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还真让你给蒙对了,我就是把他吞进了我的肚子里,你别忘了我是吞天仙兽,连天都能一口吞了,更何况只是一个人呢!他大爷的。”

    二哈瞅着王珏,小嘴里嘿嘿笑着,这是他和王珏在一起后,第一次把人吞到体内。

    “我看这个办法挺好,省着把银丝天网搁在外面了,你俩背着两位老人,我们赶紧去飞仙岛,飞天宗主也是有点操蛋,说借我的一样东西,还不具体说明是什么?让我心里都有点没底了。”

    一切都办好了,抓住牛犇不过是前去飞仙岛的一个小插曲,以后有机会了交给锡符宗,也不枉和路不平朋友一场。

    “我背着奶奶吧!就不用再辛苦小锤子道友了,只是还要麻烦大钟道友一次,我爷爷还要你背着。”

    马上就要去飞仙岛了,张宝对大钟和小锤子说道,王珏为什么要把两位老人带去飞仙岛,张宝没问王珏原因。

    这其中有很多原因,一是张宝有急事,也等着快点去飞仙岛,二来他相信王珏这么做必有原因。

    “王珏前辈,等等我们,我们几个也去飞仙岛,我们刚好顺路。”

    大钟背着张老爷子,张宝背好了张奶奶,二哈落在王珏的肩上,一行人飞到空中,正要向飞仙岛飞去,身后传来了刘青云的说话声。

    “你们这是要去观看凤飞天渡劫吧!”

    大家停下来,转身向临海宗的方向看去,等到刘青云一行离得近了,王珏这才向他们问道。

    “修为到了我们这个阶段,也就是到处走走看看,有飞升渡劫的,当然更不能错过。”刘青云对王珏说道。

    “王珏大师,恕我冒昧,刚才隐约看见你抓住了一个人是吧!怎么回事啊!”

    这几人的修为相近,别人也都看见了王珏抓牛犇,但只有吉永存向王珏问起了这件事儿。

    老家伙对这件事儿好像很好奇,在和王珏说话时,嘴上用着恭敬之词,脸上却是谦卑的表情。

    在王珏面前,吉永存不敢表现出来一点不满,尤其是这次去飞仙岛,很可能又要见到那把大剪子,因此,在对王珏说话时越加小心。

    这件事儿本来和吉永存无关,但是,老家伙好奇,管不住他的那张嘴。

    “我抓的是李四牛,真名字叫牛犇,也就是锡符宗负责看守符纸的那个长老,如果这次遇不到锡符宗的人,你把他交给锡符宗吧!”

    吉永存不说话还好点,他这一开口,王珏立马找到了把牛犇交给锡符宗的托付之人。

    “这没有问题,小事儿!”

    吉永存正巴不得给王珏拍马屁,结果王珏主动找到了自己,马上痛快的答应下来。

    “要不现在就交给你?你看他俩,也都背着人呢!你也不用背着,像我拎着你的时候那样,也拎着他就行了。”王珏指着大钟和张宝对吉永存说道。

    “王珏大师,二哈大师的办法更好,等离开飞仙岛的时候,麻烦两位大师再把牛犇交给我,王珏大师以为如何?”吉永存更加谦卑的对王珏说道。

    “我就知道你只是嘴上说说,我眼里可不揉沙子,就你现在的态度,以后别指望我给你们炼丹了。”王珏一甩衣袖不再搭理吉永存了。

    “王珏大师,你看这事儿搞的,我只是随口说说,既然大师挑理了,那好吧!二哈大师,把牛犇交给我吧!我拎着他去飞仙岛。”

    让王珏这么一说,吉永存真的害怕了,如果未来的日子里王珏不给银剑宗炼丹,反而多给另外的越国宗门炼丹,长此下去,银剑宗岂不是甘居另外四大宗门之后?

    如果真的出现了这种情况,追究起来的话,都是因为自己现在的一句话所引起,那时候,自己可就是整个宗门的千古罪人了。

    “算了吧!还是我带着省点事儿,就按照你说的办,回来的时候再交给你,到时候想着找我要人啊!你大爷的。”二哈充当了和事佬,吉永存向他看来时,直接让这货拒绝了。

    大家都看着吉永存和王珏说话,没有一个人在这时候插嘴,说着话的时候,众人已经飞到了海面上,王珏不搭理吉永存,飞到了张宝身边。

    “王珏,你准备怎么安排我爷爷和奶奶?你在飞仙岛有熟人?或者亲戚什么的?”见王珏到了旁边,张宝问道。

    “有个叔叔和姐姐,那儿的院子挺大,只有叔叔和姐姐两人,张爷爷他们老两口去了,更热闹点。”王珏简单的告诉了张宝。

    “爷爷奶奶岁数大了,千万别给你的叔叔和姐姐添什么麻烦,那样我就过意不去了。”张宝接着说道。

    “你就别管这个了,说说你吧!怎么和牛犇遇到了,而且,还让他们一直追杀到了靠山屯?幸亏遇到了我,不然你就有*烦了。”

