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珏的身体很热,热的就像火炭一样,奇怪的是,这么热的身体,衣服竟然没有一点烧毁的迹象,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看起来玄之又玄。

    由于王珏的身体太热,二哈懒得还在他的肩上站着,小身板向后急速退去,直接悬浮在王二麻面前。

    “小二麻子,你也就是个人,如果是一只鸡鸭鹅,现在就把你放在烧烤架子上,再烤一会儿就熟了,他大爷的,那么丁点的天雷就把你劈成这样,太弱了。”

    二哈退到王二麻面前也是有的放矢,这货想要奚落王二麻一番,吃了仙丹瞬间就能好的伤,王二麻愣是不用,这让二哈有点不太高兴。

    “我……我这不是还没死么!这种伤虽说疼点,可我这样的修为完全能挺过去,仙丹用一颗少一颗,以后真的遇到要命的伤,没了仙丹可就真死了。”王二麻给自己找了个不吃仙丹的借口。

    “王珏就够财迷了,现在才知道,你比他还财迷,他大爷的,我总是心太软,瞅着你的样子过意不去,给你一颗专门对症皮肤烧伤的灵丹吧!”

    二哈小嘴里叹息着,抬起爪子一拍储物袋,立马飞出来一颗灵丹,直接悬浮到王二麻身前,王二麻瞅瞅灵丹,又看看二哈。

    “赶紧吃了吧!还等着我喂你?你也老大不小了,这点事儿还让我操心,他大爷的。”听这货的口气,完全就是老爹在和儿子说话。

    二哈的话说完,王二麻一把将灵丹抓到手中,张嘴吃了下去,老家伙对二哈的话毫不在意,嘴上吃点亏没事,只要不是实质性的问题,他都不在乎。

    灵丹进入腹中的一瞬,王二麻感觉到体表很痒,忍不住就用手去挠,手刚在烧焦的皮肤上一挠,立马扯下来一块烧焦的皮肤。

    “二哈大师,这……这……皮让我挠掉了一层,这可如何是好?”

    王二麻没看挠掉皮肤后露出来的那块地方,手里抓着挠掉的那块烧焦的皮,放在眼前打量的同时,嘴里吱吱呜呜着看向二哈。

    “别停下来,接着挠,把你身上这些黑不溜秋的东西都挠下来,你大爷的真笨!”瞅着王二麻,二哈终于说了一句你大爷的。

    “我大爷死了三十年,你随便说!”

    王二麻嘴里嘀咕着,手上却是没闲着,刚才是一只手挠皮肤,二哈说过以后,变成了双手左右开弓,几个呼吸就扯下了全身焦黑的皮肤。

    “我靠!天雷真是好玩儿意,蜕掉了一层皮后,简直就是换了一个人,我这不是又迎来了第二春么?”

    扯掉了全身烧焦的皮肤后,露出来的,是洁白细嫩的皮肤,王二麻一阵打量后,顿时连声惊叹,完全没有留意,此时还光着身子。

    “你是迎来了第二春,该长毛的地方没毛了,全身光溜溜的,像刚生出来的老婴儿,你大爷的,还不赶紧找件衣服穿上。”二哈看着王二麻的样子,对他调侃起来。

    “都是王家窝铺的乡亲,很多都是看着我长大的,光身子就光身子呗!看见也不要紧。”

    王二麻虽然很不在意,但,还是从储物袋里拿出了一套衣服穿上,这时候再看王二麻,除了脸有点长以外,整个人看起来还是蛮精神的。

    第二颗天雷让王珏吸收后,第三颗天雷迟迟不来,好像在有意等着王珏用天雷淬体,在身体没有淬炼完以前,貌似第三颗天雷不会出现。

    天雷淬体的时间很短,几十个呼吸后,王珏的身体恢复了正常,全身滚烫的感觉一消失,马上回身向王二麻这里看来。

    “二麻子,刚才把你吓坏了吧!实话对你说,第一颗天雷下来以前,我就到了十里外,如果你挺不过第一颗,那就干脆让天雷劈死算了。”

    在对王二麻说话的时候,王珏握紧了双拳,这一刻,他感觉到自己这双拳头的力量,前所谓有的强大。

    “这么说,你帮着别人对抗天雷时,也不管第一颗天雷了,原来如此,的确有些害怕, 担心你不来,接下来的天雷怎么办。”王二麻对王珏说道。

    “不错,不管是谁渡劫,凡是让我帮忙的,绝对不管对抗第一颗天雷,如果第一颗就给劈死了,这样的实力到了银河世界也难以生存。”王珏如实说道。

    “两颗了,但愿不会像王越那样有第四颗下来,说来也怪,第三颗天雷怎么还不下来啊!”抬头看了一眼翻滚的云层,王二麻对王珏说道。

    “看得多了也就见怪不怪了,以前别人渡劫时,也都是这样,好像专门给我们留下了说话的时间,天劫的诡异让人难以揣摩。”王珏也看了一眼头顶的云层说道。

    “你这样的身板挺不住四颗天雷,那是炼体修者的专利,你还真高抬自己了,还想着遇到四颗天雷的天劫,你大爷的。”王珏没接王二麻的话茬,让二哈给接上了。

    “不管有几颗,我只负责第一颗,剩下的就是王珏的事儿了,想说你大爷的就赶紧说,一会儿飞升了,再想说也没有机会了。”

