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海宗主过奖了,不是我吹,在忽悠人方面,我说第二的话,没人敢说第一,如果青海宗主想学,我可以免费传授给你。”放下茶杯,飞仙宗老祖侃侃而谈。

    “那怎么可以呢!忽悠人是你拿手的本事,免费不太合适吧!”青海笑呵呵的瞅着飞仙宗老祖说道。

    “凭我和撼天宗的关系,扯远了,仅凭我俩之间的关系吧!我能跟你要报酬?那不就显得太远了,传出去,别人肯定说我唯利是图,不行不行!”飞仙宗老祖连连摆手。

    “还是算了吧!我学不了那个,你让我忽悠人?我一说假话脸就红了,别人一眼就能看出来,我不是修炼忽悠人的那块料。”青海也紧跟着连连摆手。

    “董浩出关还要一段时间吧!这么干呆着没意思,弄几个下酒菜,再来一坛子好酒,边喝边等他。”

    飞仙宗老祖聊得唾沫星子乱飞,说了一会儿后,老家伙馋酒喝了。

    听到飞仙宗老祖说要喝酒,有撼天宗弟子立马跑着去准备了,时间不长,端来了十几盘小炒,外加一坛子老酒。

    “第二星也就是这酒最好了,这酒的名字起的不好,还什么千杯不倒,明显是掺了水的酒,玄天大陆的酒好,比如三杯倒,闷倒虎,其实我最喜欢的还是十里飘香,这辈子恐怕喝不上了。”

    刚喝了一杯酒,立马引起了飞仙宗老祖的遐想,青海坐在对面看着他,面带微笑闭口不语。

    “你怎么不说话呀!光我一个人喝闷酒有什么意思,你也喝一杯。”瞅着青海,飞仙宗老祖又端起了酒杯。

    “我在看你,我觉得你现在的形象,就算打扮的再怎么鲜亮,明眼人也能看出来,你就是一个小叫花子。”青海笑呵呵的说道。

    “唉,一千年了,养成的习惯不好改,叫花子就叫花子吧!等我重建了宗门,也许能慢慢改变过来。”飞仙宗老祖叹息了一声。

    不知不觉间,青海和飞仙宗老祖坐了一个月,这一天清晨,从董浩的洞府方向,爆发出一道修为突破的气息,两人停下了聊天,全都扭脸看去。

    “是董浩突破了修为吧!这小子,满打满算飞升只有六年,修为都到了皓月境初期巅峰,天才就是不一样。”飞仙宗老祖感叹道。

    又过了几天后,董浩出关离开了洞府,青海立马给他发去了传音,董浩听闻后,直接来到了青海的洞府门前。

    到了青海的洞府门前,董浩一眼就看到了盘坐在地上的飞仙宗老祖,顿时引起了董浩的注意。

    “这人好奇怪,穿着一身价值不菲的白衣,却直接坐在了地上,怎么也该搬一把凳子坐着吧!”董浩心中暗自思索着。

    “董浩,看见他的样子觉得奇怪了吧!我告诉你,别看他穿着鲜亮,其实他就是一个叫花子,叫花子没有什么更多的讲究,已经习惯这样了。”好像猜透了董浩的心思,青海直接对他说道。

    “你就是董浩?果然和传说的一样,过来坐我旁边,讲讲玄天大陆的故事。”飞仙宗老祖扭脸看见了董浩,立马向他招了招手。

    “拜见宗主!见过这位前辈!”

    董浩是个知道规矩的人,打量了飞仙宗老祖一瞬后,立马按次序拜见两人。

    “小叫花子有事儿要问你,你就勉为其难的给他讲讲玄天大陆的事儿吧!”青海对董浩说道。

    “给我点面子行不,我老人家有名字,当着晚辈,最好不要一口一个小叫花子的叫。”瞥了一眼青海,飞仙宗老祖有点不满意的说道。

    “叫还是要叫的,什么时候你不再是小叫花子了,我自然就不再叫了。”青海瞅着他呵呵笑道。

    董浩是个好干净的人,只是飞仙宗老祖叫他过去,而且对方直接席地而坐,他也没有别的办法,只好直接盘腿坐在了飞仙宗老祖对面。

    “不能让你白告诉我玄天大陆的事儿,在这之前,我先告诉你一件好事儿,这几年没啥事,我去了一趟第五星、第四星、第三星,见到了你的几个熟人。”

    飞仙宗老祖挺有趣,在让董浩讲故事前,想要用同样的故事和董浩交换,老家伙还挺讲究公平交易,如果做生意的话,老家伙应该是个本分的生意人。

    “我的几个熟人?前辈请讲!”

