众人喝酒正到兴头上,王越突然站起来要走,这不由得让王珏有些惊讶。

    “还没吃好喝好就要走?拜访好友这么着急?”王珏疑惑不解的问道。

    “在山湖镇走只是顺路,至于主要原因,还是不想耽误你炼丹,毕竟喝酒是小事,炼丹才是头等大事,老祖不要往别处想,我先走一步。”王越对王珏客气的说道。

    “爹,你真的放心离开山湖镇?那两个人的身份还没有弄清楚,万一他们的同伙卷土重来怎么办!”

    看见王越真的要走,王岚着急了,她担心高寿带人再返回山湖镇,她老爹不在,王珏的安全没有保证。

    “王岚,这是长辈之间的事情,你就别插嘴了,你爹能保护我一时,却不能保护我一世,再说了这么多年,谁想杀我也不是那么容易。”王珏对王岚说道。

    “老祖经历的危险也不少了,每次都能化险为夷,你就不要再为老祖担心了,你们接着喝酒,我先走一步。”

    王越说完就向外走,好像真的很着急似的,王越的举动让王珏也很奇怪,为什么刚发生了两个黑衣人的事,王越就急着离开山湖镇。

    “我也不喝了,你们喝吧,老马倌,你这里有隐秘一些的地方么?我马上炼丹。”

    送走了王越,王珏马上返回了老马倌的房间,向他询问密室的情况,山湖镇目前有点不太稳定,他需要找一个隐秘的地方。

    “有,你和我一起去书房,我告诉你怎么进密室。”

    王越离开了山湖镇,王珏也不喝酒了,剩下王半仙几个人也觉得没有什么意思,全都放下了碗筷。

    “你们先在这坐一会,我马上就回来!”对王珏说完,老马倌又对其他人说道。

    老马倌是新建酒楼的老板,他生活起居的地方自然十分宽敞,离开客厅后,两人拐了好几道弯,这才来到了他的书房。

    “密室就在这间房子里,你找找看,看看你能不能找到密室。”一走进密室,老马倌先给王珏出了个问题。

    “我对密室这东西一窍不通,你还让我找?我怎么能找得到,你还是赶紧告诉我吧!”

    王珏一听老马倌的话,立马连连摇头,王珏说的都是实话,他对这些真的一窍不通。

    “你先别说一窍不通,找找看吧!二哈大师也算一个,你也一块找找看,只有你俩都找不到了,秘密才算安全。”

    见王珏一再拒绝,老马倌不气馁,接着让他找找看,这还不算,也让二哈帮忙一块找。

    “我对这个更是一窍不通,我觉得吧!什么密室不密室的,找不到就一拳轰开,比什么都好使,他大爷的”二哈说出了自己的一套理由。

    “笨,比猪还笨,那叫蛮力,不管做什么事情,应该想办法使巧劲。”看着二哈挥舞着小爪子,王珏不削的说道。

    “王珏说得对,不管干什么都讲究用巧劲,一味地使用蛮力,有时候不好使。”老马倌马上在旁边随声附和。

    “说实在的,这东西一时半会找不到,我现在也没那个时间,老马倌,你还是让我俩赶紧进去吧!尽早的给家族炼出来灵丹,说不定还有别的事呢!”说了半晌,王珏还是不想找。

    “你看见墙上挂着的这幅画了吧!”

    老马倌笑呵呵的看着王珏,抬手指着对面墙上挂着的一副画对王珏说道。

    “不就是一副水墨山水画么?看不出来有什么十分特殊的地方啊!把这幅画拿掉?画后面是密室的门?”

    王珏疑惑地盯着这幅山水画,迈步来到了画前,伸手摘下了画。

    “老马倌,画后面还是一堵墙,我用全力打在上面一拳怎么样?酒楼会倒了么?”

    王珏回头看着老马倌,不是王珏吹,凭借九星圣体的特殊体质,一般房屋的墙壁,还真的禁不住一拳。

    “你试试啊!我敢保证,酒楼肯定没事儿,这面墙也塌不了。”老马倌笑呵呵的说道。

    “吆喝!我明白了,酒楼有特护的阵法保护,自然不像普通凡人住的房子一样,既然你说了塌不了,我干脆也别实验了,你快点说吧!”

    王珏等的就是老马倌这句话,拳头轰不塌的墙,自己何必多此一举呢!

