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这些话后,莫云谦便倚靠在座椅上微微闭上了眼睛。

    她怎么回事故意的呢?

    三年前,他去普罗旺斯挽回她,他说他后悔了,甚至愿意为她放弃自己所有的尊严,只要她还愿意回到自己的身边,可是他依旧还是没有将她挽回回来。

    后来,他身体不舒服,在普罗旺斯住院,她也没在医院陪着他,而是找了个护工而已,于是莫云谦走了,他觉得,他没必要再继续挽回了,因为不管他怎么做,哪怕是没命了,她也不会再回来了。

    莫云谦回到国内的时候,第一时间便去医院做了检查,后来给他做心脏治疗的医生,袁立新便被他给从医院直接撬走来做他的私人医生了。

    这一晃三年了,莫云谦清楚的知道,她在普罗旺斯一直都生活的很幸福,虽然并不知道她和陆少帆为什么又突然回国定居了,但莫云谦知道的是,她回来的目的,肯定和他莫云谦无关。

    看见莫云谦静了下来,袁立新的神色也渐渐严肃了下来。

    车内的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尴尬,最终是莫云谦忽然打破了尴尬。

    “立新,你也老大不小了,怎么也不赶紧找个对象结婚,家里难道不催吗?”

    忽然听到莫云谦这么问,袁立新微微怔了怔。

    “催啊,家里都催死了,可是感情这东西吧,好像跟我没什么缘分,不过被你这么一说,我觉得我也得赶紧加油找对象才行,不能被你看贬了!”

    闻言,莫云谦好笑道:“你之前不是说Candy不错的吗?大家都知根知底的,Candy的家世清白,本人也很优秀……”

    听到莫云谦这么说,袁立新好笑地摇了摇头。

    “知根知底是好啊,可是这个Candy吧,我就不明白,好好的一个姑娘,整天穿的土里土气的,身材吧也有点小胖,平时话也不多,还胆小,根本不是我的菜啊!”

    突然听到袁立新这么说,莫云谦不由得皱起了眉头道:“袁立新,你搞了半天耍我呢不是?说Candy不错的是你,现在说她胖,说她土的也是你,你这脑子到底想什么呢?”

    闻言,袁立新无奈道:“我那不是故意想看看你的态度嘛,你说你云顶的总裁啊,有多少美女追着你身后跑,你倒好,偏偏要用Candy做你的助理,这助理一当就是三年,我说她好看的时候,你还半点意见都没有!说真的,莫云谦,你这口味怪特别的啊!”

    忽然听到袁立新说的这番话,莫云谦的神色又是一顿。

    是啊,为什么要用Candy这样的女人做助理呢?

    莫云谦忽然回忆起了当初的一些事情,他和那个女人初相识的时候,她穿衣服也很土,身材也有些胖,话也没那么多,而且吧,再见面的时候,她的生活算是一团糟,被未婚夫劈腿了,房子也被人家给占了,想想,当初她的境遇可真够惨的。

    可是后来,莫云谦又怎么会爱上那么一个女人呢?

    就连莫云谦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或许是因为她总是在改变,每一次改变都给了他太多的惊喜,他是亲眼见证着她的变化的,从生理上的解放,多变,再到她为了改变自己的气质形象,那么努力的健身,并且总是理智的与他相处,更甚至她在云顶被前台为难,或者遇到别的事情的时候,表现的善良而又处变不惊,太多的闪光点,都让莫云谦逐渐爱上她,甚至无法自拔。

    如果,当初莫云谦能早一点看清楚自己的感情,那么一切就不会变得那么让他后悔莫及。

    想起那些,莫云谦的心口处觉得有些闷,他摇开了车窗,外面的风刮在脸上,有些冷,但是那些都比不上莫云谦的心冷。

    “立新,你有没有做过什么让你曾经后悔莫及的事情吗?即便是到现在还在后悔着。”

    忽然听到这话,袁立新不由得看了莫云谦一眼,随后笑道:“有啊,我最后悔的就是,三年前离开医院,跑来你这里给你当起了私人医生,要不是你,我在医学上的突破肯定更大!”

    听到这话,莫云谦好笑地摇了摇头。

    “谁问你这个了!算了,瞧你这样,也从来没好好谈过一个对象,我奉劝你,如果以后你遇到了一个你深爱的人,可千万得抓牢了,不要犹豫,更不要伤害她,感情这东西,一旦你错了一次,便可能会成为你终身的遗憾。”

    莫云谦是有感而发,毕竟看见自己深爱的人已经得到了她想要的幸福,莫云谦已经再没有那个勇气去破坏她的幸福了,他想,只要她过得好,那他也再没有什么所求的事情了。

    餐厅里,一下午都没什么人,我倒是空了一下午的时间,将这些日子餐厅的账目给对了出来。

    结果还算是不错,应该说我回国开的这间餐厅,到底还是盈利了不少,不过要是跟法国那家比起来,其实还是欠缺太多了。

    就在我核对账目的末尾的时候,眼前忽然递来了一杯温热的开水。

    我接过水,抬起眼眸笑了笑道:“谢谢!”

    然而说完话,我便懵了,陆少帆他什么时候来的,我竟然都不知道。

    “你……你怎么来了,我们之前不是说了吗,晚上各自回去就好了,万一你来了扑了个空呢?”

    说完这话,我转头瞧了瞧周围,不少餐厅的员工都笑着窃窃私语了起来。

    “看,微冉姐还迷糊着呢,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呀!”

    “人家两口子秀的一手的好恩爱,不行了,我得赶紧找个对象去!”

    听着他们的议论,我没好气道:“你们的活都干完了啊?快点散开!”

    我一说,这些员工自然脸上都带着笑意的散了,而陆少帆则笑看着我道:“来的时候,我给你这柜台打了个电话,你这的员工说你还没走呢,我就过来接你了,放心吧,我没那么傻,不会扑空的!”

    闻言,我笑着将手里的账目给放了起来,随后起身道:“反正该做的事情也做的差不多了,咱们就赶紧回家陪妈还有儿子吃饭吧!”

    说完这话,我便走到陆少帆的跟前,伸手一把拦住了他的手臂,这种感觉叫我感觉到安宁而又幸福,只是脑海里忽然又蹦出来一句话来。

    “你难道从来都没有怀疑过,他也有事情瞒了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