被动的情况下。

    吴永仁一巴掌抽飞了二哈,身体立马紧跟着转过去,看向二哈翻滚出去的方向,就在这时,无影弓射出来的灵力之箭到了。

    按照王珏之前的计划,希望能一箭射杀吴永仁,当然这是最理想的结果,成与不成,他没有任何把握。

    灵力之箭飞出的时候,目标是吴永仁的心脏,但对方不是一块木头疙瘩,就在吴永仁转身看向二哈翻滚出去的方向时,灵力之箭瞬间击穿了他的左肩。

    啊!

    吴永仁正在看着二哈翻滚出去的方向,突然左肩上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疼痛让他难以忍受,不受控制的发出了一声大叫。

    吴永仁低下头向左肩看去,看见了一道光芒从左肩上飞射出来,紧随这道光芒之后,一道血箭喷射而出,连带着一块碎肉、还有不少骨头渣子也瞬间离体而去。

    袭击来自于身后,出于人的本能,吴永仁立马转身向后面看去,一眼看到了手拿无影弓的王珏。

    “你是王珏?我跟你无冤无仇,你为什么要用这种卑劣的手段偷袭。”

    吴永仁一眼认出了王珏,任凭他想破了脑袋,也不明白对方为什么和自己过不去。

    同时,吴永仁想到了一件更为要命的事情,自己在丞相府丢了命根子,按照大长老吉永存的说法,是要找机会向王珏讨要一颗灵丹。

    如今看来希望不大了,双方明摆着成了仇人,再要从对方手里得到灵丹的想法,很可能一点戏都没有了。

    “我本来跟你没有仇,告诉你也无妨,常胜是我的救命恩人,你们的人要杀他,当然就和我有关系了,拐几道弯才能到你这儿,你慢慢去想吧!”王珏淡然的说着,同时把无影弓收进了储物袋。

    “另外我还要告诉你,偷袭并不卑鄙,我的修为比你低了太多,如果你站在那等着让我一箭射死,我可以不用偷袭这种手段。”

    不管吴永仁听没听自己讲话,王珏依旧自顾自的向下说着,他看见了二哈正在蓄势偷袭,他要给这货创造偷袭的机会。

    看见王珏的一瞬,吴永仁太吃惊了,以至于把被他一巴掌扇飞的二哈都忘了,这可是一个不小的失误。

    吴永仁身后一百五十丈,二哈的小身板停在了空中,身体停下来的一瞬,顿感喉咙一阵腥咸,他明白,自己这是要吐血。

    刚要忍不住张开的小嘴立马闭紧了,这口已经到了嘴边的鲜血,硬是让他咽了下去,在他的嘴角两边,分别有一条血线流淌下来。

    “老混蛋,竟然抽的我差一点吐血,二哈爷爷岂能与你善罢甘休,你大爷的。”二哈最嫉恶如仇了,这个亏,他绝对不能咽下了。

    顾不上擦掉嘴角的血迹,此时吴永仁正看向王珏,留给二哈的是一个背影,正是偷袭的最佳时机。

    二哈活了无数年,斗法的经验十分丰富,对战机的把握更是非常精准,机会稍纵即逝,不容有一点耽误。

    没有时间考虑,纯粹是无数年斗法养成的本能,小身板停下来的一瞬,紧跟着又向吴永仁飞射而去。

    吴永仁也不白给,对危险的感知更是敏锐,正在他看着百丈外的王珏惊讶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道极度危险的警兆。

    这一刻,吴永仁感到脊背都在冒凉气,本能驱使他猛然间转过身去,就在他转身的一瞬,二哈飞到了他面前。

    二哈同样弹出来两只前爪上的八只利爪,和上次不同的是,这次是左前爪弯曲着,右前爪直奔吴永仁的前胸抓了过去。

    “老东西受伤了,刚才的诱饵做的不亏。”

    右前爪弹出去的一瞬,二哈一眼看见吴永仁的左肩上 还在流血,心中顿时一阵惊喜,刚才差点吐血的不快立马一扫而空。

    像吴永仁这样的元海境第七层高手,受到刚才那样的灵力之箭洞穿伤,一瞬间就能止血。

    他不是不想止血,而是看到王珏的那一刻太惊讶了,以至于暂时忘记了这件事。

    或者说,看见王珏的惊讶程度,已经超越了左肩上受的伤,和王珏为仇,意味着失去灵丹,失去了灵丹就不能治好命根子。

    当他转回身,再次看到那道熟悉的白光后,顿时联想到了二哈,想到了二哈,自然就想起了那一巴掌。

    想到了刚才抽飞二哈的一巴掌,马上就想起了左肩上受的伤,都是因为二哈做了诱饵所致。

    想到了这些,吴永仁的脑袋好像膨胀了一圈,看着近在咫尺的白光,新仇旧恨顿时涌上了心头。

    “畜生的身子够硬的,既然一巴掌没事儿,这次就左右开弓。”这是他看见二哈后的第一个念头。

    想到这些,吴永仁很自然的要同时抬起了双手,左手刚一动,立马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继而想到了伤口还在淌血。

