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不保是一个诚实的人,长这么大从没说过谎话,这次为了救秃鹫,破天荒的撒了谎。

    迎宾童子不傻,听魏不保说完后,看了看在他背上的秃鹫,脸色惨白、呼吸急促,眼看就要不行了,四个迎宾童子急忙让开了一条路,魏不保飞一般进入了门内。

    魏不保虽说是散修,但他修为摆在那儿,因此,认识他的人很多,他背着秃鹫刚一进大厅,顿时吸引了众多目光的关注。

    魏不保的到来,之所以能让很多人主意,其中还有秃鹫的原因,秃鹫的脑袋太亮,用现在的话说,就好比一只上千瓦的电灯泡,魏不保背着他进来的一瞬,整个大厅都变得亮了很多。

    大厅内突然变得亮了很多,不引起人们的注意才怪,有的人好奇,竟然离开了酒桌,向魏不保迎了过去。

    “老魏,你这是怎么了?再晚来一会儿,酒宴就差不多结束了,你背着秃鹫干嘛?他怎么了?”有人好奇的问道。

    “别废话,赶紧告诉我,马老板在哪?”魏不保心里没好气,直接怼了对方一句。

    “卧槽!秃鹫的脸色很难看啊!你来的真巧,听说过王珏吧!就是玄天大陆声名显赫的那位炼丹大师,他刚到这里还不到一个时辰,去找他讨要一颗灵丹吧!在王珏大师手里,这都是小毛病。”

    这人看见了秃鹫的那张脸,立马明白了魏不保心里窝火的原因,对于他刚才的态度,不但没有生气,反而还热心的告诉了他王珏的下落。

    由此也能看出来,魏不保的人缘并不是很差劲,也就是因为他太要面子,这次才跟王珏闹翻了。

    “王珏在哪儿?快点告诉我!”

    听说王珏也来了这里,魏不保的呼吸都有点急促,他这是激动的,来山湖镇的路上,秃鹫对他说过了,不要跟王珏为敌,来这里的目的,除了给他寻求止血灵丹外,再有就是和王珏握手言和。

    “这位上仙,我带你去找我们老板,老板现在就和王珏上仙在一起。”不等那人回答,马粪蛋从远处跑了过来,热情的对魏不保说道。

    “前面带路!”

    此时的魏不保,说话绝对干净利落,为了给秃鹫争取时间,已经简略到了极致,说完朝着马粪蛋挥挥手,意思是让他赶紧走。

    看着魏不保冷若冰霜的脸,马粪蛋不敢说话了,直接朝着三楼的含笑迎君厅飞奔而去,魏不保背着秃鹫紧跟在马粪蛋身后,不到十几个呼吸,就到了含笑迎君厅门口。

    “老板,有位上仙要见你!”

    刚跑到含笑迎君厅门口,马粪蛋立马高声喊叫,他在给老马倌提醒,好让他提前有个准备。

    大厅内的几人本来正开怀畅饮,因为马粪蛋喊叫的这一嗓子,立马都扭头向门外看去。

    在王珏等人喝酒的地方看不到大厅外,中间还拐着几道弯,几人之所以都同时扭脸,只是人的习惯而已。

    “你们接着喝酒,我出去看看!”

    老马倌很疑惑,不知这个时候谁来找他,拧着眉头从椅子上站起来,转身就向外走。

    “这位道友,你找我?”

    老马倌迅速来到大厅外,一眼看到了魏不保,他不认识对方,这才疑惑地问道。

    “马老板,你不认我,但我知道你,我叫魏不保,我的一个朋友说过,说你手里有止血的灵丹,我在这儿恳求马老板了,卖给我一颗止血丹,多少灵石不要紧,只要你开个价就行,再晚点秃鹫要没命了。”

    魏不保脸上带着哀求的神色,他想要给老马倌施礼,可是因为身后背着秃鹫,非常不方便,只好朝着老马倌象征性的抱了抱拳。

    “我有灵丹?别开玩笑了,我只是在家门口开个酒楼客栈而已,从来不和灵丹打交道,你肯定听错了,纯粹是道听途说。”

    老马倌连连摆手,在散修集市的时候,王珏离开前是给他留下了不少灵丹,丹药铺里摆着的那些灵丹,王珏一颗都没带走。

    离开散修集市时,老马倌把灵丹带回了山湖镇,这些灵丹非常珍贵,不是随便一个人开口就送出去的。

    “你没有?马老板,我向你打听一下,王珏是不是在里面啊!我想拜见王珏大师。”

    听老马倌说没有灵丹,魏不保并没有显得失望,因为他还有王珏这个后手,因此,马上向老马倌问起了王珏。

    “在,我想他不会见你,而且我还要劝你赶紧离开,你的胆子不小,竟敢追杀王珏到了我的酒楼,你就不怕王珏找你报仇?”

