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位神话,听起来并不算多,但要知道的是,一名神话,抵得上十几位化劲巅峰强者。

    而且,神州国总共有着十大药堂,而且归一药堂在十大药堂当中,实力只能算作一般。

    那那些更强的药堂呢?

    他们又有多少位神话?

    十大药堂之间,虽然有着激烈的竞争,但其实他们的利益是一致的,这也是为何这大几十年来,一直都是十大药堂,而没有出现第十一大药堂的原因。

    贺枫若是要打破这个规矩,与十大药堂争夺利益,那可能要面对的,就是十大药堂的联手。

    也就是二十多位甚至更多的神话!

    哪怕是贺家,也会吃不消。

    “习老哥,十大药堂,有个实力排名吗?比如归一药堂,在十大药堂中,大概能排在第几名?”

    “具体的排名没有,但每十年,十大药堂之间都会有一个年轻一辈的比武交流赛,这个交流赛也会给十大药堂定一个排名,但并不能以此就判定十大药堂的真正实力。”习振兴说道。

    “那上次交流赛,归一药堂排在第几?”

    “好像是第八吧。”习振兴想了想说道。

    “才第八……”

    贺枫这下有点无语了,归一药堂的实力这么强,底蕴雄厚,在交流赛中,竟然也就才排第八。

    那十大药堂的真正实力,恐怕比他预想的还要强。

    “贺老弟,你怎么突然关心起我们归一药堂的实力了?”习振兴揶揄道:“你该不会是在打我们归一药堂的什么主意吧?”

    贺枫想了想,也不隐瞒,道:“习老哥,我也不瞒你,我是真打算抢夺一些十大药堂掌控着的丹药市场。我琢磨着我一付诸实践,恐怕就会遭受到十大药堂的联手打压。所以,我就想先了解一下十大药堂的实力情况如何。”

    “呃……”

    习振兴嘴角抽了抽,“你是想开第十一大药堂?”

    贺枫点头,“也可以这么理解!”

    反正都是抢生意,确实算得上是第十一大药堂。

    “贺老弟啊,如果真是这样,我劝你还是悠着点吧。哪怕你的背后站着贺家,但……十大药堂的利益,是不容他人争夺的。”

    习振兴说的也比较直接,“十大药堂不仅本身强大,在十大药堂的背后,还有着各种各样的复杂势力。别的药堂我不清楚,但我们归一药堂,我也不瞒着你,归一药堂的背景,便是一个古族。”

    “古族?”

    “嗯,实力颇为强大的古族,里面至少有着五大神话。”

    习振兴语气凝重的道。

    “五大神话……”

    贺枫喃喃了一声。

    靠,还真不是一般的强大啊。

    随便一个药堂的背景,就有着五大神话了。

    那其余的药堂呢?

    要是某个药堂有四大王族的背景,那岂不是几十个神话了?

    十大药堂的这块蛋糕,还真的是不好碰啊。

    “所以,贺老弟你如果真想开第十一大药堂,最好考虑清楚。虽然我马上就会成为归一药堂的本家长老,但事情关系到了药堂的根本利益,也不是我能说得上话的了,就连我师尊恐怕也很难帮你。”习振兴叮嘱道。

    贺枫道:“我明白,我现在也只是先了解一下市场竞争压力有多大,我那边的产品也准备的不是很齐全。”

    习振兴笑道:“不过,既然你到延京市来了,你也可以先去与你们贺家的长辈聊聊看。王族毕竟是王族,底蕴之强,绝不是外人能想象的。而对于各大药堂的实力,我想王族的高手,肯定比我这个还连长老都不是的分堂堂主更加了解,若是他们支持你,你不妨再考虑考虑。”

    “好,那晚点去了贺家,我再跟贺家的人聊聊。”

    贺枫也是这么想的,反正都准备要跟贺家合作了,而十大药堂的总部又都在延京市,跟贺家在同一个城市,贺家对十大药堂肯定十分的了解,这种事自然还是要让贺家来做决定最好。

    “习老哥,你跟白云药堂的人比武是怎么一回事?是白云药堂的人因为我杀了花文渊,惹不起我,所以就将气发泄到你头上吗?”贺枫问道。

    习振兴苦笑了一声,看向习雪晴道:“与你杀花文渊应该关系不大,但我感觉与你跟雪晴关系亲密的事应该关系挺大的。”

    “爸,你是说常涛知道了我跟枫哥的关系,所以才心生嫉恨,对你进行挑战?”习雪晴惊异的道。

    “嗯,当时他来挑战我,便说我在你的事情上忽悠了他,对我很是不满,所以才对我发起了挑战。”习振兴点头。

    习雪晴顿时担心起来,“常涛那个人我也知道一些,挺小气的,之前向我表白被拒后,还找理由派人打过哥哥一顿。没想到,他现在更是要向爸爸你发起挑战,太过分了。”

    习振兴道:“是有点过分,但我们又能怎么样?我和他差不多时间突破到化劲,他还比我年轻,向我发起挑战,若是我不接受,那我肯定会成为外界的笑柄。归一药堂,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

    听到这话,贺枫和习雪晴都明白了,对于对方的挑战,习振兴无论如何都要接的。

    “习老哥,我听雪晴说那个叫常涛的人,才二十几岁,劲气进展虽然挺快的,但在武学上,应该很一般吧?击溃他,你能有几成的把握?”

    “几成把握?”

    习振兴笑着摇头,“不瞒你们,我是一成把握都没有!”

    “呃……”

    “爸,那个常涛真有那么厉害?”