    吴永仁可以一瞬间止血,但是,二哈不会等着他止血疗伤,右爪子一把抓在了他的前胸。

    嘶啦一声,二哈的爪子如一道闪电般,直接撕开了吴永仁的白色长衫,在前胸上留下四道深可见骨的血槽。

    就在这时,吴永仁左肩上的伤止血了,左巴掌抡圆了,向二哈用力抽了过去。

    吴永仁的左掌抡起来的同时,二哈的左前爪也到了,直接抓在了吴永仁的左臂上,衣袖让二哈瞬间撕开,同时在手臂上留下了四道血槽。

    同一时刻,吴永仁的左掌没有任何停顿,眨眼抽在了二哈的身体上,毫无疑问,二哈让吴永仁再一次扇飞。

    吴永仁的前胸和左臂上,分别留下了四道血槽,皮肉立马翻卷开来,看上去惨白瘆人,下一瞬,鲜血顿时如泉涌一般流淌出来。

    吴永仁的脑门子上,疼的瞬间沁出了一层冷汗,他不敢有一丝一毫的迟疑,急忙运转功法止血疗伤,

    “我低估了对手,和王珏在一起的,必然是那头仙兽无疑,传说被他抓过后的伤口,任何止血手段都不好使,唯有止血丹。”

    任凭吴永仁疯狂的运转功法,两处伤口的鲜血依旧不停地流淌,到了这时候,就算吴永仁是傻子,也能立马想到二哈的身份。

    “老家伙,没有止血丹就等死吧!”

    王珏悬浮在百丈之外,他没有用自己的那些法宝,他很清楚双方的差距,不偷袭的情况下,自己的法宝攻击,不可能奏效。

    听王珏说完,吴永仁的脸色顿时变得煞白,脸色的变化除了失血意以外,更多的,是知道会流血不止后吓的。

    吴永仁的脸色就像变色龙一样,眨眼又恢复了正常,取而代之的是,流露出一道狠辣之色。

    “如今你的名头不小,比我的名声响亮多了,如果能有你陪葬,我死了也不亏。”

    吴永仁的话说的很快,并且在说话的同时,忽然抬手拍在了储物袋上,下一瞬,一把飞剑漂浮在身前,吴永仁抬手向飞剑一挥,飞剑立马朝着王珏飞射而去。

    一百多丈的距离,飞剑瞬息即到,王珏连抬手拍向储物袋的时间都没有,仓促之下迅速抬手在身前一划。

    下一瞬,身前凭空出现了一道屏障,屏障散发着银色光芒,这是借用獠牙空间之力,瞬间布置的一道金属屏障,能否挡住飞剑,他没有任何把握。

    正是因为没把握,王珏施展出来第一道金属屏障后,马上再次抬起了手在身前一划,第二道金属屏障紧跟着出现在身前。

    嘭!

    第二道金属屏障挡在身的同时,第一道金属屏障被吴永仁的飞剑击穿,飞剑直奔第二道金属屏障刺来。

    “不好,飞剑的势头一点没有减弱,两道屏障也挡不住飞剑攻击。”

    眼见第一道金属屏障被飞剑击穿,王珏顿时预感到大事不好,马上又抬手在身前一划,第三道金属屏障瞬间出现在身前。

    “传言果然不虚,的确有两下子,能瞬间施展防御屏障保护自己,这种手段,就算是我也做不到。”

    八道血槽依旧血流不止,但,吴永仁没有走,他要亲眼看着击杀了王珏,只有这样他才放心。

    “我承认你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被我击杀,也是一种不错的享受。”

    在吴永仁看来,王珏必死无疑,即便施展出来十道金属屏障,也还是挡不住飞剑的攻击。

    眨眼间,王珏连续施展了十道金属屏障,每当他在身前布置一道屏障,紧跟着就传来一声轰鸣,上一道屏障被飞剑直接击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