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这个小叫花子,我才知道,你还是个喜欢八卦的小叫花子,人家怎么成了的炼丹大师关你屁事,你真是咸吃萝卜淡操心。”

    看着此刻飞仙宗老祖的神态,青海实在看不下去了,开始对老家伙揶揄起来。

    “我这不是关心八卦,这孩子如此聪明绝顶,相信过不了多久,肯定能飞升上来,银河世界突然出来了一个炼丹大师,而且,还是能够炼制各种仙丹的炼丹大师,到时候会改变银河世界的格局,这不是小事儿。”飞仙宗老祖面容严肃的说道。

    “你又多虑了,如果因为王珏是炼丹大师,就改变了银河世界的格局,也不是一件坏事。”青海对飞仙宗老祖说道。

    “你说的也对,董浩是王珏的救命恩人,他一旦飞升上来了,还能缺少了撼天宗的灵丹?飞仙岛也许能沾点他的光。”

    飞仙宗老祖的两眼更亮了,好像深夜出没的猫眼,抽冷子看见还会吓人一跳。

    “你小叫花子能不能沾光不知道,撼天宗肯定沾光,你还不知道吧!董浩现在是王珏的叔叔,董浩,有时间了去趟第一星,把王珏的情况给王家说说,也省着王战为他儿子老是担心。”

    青海对飞仙宗老祖说完,马上又向董浩吩咐了几句,话里话外的意思,都是在诚心气这位飞仙宗老祖。

    “撼天宗能沾光,飞仙岛就能沾光,你别忘了,我们两个宗门可是同气连枝。”飞仙宗老祖明显给青海套近乎了。

    “飞仙岛早就让人家给灭了,你和谁同气连枝啊!和你这光杆司令?别的不说,就说你的名字吧!你本来有名字还不能叫,每回看见你只能叫你小叫花子。”青海这话,明摆着有没理搅三分的嫌疑。

    “我也没逼着你叫我的名字呀!要我看,就像现在这么叫我不是挺好么?小叫花子,我还习惯了。”青海把话题一拐,又说到了飞仙宗老祖的名字上。

    “敢问前辈的名讳是?”董浩在旁边听着好奇,中间插了一句,向飞仙宗老祖问了起来。

    “我姓师,单字烨!”

    飞仙宗老宗瞅了董浩一眼,脸上有点郁闷的说着,本来是他自己的名字,好像有点不情愿说出来。

    “请教前辈,你的那个单字怎么写?”

    董浩也是一脸的懵逼样子,他没问烨字怎么写,而是改变了一种方式,直接说出来明摆着吃亏了,董浩才不干这种事儿。

    “听见没青海宗主,董浩第一次听见我的名字,他都不愿意说出来,告诉你呀!我姓氏后面的单字写法,左边一个火,右边一个华。”对青海说完,飞仙宗老祖又对董浩解释道。

    “前辈,别人也只能叫你叫花子了,我见到你也肯定直接叫你前辈,至于前缀干脆免了,前辈的名字,明摆着是占便宜。”董浩也是无奈的说着。

    “咱们别在我的名字上琢磨了,还是回到正题儿上来吧!我告诉你呀!我在第四星见到了黄源,青海宗主,你知道黄源这个人吧!”

    飞仙宗老祖,也就是师烨,开始是看着青海说话,后来又看着董浩说道。

    “号称荒原大仙的黄源吧!知道,你见他不新鲜,还是说说具体的吧!别跟我故作神秘了。”青海催促师烨道。

    “董浩,我在他那儿见到了你的两个熟人,一个叫铁山一个叫杭天,如果不是他们提到了你,我还不知道他们和你熟悉呢!”飞仙宗老祖有点小得意地说道。

    “如果没有我这个到处乱窜的人给你们搭桥,你们指不定哪个猴年马月才能见到呢!或者你连他们的消息都一点不知道。”飞仙宗老祖说到这儿,越发得意起来。

    “这件事儿还真是要多谢前辈,如果前辈不说,银河世界之大,我去哪儿找他们呀!”董浩朝着飞仙宗老祖抱了抱拳。

    “你先别谢呢!你是不是有个最好的朋友叫侯建?我还有他的消息呢!”师烨故作神秘的说道。

    “前辈的消息很灵通嘛!侯建的确是我最要好的好朋友,前辈是怎么知道的?”

    提到侯建,董浩顿时有些激动了,侯建是董浩最好的朋友,没有之一,说起和谁的关系最好,侯建第一位,别人都要靠边站。

    “你的记性不好,我刚说完你就忘了,我是一个小叫花子,喜欢到处乱窜,在第三星上遇到他了,我跟你说啊!侯建的事儿,可逗死我了,你想听不?”