    王珏话题一拐,问到了张宝的事儿上,这个问题,在他心里憋了一路,现在才向张宝问出来。

    “北部蛮荒的突兀族人攻打寒峰宗了,已经包围宗门十多天了,宗门都开启了护宗大阵,宗主考虑到,这样不是长久之计,突兀族人越聚越多,时间长了,护宗大阵也恐怕顶不住,这才派我来飞仙岛请师爷回去。”

    张宝说的很快,十几句话说明了来这里的原因,他这一说可不得了,大家一听,顿时都惊讶地瞪大了眼。

    “突兀族人发动了战争?这怎么可能呢!突兀族人中很少有修者,他们凭什么攻打一个宗门?哪儿来的实力?”

    大家都在被这件事震惊的张大了嘴,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的时候,吴永仁说话了,大家的目光顿时向他看去。

    “还有一个问题,据说牛犇刚逃离锡符宗不久,他怎么会追杀寒峰宗弟子?”吉永存紧接着吴永仁的话茬说道。

    “你这个问题好回答,按照时间推算,牛犇也就是刚逃到寒峰宗,恰如其会赶上了突兀族人攻打寒峰宗,你们可别忘了,完蛋死绝交代的很清楚,牛家人是突兀族人的图腾家族。”王珏对大家说道。

    “王珏大师说的不错,牛家人才是北部蛮荒之地的真正王者,突兀族人也要听他们的。”金满囤接着说道。

    “大家这么一说,事情的脉络也就是清晰了,牛家人在大陆的各个宗门卧底,窃取功法、法术、修炼资源,就是为了弥补突兀族人的短板。”刘青云接着金满囤的话说道。

    “张宝哥,你看见的突兀族人,有会使用法术么?简单说就是像我们这样。”王珏向张宝问道。

    “不但有,而且有很多,据宗门长老说,他们修炼的功法很杂,几乎涵盖了大陆的所有宗门功法,法术更是五花八门。”张宝立马回答了王珏。

    “这么一说,牛家人卧底的疑惑都解决了,只是他们这么做的目的,难道就是为了一个寒峰宗?这样有点太不合乎情理了。”王珏接着张宝的话说道。

    “你说的不错,牛家人费尽心机,在大陆所有的宗门安插卧底,不可能只是为了夺取寒峰宗,他们肯定还有更大的图谋。”刘青云看着大伙说道。

    “刘兄,我说句不该说的话啊!如果……我说的是如果啊!小道友别介意。”

    金满囤瞅着张宝,说话的语速很慢,说了两个如果后不再接着说了。

    “前辈有什么话请讲!”

    张宝不傻,知道金满囤这么说的意思,接下来的话很可能涉及到寒峰宗了,因为自己在场,他有点不便说下去。

    “如果突兀族人攻打下了寒峰宗,寒峰宗就此覆灭,他们会不会接着南下,攻打临海宗、华云宗、大丘宗,进而夺取整个东部地区。”金满囤说出了要说的话。

    “你说的有理,如果接下来他们这么做了,牛家人几十年来大费周章的布这个局,也就有了解释。”刘青云点了点头说道。

    “眼看快到飞仙岛了,我们去请教飞天道友,他的点子最多,也许能有新的发现。”

    大家一边讨论一边飞行,一个时辰后,已经能看到飞仙岛的轮廓了,这时候,金满囤对大家说道。

    “飞仙岛同属东部地区,假如飞仙宗能参战的话,是一股不可忽视的战力。”吉永存看着远处的飞仙岛说道。

    “那就要看飞天道友的意思了,他马上就要渡劫了,也许管不了那么多,我估计,还要看是谁继任飞仙宗宗主的位置。”刘青云对大家说道。

    “不管谁继任宗主之位,都不应该置身事外,如果突兀族人占领了整个东部地区,对飞仙岛也没有好处。”吉永存说出了自己的看法。

    “大钟道友,飞天道友飞升了,飞仙宗谁将继任下一任宗主之位?我想,飞天道友早就有了安排吧!”

    飞仙宗谁当宗主不用讨论,大钟和小锤子都在,只要问他俩,一切都将水落石出。

    “三长老是下一任宗主人选!”大钟没有隐瞒,直接说出了飞仙宗的安排。

    “原来是三长老啊!这就好办了,老家伙是一个好战分子,只要是他当了宗主,到时候,飞仙宗必然参战!”王珏肯定的说道。

    “王珏大师说的绝对没错,只要那位三长老当了飞仙宗宗主,一切都好办多了。”吉永存紧跟着插话道。

    “老吉也有发言权,他对三长老也很熟悉,现在对剪掉蛋蛋的事儿还记忆犹新。”王珏笑眯眯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