    “关键还是这幅画,你看着这是一副普通的山水画,但就是这幅画,却是进入密室的必经之路。”

    王珏双手拿着山水画的卷轴,还在仔细的观看,老马倌抬手指着画,依旧是笑呵呵的看着他。

    “进入密室的必经之路?不就是一副画么?怎么会成了必经之路?”王珏的表情很疑惑。

    “你把画挂到原来的地方,我告诉你法诀,以后你就能自己随时进入了。”

    老马倌笑呵呵的说完,王珏把山水画挂到了原位,老马倌这才面对山水画站好,接着抬起双手掐诀。

    眨眼完成了掐诀后,老马倌双手化掌,朝着山水画猛然一推。

    老马倌推出双掌的一瞬,山水画顿时消失不见了,此刻 出现在王珏眼前的,是一扇看似十分普通的门。

    “还真是啊!我现在就能推门进去了?炼丹完了以后怎么出来?”

    看着眼前的这扇门,王珏脸上露出惊异的神色,随后马上扭头看向老马倌,问出了下一个问题。

    “你进入密室后,画马上回复原样,你在密室里面向外看还是这扇门,而且,可以用灵识查看外面,只要没有陌生人在,你只管推门出来。”老马倌向王珏解释道。

    “那挺好,你去忙吧!我和二哈先进去了,没有特殊的事情不要叫我。”王珏对老马倌说道。

    “你只管炼丹,外面天塌下来也跟你没关系,炼丹是头等要紧的事。”

    老马倌向王珏做出了保证,转身离开了书房,王珏抬手推开了密室的门,迈步走了进去。

    密室内光线很充足,显然是有阵法维持这里的照明,王珏对这些不感兴趣,进入密室的一瞬,立马转身看向密室门的位置,果然如老马倌所说,他身后有一扇门。

    “你自己慢慢看吧!我看明白了,赶紧炼丹去,他大爷的。”见王珏看着身后的门不动,二哈立马说道。

    “你看明白了?看明白什么了?”王珏对这货的话有点疑惑。

    “这间密室也应该是一件空间法宝,只不过,比獠牙空间差的远了,他大爷的。”二哈按照自己的分析说道。

    “空间法宝?和老马倌在一起这么久,老家伙还有这么好的东西啊!还真是深藏不露。”

    知道这是一件空间法宝后,王珏为老马倌的深藏不露感叹着,他马上想到了自己,不也是在外人面前深藏不露么?

    “玄天大陆没有这东西,应该也是出自你们嘴里的上古遗迹,和獠牙空间相比差远了。”

    二哈依旧表现的不削一顾,王珏对这货的态度并不奇怪,獠牙空间本来就是二哈的,再看别的空间法宝,这货自然看不上眼。

    二哈说对了,这里还真的是一件空间法宝,但并不是老马倌的,法宝的主人是王帅,是他外出游历时,在一处上古遗迹中偶然得到。

    老马倌住的这个套房,也不应该老马倌居住,而是当初建造这个酒楼时,专门给王帅量身打造。

    后来王珏到了山湖镇,要老马倌在酒楼里给他安排一个住处,王帅瞅着王珏不顺眼,又回到了马记酒楼,这间房子就由老马倌住了。

    王帅对老马倌表现的够豪爽,没有要求把这件空间法宝带走,暂时留在了这个房间,至于还要不要,王帅没说,在这件事上,留了一个活口。

    “肯定是比獠牙空间差远了,我们二哈的獠牙,在整个宇宙都是独一无二的,不用说你看不上这个空间,就是我也一样看不上眼。”听了这货的话,王珏深有同感的说道。

    “我去空间炼丹了,你打算干什么?”二哈话题一拐说到了正经事儿上。

    “我当然也去了,你炼丹我修炼一下法宝,这都化玄境第七层修为了,手里的法宝还有很多不熟悉。”

    王珏立马回答了二哈,这本来就是他的计划之一,借助二哈炼丹的这段时间,他也能安下心来修炼法宝,日后一旦遇到危险,也能多很多手段。

    “吊坠先放在那张桌子上吧!”

    这件空间法宝很小,只有一个方圆几十丈的房间,用眼一扫就一目了然。

    房间里只有一个桌子一张床,另外,还有几件简单的家具,王珏嘴里说着的时候走到了桌子前,摘下吊坠放在了上面。

    “走吧!我顺便看看小鹰,这家伙,在空间一呆就是好几年不出来,女人坐月子都没有他时间长。”王珏打了一个比喻说道。

    “你好像知道的还不少?小屁孩一个,你知道女人坐月子是多久?他大爷的。”还没有进入空间,这货开始挑王珏的毛病了。

    “我怎么不知道,死二哈,坐月子,顾名思义就是在家里一座就是一个月,这么简单的道理谁不懂?”王珏貌似很明白的说道。

    “哈哈哈!你逗死我了,还一座就是一个月,女人生完了孩子就马上闭关打坐?哈哈!他大爷的。”

    二哈不停地哈哈大笑,斜着眼瞅着王珏,然后心神一动进入了獠牙空间。

    “这个死玩儿意,又拿我开涮,你大爷的。”王珏盯着吊坠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