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从医院里出来的时候,早已将被伤的遍体鳞伤。

    莫云谦追着我跑了出来。

    “我送你回去!”

    他拉着我的手臂,而我则用力地甩开了他的手臂。

    “莫云谦,今天我所遭受的一切,你一早就知道是不是?可是你却眼睁睁地看着我陷入如今这样的境地,你偏偏要让我被伤的如此狼狈,你才开心是不是?”

    此时我的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即便莫云谦为了拿出他的诚意连云顶集团都拱手相让给了陆少帆,可是对于我来说,这一切又与我有什么关系?

    他要做什么那是他自己做的决定,我为什么要为最终的结果买单?

    “是,我承认我一早就知道,你自己想想,你们结婚的时候我没有去阻止吗?可是我算漏了一步,那时候我就已经找到齐媛那个女人了,我想带她去你们的婚礼让你放弃和他结婚的念头,可是陆少帆快了我一步,他提前将齐媛给转移走了,以你那个时候对我的态度,就算我当时告诉你了,你又怎么可能会相信我?”

    是啊,莫云谦说的一点都没有错,如果那个时候他告诉了我真相,我又怎么可能会相信他呢?

    看着莫云谦,我的心一片死灰。

    “我想自己回去,你别跟着我了!”

    对于莫云谦的态度,我现在心里很乱。

    如果说,他告诉我,为了得到我的原谅,他连云顶都让给了陆少帆,说我一点都没有感觉是根本不可能的,可是……

    可是我的心现在根本就无法再做一个决定,我做不到被陆少帆伤成这样,转身又投入莫云谦的怀抱里去!

    一想起陆少帆对我所做的一切,一想起这些日子我以为的完美生活,原来都是假象,我便觉得自己愚蠢。

    我回到了我和陆少帆的那个家,但是我并没有久留,而是开始收拾我的东西准备搬离这个地方。

    王阿姨原本出去买菜了,回来见到我在打包行李,她不解地看着我,“苏小姐,你这是干什么?准备旅游去啊?”

    听到王阿姨这么一问,我的心陡然一酸,眼圈也红了起来。

    “王阿姨,这些日子多谢你的照顾了,这个家我以后就不回来了,或许不久知道会有一个新的女主人搬进来,她是个孕妇,你照顾她的时候格外小心点,陆妈妈很看重她的!”

    许是没有料到我会说这些话,王阿姨急忙拉住了我。

    “苏小姐,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你和陆先生是不是有什么误会啊,你们之前不是好好的吗?”

    被王阿姨一问,我的眼泪当即便掉了下来。

    我看着她努力让自己的脸上保持着笑容,“王阿姨,不是误会,我和少帆要离婚了,别的你就别问那么多了,反正这些日子我挺感谢你的,临走之前,我也没什么好感谢你的……”

    我边说着话,便将前不久陆少帆送我的那枚戒指拿给了王阿姨。

    “这枚戒指是少帆之前送我的,你帮我还给他,如果他不要的话,你就自己收着吧!”

    见我这么说,王阿姨着急了,“苏小姐,这可不行啊,这枚戒指我知道它很贵重,你还是自己收着吧,就算你要还给陆先生,还是亲自还的好!”

    王阿姨硬是又将戒指塞给了我,看着这枚戒指,我的眼泪又开始止不住的往下掉。

    这枚戒指算是陆少帆给我的一个巨大的惊喜,可如今,这个惊喜也成了我抹不去的伤害,因为一想起他对我的好,我就会想起他是如何利用我在莫云谦心里的地位,从而来打垮莫云谦的。

    “苏小姐,你可千万别哭了,你看看,我就是这么一说而已……”

    瞧着王阿姨焦急的模样,我重重地嗅了嗅鼻子。

    “王阿姨,你说的对,毕竟是他的东西,该处置这枚戒指的权利在他那呢!”

    说完我又将戒指收了回去。

    从这个地方离开的时候,我已经打定了主意,以后决不会再回头了。

    再一次搬回我自己的住处时,我带着满身心的伤与痛。

    我不知道自己以后的路要怎么走,虽然我打定了主意,要和陆少帆离婚,可是对于离婚,我几乎都不知道要怎么去处理,应该说我如今的脑袋里一片混乱,就好像什么事情都做不了了。

    我放任自己一个人窝在沙发上,又从家里的酒柜里找出了我以前珍藏的红酒,随后一杯接一杯地喝了起来。

    喝醉了,我就能忘记一切了,喝醉了,我就还是没有烦恼的我。

    可是,我喝了那么多,却怎么都喝不醉,谁说酒可以消愁的,我明明越喝心里越痛的厉害。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躺在沙发上睡着的,半夜的时候,我是被手机铃声吵醒的,彼时我的眼角边上还残留着泪痕。

    我在黑暗里摸索着自己的手机,找到手机后我才看到是我妹苏晓雨打来的电话。

    晓雨半夜打我的电话又是为了什么?直觉告诉我肯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不然她绝对不可能半夜打给我。

    我急急忙忙地接通了电话,便听到了晓雨急哭了的声音。

    “姐……你怎么才接电话啊,妈一个小时前给我打电话说爸前阵子做了肾移植,突然发生了严重的排斥反应,可是妈怎么打你的电话你都不接……”

    晓雨的话还没说完,我便将电话给挂了。

    我爸的身体发生了排斥反应……我不会忘记手术前医生曾说过的话,医生说,发生排斥的反应机率极低,可一旦发生了,那么病人便是必死无疑。

    我一身酒味地从家里冲了出去,来到医院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后了。

    我找到了抢救室,而抢救室的门外,我妈正心急如焚地来回踱着步,一见到我,我妈的眼泪直掉。

    “小冉,你怎么才来啊,你爸他……他是不是快不行了,你爸他……”

    我妈的话还没说完便抱着我泣不成声。

    这一刻,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之前我能依靠陆少帆,好像有他在,没有什么难关是过不去的,可如今,我又要怎么办?我爸是我最亲的人了,可是现在在我最绝望无助的时候,我却彻底的失去了那个依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