    飞仙宗老祖说到侯建的时候,可能是想起了侯建在雷火城的那些囧事,忍不住就想笑出声来。

    “前辈请讲?老猴子不管到了哪儿,都会干出让人啼笑皆非的事儿。”董浩催促飞仙宗老祖介绍侯建的事儿。

    “他的事儿有点长,你耐心听着,青海你也听听,别看是他们年轻人的事儿,可听着太逗乐了。”飞仙宗老祖让青海也听他讲述侯建的事儿。

    “你说吧!我听着呢!你就这点不好,不管说什么,前面的序太长,赶紧直接切入正题。”青海摆摆手催促道。

    “话说那一日,我去了第三星的雷火城,参加雷任远外孙子的百日宴……”师烨像讲评书那样,开始讲述第三星之行的故事。

    “老猴子都有了儿子?这家伙,有点可惜了,没能喝上他的喜酒,以后得让他补上。”

    侯建的故事挺长,师烨足足讲了一个时辰,才终于说完了,董浩听后顿时捶胸顿足,感觉非常的遗憾。

    “怎么样?我今日给你带来的都是好消息吧!”师烨得意的说道。

    “多谢前辈,如果不是前辈,我还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这些好友。”董浩站起身,恭敬地给飞仙宗老祖施礼道谢。

    “不用对我这么客气,还是来点实在的吧!我给你带来了这些消息,也是有求于你。”师烨摆着手说道。

    “前辈请讲,只要是我能办到的,一定尽力而为!”董浩依然恭敬地说道。

    “在你给我介绍飞仙宗的事儿前,先答应我一件事,日后王珏飞升了,由你牵线搭桥,给未来的飞仙岛炼丹。”飞仙宗老祖瞅着董浩说道。

    “这个老滑头,听说我和王珏的关系后,立马又附加了一条。”董浩心里鄙视着飞仙宗老祖。

    “前辈的性子有点急了,我接下来讲的飞仙宗之事,王珏占有浓重的一笔,只要说起飞仙宗,就离不开王珏。”董浩笑呵呵的说道。

    董浩呵呵一笑大有深意,他笑这位飞仙宗老祖,自作聪明的附加了一个条件,其实,这个条件和没说一样。

    “此话怎讲?你要说的是飞仙宗,怎么又和王珏扯到一起了?”飞仙宗老祖疑惑地问道。

    “飞仙宗能够再临江湖,都是因为王珏给他们炼制了除咒丹,后来,凤飞天又请王珏,给飞仙宗炼制了无数的灵丹甚至仙丹,”董浩简单的向师烨介绍道。

    “你说的有点简单,再详细点行不?”

    董浩虽然只是简单介绍了一点,但,飞仙宗老祖听后顿时明白了,自己提出来的附加条件,很可能就是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

    飞仙宗老祖并不觉得沮丧,如果王珏已经和下界的飞仙宗关系交好,一旦下界有人飞升上来,立马就可以和王珏取得联系,反倒省去了拐弯抹角。

    “前辈想要知道飞仙宗的事儿,其实不该问我,问铁山和侯建他俩,那几年,他俩始终在飞仙岛,经历了飞仙宗崛起的整个过程。”董浩依旧呵呵笑道。

    董浩的意思很明显,飞仙宗老祖见到了侯建和铁山,却没问关于飞仙宗的事儿,老家伙自诩聪明,却在这件事儿上办的有点愚钝。

    “我哪知道他俩更了解飞仙宗啊!如果知道,又何必大老远跑到撼天宗来,你赶紧讲吧!反正我也来了,总不能再去找他俩吧!那样我成了什么人?”飞仙宗老祖有点郁闷的说道。

    “那样你就成了彻头彻尾的傻子了!”

    董浩两眼看着飞仙宗老祖,心里鄙视着对方,这话绝对不能说出来。

    “小叫花子,你大老远跑我这来,不是想借我的弟子和长老么?也没提这么多内容啊!你现在说这些,纯粹就是搂草打兔子——稍挂一脚。”青海听着不愿意了,立马给他揭穿了。

    “你说得对,就算是稍挂一脚,麻烦董浩道友,给我介绍介绍飞仙宗如何?”

    飞仙宗老祖急于了解飞仙宗,因此,知道此时不是抬杠的时候,连忙向青海和董浩抱拳拱手。

    “好吧!我给前辈讲讲,都是道听途说,也不一定十分准确,前辈就凑合着听吧!”

    董浩说的一点没错,他知道的王珏和飞仙宗之事,都是从别人嘴里听来的。

    “道听途说就道听途说!你赶紧讲吧!我最想知道的就是,最近有没有飞仙宗弟子飞升上来,这是重点。”飞仙宗老祖有意思,董浩讲解前,先给他划定了重点内容。

    飞仙宗老祖在银河世界筹划着重建飞仙岛,王珏和凤飞天还在厨房一边干活一边聊天。

    凤飞天的心路很宽,就算银河世界没有飞仙岛,他也要和飞仙宗老祖再创辉煌。

    “飞天宗主,我最佩服你得就是这个,如果你真和你们老祖重建了飞仙宗,那你就是飞仙宗第二老祖。”王珏扭脸看着凤飞天打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