    二哈的四字真言,对王二麻说话时变了称谓,王二麻好像一点感觉没有,也许是礼下于人,不想听也得耐着性子听着。

    “你净想美事儿,你想飞升后就没事儿了?哪儿有的事儿啊!王珏不久也要飞升,你想躲都躲不了,你大爷的。”二哈给王二麻泼了一瓢凉水。

    “你随便骂,反正我大爷早死了,王珏,有件事儿求你帮个忙,你看见那个女人没有,如果有能让容貌恢复青春的灵丹,给她一颗,这是我求你的最后一件事儿。”

    第三颗天雷不一定什么时候到,王二麻说话的语速非常快,抬手指着远处的秀儿对王珏说着。

    “那个老女人是谁?给他灵丹恢复青春可以,但,必须让我知道她是谁,看她的那张脸,应该是你老娘吧!”王珏按照自己的猜测说道。

    “不是,她是……她是……我老婆,我答应了飞升后让她改嫁,只是……这个模样谁要啊!所以,想到了你手里的灵丹。”

    王二麻吱吱呜呜了半晌,这句话让他说出来太难,好不容易说完后,脸都憋成了紫茄子一般的颜色。

    “你说这老妇人……是……是你老婆?我知道了,是童养媳吧!只看那张脸,至少比你大十几岁。”

    王珏太惊讶了,如果不是亲口听他说出来,王珏说什么也不会相信,那个看去做王二麻老娘都绰绰有余的妇人,竟然是他的老婆。

    “说出来你可能不信,我和他结婚几十年,至今还没有碰过她一根手指头,说的直白点,我还是个童男。”

    反正已经说了不少,王二麻索性一股脑都说出来了,事情往往都是这样,一旦想开了,心里也就没有负担了,说话也变得流利了。

    “我知道了,你耽误了她的青春,让她容颜老去,马上要飞升了,又觉得对不起她,这才想到了找我要灵丹。”王珏又接着猜测起来。

    “秀儿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没享受到一天人间的快乐就老了,你说的对,我是有点对不起她,所以才求你给他一颗恢复青春的灵丹。”王二麻点头说道。

    “你也没有享受啊!你俩半斤八两,只听你说的这些看不出来谁欠谁的,你的秀儿向这边看呢!两眼老盯着我,你和她说过我?”王珏向远处的人群中看了一眼后,回身向王二麻问道。

    “刚才还说到你了。”

    王二麻对王珏说完后,立马转过脸去,朝着人群中高声喊道:“秀儿,他就是王珏,全大陆最牛逼的炼丹大师,一会儿他就过去给你灵丹。”

    “王珏大师,你嘛时候给我灵丹啊!刚才急死我了,老不死的要是让天雷劈死了,我上哪去找大师你呀!现在心里踏实了,老不死的让天雷劈死也不用担心了。”

    几百丈之外,秀儿见王珏向她看来,顿时开心的露出了笑容,直接朝着王珏大声喊叫起来。

    “这个叫秀儿的真是你老婆?我看不像啊!她分明就是你的催命阎王,我都替你挡了一颗天雷,她还盼你让天雷劈死呢!你确定给他灵丹?”

    听完秀儿的话,王珏百思不得其解,哪有老婆盼着老公让天雷劈死的?天底下都没有这种事儿啊。

    “给她,她跟我几十年,守了几十年的活寡,我在外面修炼了几十年,看见她的次数都很少,是我对不起她。”王二麻讲了一大堆理由。

    “好吧!二哈,给她一颗灵丹!”王珏答应后,立马对二哈说道。

    二哈没有吱声,抬起小爪子拍在储物袋上,一颗灵丹当即飞到了身前,王珏一把抓到手中。

    手掌抓着灵丹,输出了一丝元力,朝着秀儿的方向抖手一甩,灵丹眨眼飘到秀儿面前。

    看着眼前的灵丹,秀儿的两眼顿时露出了一抹精光,一把抓过灵丹塞到了嘴里,一扬脖子吃了下去。

    灵丹吃下去的一瞬,秀儿的脸立马发生了变化,一阵扭曲之后,一张崭新的面孔出现在众人面前。

    “老不死的,你在这儿等着遭雷劈吧!我去找我相好的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