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房里,我和林柏源大眼瞪小眼。

    沉默了许久,然后又各自笑了起来。

    “中午在食堂的时候,是我不对,我不应该那么小心眼,你就跟我开个玩笑而已,我却跟你说了那么些过分的话!”

    其实,林柏源好歹也是一片好心,亲自带我去食堂吃饭,期间也不过只是开个玩笑而已,可是我却跟他发了脾气。

    见我这么说,林柏源也好笑地看着我道:“我本来是来跟你道歉的,结果你到先跟我道歉了,你这样,我还真有些诧异。”

    闻言,我也忍不住好笑了起来,反正今天这件事情,我们俩也都挺尴尬的。

    “所以,我们这就叫做和解了?”

    林柏源又看着我问道。

    当即,我点了点头。

    “和解,和解了!万一不跟你和解,你给我的药里加点儿毒药毒死我怎么办?”

    听我这么开玩笑,林柏源微微挑了挑眉。

    “这倒不失为一个不错的法子。”

    我们边说边笑,忽然我笑得离开,扯动了额头上的疤,下意识地眉头一皱。

    瞧见我神色不对劲,林柏源当即便道:“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闻言,我笑看着他道:“没有,就是笑的厉害了些,可能把伤口给崩开了。”

    见我这么说,林柏源的神色一顿。

    “那你等一下,这伤口崩开了,可能会继续流血,我去拿点东西,一会儿来帮你重新包扎一下。”

    说完这话后,林柏源便走了。

    我有些无奈地耸了耸肩,其实我想告诉他,其实只要喊个护士来做一下就好了,我也没想麻烦他的。

    没多久,林柏源便纱布碘伏还有棉签之类的东西拿了过来。

    他进来的时候,看着我额头上的纱布,当即眉头一皱。

    “的确裂开了,纱布上都渗出血来了!”

    我一听他这么说,当即紧张道:“那会不会有事儿?”

    闻言,林柏源好笑道:“有我在,怕什么!”

    他一边说,一边又叫我在床上坐好,于是他亲手帮我将额头上的纱布给揭了下来,然后小心翼翼的用镊子沾着消毒水涂抹着我额头上的伤口。

    之前他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我处于昏迷状态,这回他给我处理伤口的时候,我忍不住问了起来。

    “这伤口,以后我额头上会留疤的吧?”

    见我这么问,林柏源手上的动作微微一顿,不过很快他便笑了起来。

    “留疤肯定是有的,不过不会很明显,你放心吧,既然是我给你治的,自然会很小心的处理,就算有疤,也只会是个小细纹,基本上看不出来的。”

    听到这话,我当即勾起了唇角。

    “那林医生,我就麻烦你多多照顾了!”

    听我这么说,林柏源淡淡地挑了挑眉。

    “照顾你是应该的,你也算是我妹妹送来的人,况且我对我手下的病人一直都如此!不过既然我们都这么熟了,总是林医生林医生的叫,你不觉得很生疏吗?”

    我一听他这么问,我当即笑道:“在医院我可不敢叫你名字,你想想,你在这里一堆的仰慕者呢,万一人家听见了,背后骂我都不知道骂多少呢!”

    闻言,林柏源好笑地摇了摇头。

    “清者自清,你又不是我手底下的第一个女病人,其实之前我的一些受伤的病人很多事情也是我亲手办的,不少人都成了朋友,那些小护士们都习惯了。”

    我一听这话诧异地看着他。

    “你经常亲手做这些小事?这些不都是护士的职责吗?”

    见我这么问,林柏源笑道:“空闲的时候,我也该亲自上场的啊,不然我这医生就做的有些沽名钓誉了不是吗?”

    他说的倒是不错,不过正因为这样,我反而觉得更轻松了些。

    原来他不是只对我一个人这么做了,这样我也就放心了。

    “好好好,那我以后要是见到你了,直呼其名就是了!”

    闻言,林柏源好笑地点了点头。

    “成!”

    他与我一边说的时候,已经一边将我额头上崩开的伤口给包扎好了。

    “好了,血止住了,伤口也重新包扎好了,不过这会儿你记着了,笑的时候,稍微克制一下下,别又崩开了!”

    忽然听到他这么说,我的神色忍不住一窘。

    真的是,笑一下都能把伤口给笑开了,我也觉得自己很衰。

    “行行行!知道了林医生!”

    见我这么说,林柏源却笑着摇了摇头。

    “又忘记了?”

    当下我忍不住笑道:“是林柏源,林大医生!你就放心吧,我现在就算是笑,也一定会好好克制的!不过我这情况明天能出院吗?我不想在这里逗留太久了,我想回去陪我儿子。”

    忽然听到我这么说,林柏源的神色一怔。

    “对了,之前也听你说,你有儿子了,所以你是已婚人士啊,之前那个跟你视频聊天的就是你丈夫?”

    我一听他这么说,忽然便想起了陆少帆来。

    陆少帆好像真的已经完全从我的世界里消失了一样,没有半点的音讯。

    想到他,我的心不免地沉了沉,不过很快我便抬起头,面上带着一丝淡淡地笑意看着林柏源。

    “其实,我跟我前夫已经离婚了,跟我视频聊天的那个,不出意外,应该会成为我的男朋友。”

    见我这么说,林柏源的面色一僵,很快他便道:“林晨也没有跟我说起过你的事情,只是你看起来,不像是会选择离婚的女人。”

    听他这么一说,我笑着摇了摇头。

    其实我跟陆少帆之间,我也不曾一次的动过离婚的念头,只是一直都不曾下定决心罢了。

    后来,若不是陆少帆主动提出要跟我离婚,或许我也根本就没有那个勇气,真的跟他将婚离了。

    想到那些,我重重的吸了一口气。

    “怎么说呢?其实我跟我前夫的关系一直都很好,他是个很好很好的丈夫,但是正如你之前说的那样,其实感情也很重要,我和他在外人眼里是一对幸福的夫妻,我们自己当初也这么认为,可一旦有些事情接踵而至的时候,有些无法解决的矛盾也就显形了,都最后我和他只有用离婚来收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