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过了两分钟,消防员才终于赶到,而后足足花了半个小时的时间,才将火势给压了下来。

    可惜的是……

    此时的福利院已经是被烧成了一片废墟!

    “曹家?哼,敢把我贺枫的‘家’都给烧了,以后别让我见到你们曹家的人。否则,我见一个,杀一个!”

    看着那些乌漆嘛黑的建筑,贺枫心里很是难受。

    要不是怕惹得太多人注意,从而惹来更大麻烦,他都想直接跑曹家去,将整个曹家给灭门。

    可他现在还不能这么做,曹家好歹是一个中等古武世家,一旦被灭门,上头肯定会调查清楚,到时候一旦目光关注到他头上来了,他必将被打上一个‘危险分子’的标签,从而在神州国寸步难行。

    不仅如此,他还很可能会引起国外诸多势力的关注,一个个巨大的麻烦,将会接踵而至。

    如果他只是孤家寡人倒也罢了,身边这么多的亲朋好友,他还真不能任意妄为。

    “真特么的憋屈,要是枫哥有着天榜第一的实力,并且能够抵挡最强超级炸弹,还需要忌惮这些东西?实力!我的实力还是太弱了啊!”

    贺枫拿出香烟,一根接着一根的吸了起来,看着这惨不忍睹的废墟,他思考着接下来该如何将实力提升上去。

    “老公,你在这儿啊?打你电话怎么关机了呢?”

    这时,一道靓影突然来到贺枫身边,关心的问道。

    贺枫偏头看了眼,来人是楚月,身材高挑性感,散发着丝丝别样的魅力。

    今天她本来在家修炼,却突然得到局里的消息,说聚乐福利院被烧,需要派人去了解情况,于是楚月毫不犹豫的担下了这个任务。

    而后楚月第一时间赶到福利院来,果然在这儿看到了贺枫。

    男人虽然平静的站在那儿,但楚月却能感受到男人身上的那一股压抑着的愤怒、悲伤。

    楚月很快明白过来,贺枫之前跟她说过,他从小在福利院长大,从没见过自己的家人,这个福利院,便是他的‘家’。

    如今,家被人放火给烧了,贺枫如何能平静?

    “手机没电关机了!”

    贺枫摸出手机看了下,笑了笑,“昨天一个晚上都没充电,今天早上又打了几个电话,电量已经耗尽了。”

    “哦,好吧!”楚月看着前面的废墟道:“这把火,是谁放的?”

    如果是别的警察问这话,贺枫肯定不会说。

    但他和楚月之间,也没太多秘密可言,便直接道:“江昌省曹家,一个暗劲巅峰强者。”

    “中等古武世家曹家?”

    楚月眉头微皱,这个势力和她背后的楚家一样,都是极其的强大。

    “你把这个人杀了吗?”

    “嗯,尸体也派人处理掉了。!”

    “好吧!”

    楚月苦笑了一声,但并未觉得意外,这才是贺枫的行事风格。

    “曹家的实力情况如何?你清楚吗?”贺枫问道。

    “你是准备报仇吗?”楚月道。

    “曹家,灭肯定是要灭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罢了。”贺枫直接点头。

    “好,我知道了,回头我就去调查曹家,然后给你一份最详细的资料。”楚月没再多问。

    “嗯!”

    贺枫收回目光,而后将烟蒂丢在地上踩灭,“月月,我准备去陪陪袁姨,你呢?”

    “那你去吧,我还要在这里处理一些相关的工作。福利院被烧毁,我是过来调查情况的,一会儿还要写一份报告呢。”

    楚月拍了拍贺枫肩膀,“老公,别难过了,实在不高兴的话,等我把曹家的资料提供给你后,你可以直接去把曹家给灭了。”

    贺枫摇了摇头,“月月,你也知道我的身份比较敏感,如果我灭了曹家,神州国高层肯定会调查到我。到时候,我的生活恐怕就无法再像现在这样平静了。而你们,恐怕也会比较危险。”

    “没那么复杂吧?你如果不方便自己动手,完全可以派几个厉害的手下去对付曹家啊,或者花钱请杀手也可以。反正,你别自己动手就行了。”楚月说道。

    “别自己动手就行?”

    闻言,贺枫顿时眼前一亮,“我明白了!月月,你尽快去调查一下曹家的信息,特别是曹家的仇家,一定要调查清楚。”

    “嘻嘻,放心吧,事情交给我,一定给你办得妥妥的。”楚月笑嘻嘻的道。

    “那我就先去找小羽毛和袁姨了,有事联系我。”

    告别楚月后,贺枫打了个车,带着阿黄返回了星苑小区。

    不过,返回星苑小区后,他并未第一时间去找袁姨和凌微羽,而是去了一趟售楼处。

    在路上的时候,他就给江寅那边打了个电话,将他约过来商谈重建福利院的事。

    江寅的中云集团旗下,就有着一家房地产子公司,有专业的建筑团队,有他们帮忙搭建福利院,要不了多久便能建成。

    而对于此事,江寅自然是毫不犹豫的包揽了下来,并且当场叫来一名他公司的顶级设计师,与贺枫商讨户型问题。

    在福利院重建方面,贺枫并不打算做得太过豪华、奢侈,而是凭着记忆,尽量的恢复之前的风格。

    虽然这种风格看起来颇为老土。

    足足商讨了一个多小时,方案才敲定下来。同时,贺枫又给新任市长靳西打了个电话,让他帮忙开个后门,办理一下房屋新建的程序。

    对此,靳西承诺明天周一一上班,就吩咐下面的人去处理。

    江寅得知此事后,也给出了承诺,各项手续处理好后,立即就能开启重建福利院的工作。

    “咚咚……”

    将这件事情办妥后,贺枫才告别江寅,来到了七栋五楼,敲了敲门。

    “嘎吱!”

    开门的是小丽,她看到贺枫后,顿时笑了起来,“小枫哥哥,你来了?”

    “嗯,袁姨还好吧?”贺枫低声问道。

    “小明他们在跟袁姨聊天,袁姨情绪还算稳定。小枫哥哥,以后……福利院我们是不是回不去了?”小丽虽然是笑着问的,但眼眶已经泛着红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