    听飞仙宗老祖一说,董浩立马两眼亮起了一道精光,不用对方说下去,董浩也猜到了可能是谁,只是面对这位有点古怪的前辈,他不能直接说出来,那样会让对方扫兴。

    “你还不知道我是谁呢吧!先把这个问题解决了,我就是一千年前飞升的飞仙岛老祖,好多年没人叫我名字了,我自己都忘了,你就叫我前辈算了。”

    飞仙宗老祖好像并不着急,先向董浩做了自我介绍,老家伙这么做,也是出于双方公平上考虑。

    “前辈就是飞仙宗老祖?传说中用飞升丹飞升的那位老祖?失敬失敬!”董浩急忙给飞仙宗老祖抱拳。

    “那都是放屁,本老祖惊才绝艳,岂能用飞升丹那种见不得光的东西?”听董浩说完,飞仙宗老祖立马一瞪眼。

    “只是话又说回来,我倒是希望有一颗飞升丹,传说那东西还是有不少好处的,比如看谁不爽了,直接砸在他的身上,立马就让他飞升,只是我命苦,没命得到那种世间的传说之物。”飞仙宗老祖有些遗憾的说道。

    “关于前辈的那些传说都是误传,晚辈始终不相信,前辈怎么会用那种东西呢!”董浩把刚才的话又收了回来。

    “咱们接着说,我去第五星找王大仙,结果遇到了鬼仙那家伙,你猜他身边跟着谁?林啸天和林小雅,你应该认识他俩吧!两人是亲兄妹!”

    说到这件事上,飞仙宗老祖顿时来了兴致,说到最后担心董浩不明白,又补充了一句两人是兄妹的关系。

    “他们是华云宗的两个老祖,五百多岁了,他俩能飞升让我有点意外,还以为他们肯定死在玄天大陆呢!”董浩嘴里嘀咕着。

    “听说是玄天大陆飞升的,我觉得亲近,免不了多聊了几句,他们说的和你一样,也以为这辈子不能飞升了呢!哪知道吉人自有天相,有一个叫王珏的帮助了他们。”飞仙宗老祖眉飞色舞的说道。

    “这孩子,怎么会替他们对抗天雷呢?不对呀,他和华云宗有仇,不可能做这种事儿。”

    飞仙宗老祖说完,董浩立马小声嘀咕起来,他不知道玄天大陆现在的情况,还按照飞升前的大陆局势分析这件事。

    “对对对,是王珏替他们低档的天雷,我的个天,这世道乱套了,竟然有人能够对抗天雷,据说还是个孩子。”听了董浩的小声嘀咕,飞仙宗老祖立马连声称是。

    “这孩子还是年龄太小,看不到人心险恶,这么下去早晚得吃大亏。”董浩没心思听飞仙宗老祖的话,他在为王珏的涉世不深担心。

    “看来你和王珏的关系不一般啊!这孩子结识的都是你们这个级别的修者,看来他也绝非等闲人物,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很有趣。”飞仙宗老祖接着董浩的话说道。

    “不瞒前辈,这孩子不是玄天大陆的人,是从这里降临下去的,到玄天大陆后是我救了他,跟我一起生活了一段时间,孩子非常聪明,不是一般的聪明。”董浩向飞仙宗老祖说着自己眼中的王珏。

    “他是从银河世界降临的?快说说,你还知道他的什么情况?”

    飞仙宗老祖两眼一亮,对这件事更感兴趣了,急忙催促董浩快点说下去。

    “他是炼体王家的人,具体是怎么降临下去的,我知道的也不是很多。”董浩简单介绍了王珏的身份。

    “青海,你听见没有,这就对上号了,几年前的那件事你还记得吧!都说王战抱着儿子串门时,遇到韩家人的半路截杀,把孩子弄丢了。”视线越过董浩,飞仙宗老祖对青海说道。

    “王战这手绝了,直接把孩子传送到玄天大陆,这么一来,韩家人想杀也杀不了,不愧是九星大陆最杰出的年轻一辈。”青海嘴里赞叹不绝。

    “董浩,我问你件事儿,他俩有王珏帮助对抗天雷,那么你呢?你和王珏的关系更近,他不会看着不管吧!”飞仙宗老祖两眼冒着贼光说道。

    “实话对前辈说吧!我渡劫的时候,王珏不知道,我没敢告诉他。”说到这儿,董浩似乎陷入了回忆中。

    “林啸天兄妹说他是炼丹大师,他俩飞升的时候,王珏还给他们带上了不少灵丹,甚至还有仙丹,凭你和王珏的关系,不会不给你仙丹吧!”

    飞仙宗老祖两只手扶着身前的矮桌,脖子尽可能的拉长点,脑袋使劲向前伸着,想要离董浩近点,好像只有这样做了,才能听清楚董浩说的话。

    “给了,给了我一整套的仙丹,能让我直接突破到元神之境。”

    董浩淡然的说着,这话对青海都没有说起过,董浩没有隐瞒,索性今日当着青海的面,干脆直接都道明了。

    “我靠!也就是说,他给了你皓月丹、赤阳丹、还有元神丹?满打满算,王珏到现在也不过二十多岁,他是怎么成的炼丹大师呢?”飞仙宗老祖满脸疑惑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