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就在这时候,一声巨大的兽吼突然响起,严长老等人听到这声音,顿时脸色大变。

    “不好,有妖兽靠近!”

    村民们纷纷从地上跳了起来,身上劲气释放而出,一副蓄势待发的状态。

    严长老脸色十分不好看,声音有些颤抖地说道:“我们似乎进入了‘血腥沙漠’的边缘地带,现在我们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

    听到严长老的话,村民们脸上更是被恐惧填满。

    “哞~”

    随着一声牛叫声响起,阿刑身子猛然长高,变成‘蛮牛’的形态,他对严长老瓮声瓮气地说道:“严长老,待会我拖住那只妖兽,您和村长带着这些村民快快离开!”

    见严长老似乎还想说些什么,阿刑连忙铿锵有力地说道:“无条件服从小姐的命令!”

    在之前他们逃离的时候,穆婧白给他们的任务就是保护这些村民。而现在他们和村民同时遇到危险,自然是以村民的安危为第一!

    这要是说出去,绝对会让人不敢置信!因为两个神话强者论价值比一群化劲强者高多了,怎么也不可能牺牲自己的性命去保护一群真气境以下的人,而且还是非亲非故的人。

    可是,他们是万兽殿的弟子,而穆婧白则是万兽殿的少主,所以他们必须服从穆婧白的命令!因为他们的少主,也在为这群村民赴险。

    可以说,严长老和阿刑在内心深处对这些村民都是有些恨意的。如果不是这些村民,他们和穆婧白也不会遇到这种生命危险。

    “嘭嘭嘭~”

    就在严长老刚要带着村民逃离的时候,忽然他们前方一片断木和石块朝着他们砸了过来。

    “不好!”

    村长脸色一变,身子一动出现在村民们的前方。只见他两手往前一推,一个由元气组成的防御盾顿时出现,挡住了那些断木和石块。但挡完这些断木和石块之后,那个元气防御盾也是变得十分薄弱。

    “吼~”

    神遗村的村民们还来不及震惊,就听到一声巨大的兽吼声。在他们视线当中,一只如同坦克般的高大生物,正迅速地朝着他们爬过来。

    而挡在那‘坦克’前面的树木和巨石,则是全都朝着他们飞了过来!

    看着那身高五米,身长十五米,身上鳞甲森然的‘坦克’,神遗村的村民都是如同世界末日一样。

    “怎么可能?这,这竟然是魔鬼巨鳄?!”

    “天哪!这玩意怎么会在这里,我们不是还没进入血腥沙漠吗?”

    “仅仅是掀飞的树木和巨石都能造出这么恐怖的杀伤力,这最起码得是巅峰级的三级妖兽吧!”

    “完蛋了!连二级妖兽我们都能让我们轻易地死去,这一只三级妖兽,我们还抵抗得了吗?”

    “……”

    不是这些村民贪生怕死,而是眼前这种情况,根本就让他们看不到一丝生的希望。即使是严长老,都是脸色灰败,一副认命的样子。

    ‘也罢也罢!反正横竖都要死,那就牺牲我一个,来保全大家吧!’

    严长老忽然想起什么,脸上露出一丝释然的笑意,这笑意在神遗村的村民看来,显得那么悲凉。

    村长走到严长老面前,对严长老行了个礼,一脸认真地说道:“严长老,您是个好人!您是老朽除了枫哥和穆小姐之外,第三个配得上‘神话’的真气境强者!你们三个本来都没必要为我小小的神遗村出这么多力,但你们都付出了这么多。现在,老朽求求您,和阿刑兄弟一起离开吧!”

    听到村长的话,村民们也纷纷开口,请求严长老和阿刑一起离开。

    毕竟无论是贺枫和穆婧白,还是严长老和阿刑,为他们付出的都够多了,他们再也不想别人为他继续这样牺牲了!

    而严长老见到这一幕的时候,他那波澜不惊的内心陡然一震。

    我,我严昊竟然被人尊为‘神话’强者了?

    我这一生,除了杀戮和布置阵法,从来都没被人如此尊敬过!

    也罢也罢!我严昊一辈子浑浑噩噩,今天就好好地做一回人吧!也是真正的‘神话’!

    “轰~”

    这样想着,严长老身上的气势陡然上涨,如同沉睡的雄狮从沉睡中苏醒过来一样。

    看着这样状态的严长老,村长和神遗村的村民都是瞪大了眼睛,一脸的不敢置信。

    因为之前严长老最多就真气境二重的实力,而且还算是比较弱的那种。可此刻严长老的气势,最起码得是真气境三重,比那只魔鬼巨鳄也弱不了多少。

    只有阿刑看向严长老的眼神之中带有一丝痛苦,因为他知道,严长老这是在拿生命战斗!