    老马倌说这话的声音不大,为了不让王珏听见,特意压低了声音,眼下正是酒楼开业庆典的大喜之日,不想在新酒楼沾上血腥之气。

    “我过来就是向王珏大师赔礼道歉的,他的胳膊让我的飞剑弄伤了,我可以赔他灵石,多少都行,就算倾家荡产都没关系。”魏不保直接说出了来到这里的另一个目的。

    “一飞剑差点杀了他,说句道歉的话就没事儿了?魏不保,你也不是三岁小孩,这么弱智的话也好意思说出来?”老马倌对魏不保也没有好脸色了。

    “王珏大师,魏不保前来拜见!”

    老马倌不想让魏不保见到王珏,但是,眼看秃鹫就快不行了,魏不保顿时急眼了,老马倌的话音刚落下,他马上朝着大厅内玩命喊叫。

    “谁在外面大呼小叫的,不知道我正在喝酒么?竟敢来这儿打扰了我的雅兴。”

    魏不保刚说完,一道声音从大厅内传出来,紧随声音之后,王珏出现在大厅门口,冷眼看着对面的魏不保。

    看见魏不保的一瞬,王珏很想把王越叫出来,然后让王越直接杀了他,想起在路上让魏不保射的那一剑,王珏心中顿时升起了一股火。

    转念一想,王珏立马放弃了这个念头,他跟老马倌想的一样,不想在新建酒楼庆典时沾上血腥之气。

    “魏不保,你来这儿找我王家老祖干什么?你追杀我家老祖一路了,是不是想找死?”

    王珏不想让王越动手,但,王越身上也长着两条腿,他自己会走,况且刚才的动静不小,王越听见了魏不保的说话声,不可能还无动于衷。

    “王族长,此言差矣,我不是来打架的,更不是来追杀王珏大师的,我来给大师赔罪,请大师救救秃鹫,只要能治好了秃鹫,杀刮存留悉听尊便。”

    看见王越从大厅内走出来,魏不保心中顿时一惊,他认识王越,身为炼体王家族长,不认识的人很少。

    王越在玄天大陆绝对是出类拔萃的人物,用一句现代的话来解释,王越就是一个很出名的公众人物。

    魏不保说完了还不算完,小心的把秃鹫放在地上,然后突然转过身,噗通一声给王珏跪下了,因为用力太大,地砖让膝盖砸碎了了两块。

    “王珏大师,魏不保求你了,我给你磕头了,只要大师为秃鹫止了血,就算杀了我也没有意见。”

    魏不保说到做到,直接朝着地面使劲磕了三个头,磕头的声音之大,震得人耳膜嗡嗡直响,每当魏不保磕了一个头到地上,紧接着就响起地砖碎裂的声音。

    “姓魏的,你是赔礼来了还是毁我的酒楼?给王珏磕头不要紧,可不要毁了我的新酒楼啊!”低头看着脚下又碎了几块地砖,老马倌不干了。

    “马老板,坏了地砖算我的,该多少钱我赔。”

    魏不保咬着牙说了这些话,他只是一个散修,不管有多高的修为,终究是一个散修,只要是散修,绝大多数都缺少修炼资源。

    此刻的魏不保,正应了那句话:一个蚊子是痒,两个蚊子也是痒,索性再多几只蚊子也无所谓了。

    “既然你这么说了,一块地砖五十块灵石吧!我看你是财大气粗,不在乎这点灵石。”

    老马倌一本正经的说着,也不知道他是真的还是有意拿魏不保开心,反正话是说出来了。

    “行,只要马老板开口,多少灵石都行。”

    让老马倌一说,魏不保的脸都绿了,好像让对方狮子大开口吓的苦胆破了。

    “老祖,你说怎么办吧!你说杀了就杀了,老祖说放他走就放他走。”

    人很多时候都是吃软不吃硬,如今魏不保的状态,绝大多数人都会心软,对方都跪下了,根本就下不去手。

    “你赶紧起来吧!多大人了说跪就跪,传出去你的老脸还要不要啊!人生在世,上跪天下跪地,中间跪爹娘,我和你又没有一两金子的关子。”

    对于魏不保现在的情况,王珏的心里很复杂,他在同情对方的同时,又有点看不起对方。

    魏不保给他下跪后,王珏心中瞬间产生了这个念头,只不过这个念头眨眼就消失了,他很理解对方,假如换位思考的话,他的朋友如秃鹫这般,他也会这么做。

    “王珏大师,你答应了?”

    魏不保蹭的一下子从地上站起来,开始的时候比死了死了爹娘还难看的脸,立马露出了笑容,说完马上转身跑到秃鹫面前,一把将对方从地上抱起来。

    “秃鹫,王珏大师答应给我们止血丹了,秃鹫,秃鹫你快醒醒。”

    魏不保对秃鹫说了两句,秃鹫一点反应没有,这可把魏不保吓坏了,大声喊叫的时候,抓着秃鹫的双肩使劲摇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