    “嗯,这些天归一药堂的情报部门,也给我提供了一些常涛的信息。常涛其实在突破到化劲之前,就击败过一名化劲宗师了。”

    习振兴语气凝重,“现在他突破到化劲后,不说越级击溃化劲中期的宗师,至少在化劲初期这个层次,他很难与到对手。我估计,明年颁布的十大俊杰榜,他的排名都能再往前挪两名了。”

    “那,那怎么办?你们之间的比试会不会有危险?如果有危险的话,我们就别去比试了,面子再怎么重要,也没有性命重要啊。”

    习雪晴这一下是真的有点担心了,没想到常涛的实力竟然那么厉害,恐怕只有化劲中期古武者,才有把握胜他啊。

    而习振兴才突破到化劲初期没多久!

    “不去的话,那我们归一药堂丢脸可就丢尽了,高层便会对我极度不满,将我逐出药堂都有可能,甚至我师父也会遭受牵连。”

    习振兴轻哼道:“所以,明天不管怎么样,去还是要去的,大不了打几下我感觉打不赢他直接认输便是。哼,这又不是生死战,我可不会傻到与他分出生死才会结束战斗。”

    习雪晴还是很担心,“可是,宗师之间的战斗,往往在电光石火间就会交手好多次,有些危险防都防不住啊。要是常涛一出手就使用杀招,你不也是很危险吗?”

    习振兴无奈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我只能认倒霉了。但我想,常涛或许会将我重伤,但应该不会杀我。他若是杀我了,那势必会引起两大药堂之间更大的矛盾,这不符合药堂之间的利益,就算他常涛想杀我,白云药堂也不会允许他这么做。”

    “爸,我觉得还是很危险。咱们归一药堂这边,就没有给你一些保命的东西吗?比如,地阶高级丹药,或者异战兵?”习雪晴问道。

    “如果我师父是化劲巅峰宗师,或许他能想办法帮我弄到地阶高级丹药。至于异战兵,在我们归一药堂,就连化劲巅峰宗师都不可能得到,只有两位神话手中才可能有异战兵。还只是可能,并不见得就一定有。”

    “异战兵?”

    贺枫眸子微亮。

    不过想了想,终究还是摇了摇头。

    他本是想将魔方暂时先借给习振兴用用,但如果习振兴将魔方拿出来了,就算他能在常涛手上活命,恐怕战斗一结束,蔺家便会来找上他。

    到时候的麻烦,只会比常涛这边更严重。

    “习老哥,要不这样吧,今天晚上,我试着传授你一套必杀技。若是你能学会的话,明天你肯定不会有生命危险。”贺枫开口道。

    “必杀技?”习振兴讶异的看着贺枫。

    “嗯,是我以前在暗劲巅峰时研究出来的一招攻击方式。靠着这一招,我暗劲巅峰时便能斩杀化劲初期的宗师了。”贺枫点了点头。

    “这么厉害?暗劲巅峰就能斩杀化劲宗师?”

    习振兴震惊的道。

    他相当的清楚暗劲巅峰强者和化劲宗师之间的差距有多大,暗劲巅峰强者想要越级反杀化劲宗师,难如登天。

    哪怕是常涛,也是靠着天时地利人和,才在暗劲巅峰时杀了一位化劲宗师。

    “嗯!如果我没记错,我暗劲巅峰时,共杀了三十六位化劲初期宗师,还重伤过两位化劲中期的宗师。”

    “……”

    习振兴张了张嘴,一时间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

    “枫哥,真有这么厉害的武学?那你快传授给我爸吧。”习雪晴则管不了那么多,她只想她父亲习振兴明天不会有事。

    贺枫笑了笑,“传授给习老哥当然没问题,但习老哥也要考虑清楚,我也说了,我这个是必杀技,当时我还是暗劲巅峰时,便能斩杀化劲初期的宗师了。而以你化劲初期的修为去施展,我估计化劲中期宗师都无法活命,更别说只有化劲初期修为的常涛了。”

    习振兴皱了皱眉,“你的意思就是,这一招一旦施展,常涛必死?”

    “如果是你的融合技修炼到能够全力出手,肯定能一招将那常涛炸成粉碎。但现在只有一个晚上的时间,我估摸着习老哥你差不多能修炼到一击打出暗劲巅峰的劲气程度。但哪怕如此,击杀一名寻常的化劲初期宗师,也并非难事。”

    “击杀的概率大概多大?”

    “也不是太大,八九成吧。”

    “……”

    习振兴嘴角抽了抽。

    同时,他也犹豫了起来。

    常涛死了的话,那两大药堂之间的矛盾可就大了,他习振兴引发出这么大的矛盾,单单归一药堂这边就不太好交代,更别说白云药堂肯定也会问责。

    “爸,要不这样吧!”

    习雪晴也猜到了习振兴为什么犹豫,“你先让贺枫将这一招必杀技传授给你,你将它学会。到时候比试的时候,你暂时先别施展。如果那个常涛对你没有杀意,哪怕只是将你打伤,你也可以不用施展了。可若是你感觉他对你起了杀意,你就立即将这一招施展出去,不要有任何的犹豫。不然的话,死的人可能就是你了。”

    习振兴皱眉道:“那个常涛,可不是普通人啊。他的父亲常不群,便是归一药堂的副堂主,一身修为达到化劲巅峰。而他爷爷,更是白云药堂当中的一位半神。若是我杀了他,那……麻烦可不是一点点的大啊。”

    习雪晴抿着嘴唇道:“可如果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对我和哥哥而言,就不是麻烦大小的事情了。”

    闻言,习振兴不由沉默下来。

    几秒钟后,他一咬牙,道:“好,那贺老弟你就将那招必杀技传授给我吧。但愿,那个常涛别对我表露出杀意来,不然的话,就不能怪我不客气了。”

    “习老哥你想通了就好,而且习老哥你也不必担心,他常涛背后虽然有化劲巅峰、有半神,但你的背后……”

    贺枫拍了拍自己的胸膛,“可是有神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