    “哈哈!村长,为了你称呼我的那句‘神话’,我严昊今天就算拼了这条老命,也要拦住这头魔鬼巨鳄!”

    严长老大笑一声,然后就跨着大步,直直地朝着那只魔鬼巨鳄走去。而在他的身上,一套半透明的盔甲若隐若现,上面还流动着一些神秘的符文。

    “严长老……”

    村长想叫住严长老,但却被阿刑给打断了,“快走啊!难道你们想严长老白死吗?!”

    听到阿刑的话,村长和这些村民都是十分难过,但又无可奈何。因为正如阿刑所说,他们留下来,只会成为严长老的负担!

    “走!”

    村长转过身大吼一声,而他的声音,竟然有着一丝颤抖。

    村民们在后方呆呆地看着村长的背影,他们知道,村长哭了!

    李云龙悄悄地擦了一下自己的眼泪,低声说道:“我一定,我一定要成为强者!这种被人保护的感觉,真尼玛难受!”

    不仅是李云龙,其他村民亦是这样的心理。

    他们也是有自尊的人,他们也是有血有肉的人。看着别人为了救他们而舍生忘死,岂能没有感动?而除了这些感动,就是一种变强的欲望了!

    严长老回过头看了一眼众人离开的背影,脸上露出一丝笑意。

    在这一刻,他想起了贺枫,想起了穆婧白。再想一想他现在,他只感觉自己人生的价值得到了实现,他真正担得起‘神话’二字!

    “强者,不是你能毁灭多少。而是,你能守护多少!”

    随着严长老一道低沉的喝声,他的身后顿时迸射出三柄半透明的飞剑。

    “养阵百年,用阵一时!今日,就让我本命杀阵,将你斩杀!”

    “咻!咻!咻!”

    话音刚落,那三柄半透明的飞剑,顿时一化二,二化四。仅仅是眨眼的功夫,严长老身后就有一片剑阵,散发出凛冽的剑气。

    之前魔鬼巨鳄本来是奔跑的,但是它忽然感受到一股危机感,然后立马减速。

    此刻,魔鬼巨鳄迈着沉重的步子,缓慢地向严长老走了过来,在距离严长老两百米的地方停住。

    “轰~轰~轰!”

    魔鬼巨鳄张开了嘴,发出闷雷一样的声响,似乎是在嘲笑严长老只是纸老虎,持久不了多久。

    “孽畜也敢如此嘲笑老夫?今日老夫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做剑阵!”

    严长老冷哼一声,双手掐出一个个指诀。他身后的那些半透明的飞剑,同时飞快地游走起来,很快就组成了一个二十米长的‘长蛇剑阵’。

    这条由飞剑组成的长蛇,不断地吞吐着蛇信,似乎在向魔鬼巨鳄示威一样。

    “呼~”

    随着一道破风声响起,魔鬼巨鳄就朝着严长老扑了过来,那条长蛇立马迎着魔鬼巨鳄迎了过去。两个庞然大物缠斗在一起之后,发出阵阵轰隆巨响,周围的土地和树木亦是被毁坏得不成样子。

    而过了一分钟之后,长蛇终究是后力不足,被魔鬼巨鳄给狠狠地蹂躏着。

    “喀喀喀!”

    魔鬼巨鳄一只前爪摁住长蛇的头部,另一只前爪摁住长蛇的脖子处,然后一口朝着长蛇咬了过去,顿时传出一阵玻璃碎裂的声音。

    “混蛋!”

    长蛇受损,严长老自然也是受到牵连,一张老脸变得更加苍白和显老。

    他疯狂地朝长蛇注入着元气,想要使长蛇能继续战斗下去。但事实却十分的悲惨,长蛇直接被魔鬼巨鳄给一巴掌拍碎了头部。

    “噗~”

    严长老猛地吐出一口黑血,本命杀阵被破掉,几乎要掉了他半条老命,没有上百年的苦修是补不回来的了。

    但是此刻最为关键的问题不是本命杀阵能不能补回来,而是他能不能继续活下去!

    此刻的严长老,战斗力甚至不如一个真气境一重的强者,压根就别想和魔鬼巨鳄继续斗争下去。

    “哼!孽畜!你不是想让我死吗?现在我就死给你看!”

    严长老冷笑一声,然后在魔鬼巨鳄不敢置信的眼神当中,身上散发出紊乱的元气波动。

    “吼!”

    魔鬼巨鳄怒吼了一声,它没想到严长老竟然这么刚烈,宁愿选择自己自爆,也不愿死在它的手上。

    可是,你要自爆死远一点啊!别理我这么近啊!

    魔鬼巨鳄转过身想要逃走,但一心求死的严长老岂会同意,他阴笑一声就要追上去。

    而就在这时,一只手搭在了他的肩上。

    “干嘛呢?干嘛呢?毛都没长齐,自爆个屁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