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听到思瀚能过去陪他住,温远明当然乐意了。

    “真的啊,你真乐意让思瀚来陪我这个老头子住啊?”

    我看着温远明无奈的叹了口气。

    “那能怎么办?你家里的找的阿姨都怕你,你自己又不爱惜身体,我又不能整天看着你,倒是琴姨,她虽然以前是我们家保姆,但是现在是我们家长辈,也就是说她跟你的关系是平辈的,你要是敢欺负琴姨,我就立马让琴姨带着思瀚搬走,再不回你那住去!”

    我说的是实话。

    其实这件事情我也想过很多了。

    温远明说到底是我爸,他本来一条腿就有点毛病,拄着拐棍有十来年了,这会儿人年纪越大,身体就越不好了。

    我在这个世上亲人不多了,看着他渐渐老去,我心里也十分难受。

    “不欺负她,只要你答应让思瀚搬去跟我住,我一定不会欺负你琴姨的。”

    温远明这会儿的心情可好了。

    不过他又看了看我道:“微冉啊,你看,你既然都愿意让你们家琴姨和思瀚搬去我那儿住了,那你自己呢?”

    听到这话,我冲着他无奈的撇了撇嘴。

    “我们家离我的餐厅近些,我平时经常会去餐厅看看,要是回来的迟,我就住我家,要是早的话,我就去你那住,谁叫你住那大别墅,地方还选的那么偏僻,我要是一块搬过去,那也太不方便了。”

    见我这么说,温远明已经够满足的了。

    “行行行,只要你肯常常回来住,爸就没什么可奢求的了。”

    瞧见温远明这副笑嘻嘻的模样,我无奈的撇了撇嘴。

    “还有,思瀚搬去你那的话,平时上学其实也没那么方便了,你得给他配辆车和司机,琴姨平时都是带思瀚坐公交去上学的,琴姨她也不会开车。”

    闻言,温远明乐了。

    “这个好办,反正我每天早上也要去绵城这边的分公司工作,去公司的时候,稍微绕一小段路,把思瀚送去幼儿园去,这件事情,你就别操心了。”

    听着他这么说,我淡淡的挑了挑眉。

    “反正随你安排吧,不过还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说你!”

    我这么说着说着,就和温远明用教训的口吻说起话来了。

    这会儿,林柏源还在一旁看着,他好笑的勾了勾唇角,温远明瞥了瞥一旁的林柏源,随后脸色红红的,又尴尬看了我一眼。

    “那个……微冉啊,你看,人家林医生也在呢,你们不是朋友嘛,不如你们出去说说话,爸这里已经没事了。”

    我听到这话,当即没好气道:“爸,你别给我转移话题了,你说说你,都来住院了,还忙着公司的事情,你就不能稍微休息休息,非这么跟自己的身体过不去吗?”

    见我这么问,温远明尴尬地咳嗽了一声。

    “哎呀,微冉啊,这公司的事情太多了,爸要是不盯着,迟早会出事的,而且这么多年我一个人都过来了,本来想让小雅能留在我身边帮我打理公司的事物的,可是她倒好,一心还是扑到了她的冒险上去了,后来呢,我也想让你过来帮我,可你又不乐意,思瀚也还小,更帮不了我,所以啊,有些事情,爸即便是生病了,也没办法啊,公司那么多员工等着我的决策,我可不能懈怠了。”

    温远明说的这番话,不时的触动着我的心。

    是啊,他虽然表面风光,可是他这么一把年纪了,真的只有他一个人在拼。

    身为他的子女,我与温雅,都没有在他的身边帮着他。

    气氛忽然变得有些安静了下来。

    我心知,温远明他聪明的很呢,借着这会儿跟我说这些话,明里暗里的都在告诉我,他希望我能去他身边帮他去。

    见我们不说话了,一旁的林柏源适时开口道:“这都中午了,温叔叔还没吃饭呢吧。”

    闻言,温远明当即看着林柏源笑了起来。

    “是啊,林医生不说,我差点都把午饭这事给忘了。”

    于是,林柏源看着我笑了起来。

    “走吧微冉,我陪你一块去给温叔叔买个午饭。”

    我冲着他淡淡的笑了笑,“好。”

    我扭头看了一眼温远明。

    “你也别太累着自己了,我出去给你买午饭去。”

    温远明冲着我急忙跟赶瘟神一样赶我。

    “快去吧,快去吧,不过也不用太着急了,你陪着林医生在外面吃过饭了,再买点过来给我吃就行了。”

    我轻轻“嗯”了一声,便和林柏源一起出去了。

    然而,我们刚从医院出来,我的手机响了。

    我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了温远明的声音。

    “我忽然想吃家里做的饭了,微冉啊,你就不用给我买了,我已经打过电话去家里了,一会儿家里的阿姨会给我送来的。”

    这个人,故意的吧……

    我不是感觉不到,在莫云谦和林柏源之间,温远明更偏向于林柏源。

    可是他不知道的是,我和林柏源真的只是朋友关系而已。

    “好,我知道了。”

    挂了电话,无奈的冲着林柏源撇了撇嘴。

    “我们自己去吃饭吧,我爸他让他家里的阿姨给他送了。”

    说完,我们便在附近找了家餐厅。

    吃饭的时候,林柏源忽然看着我问道:“你爸刚刚说的话,其实不无道理,他的身体状况不太好,身边也没有个信任的人帮忙,恐怕以后他住院的次数会越来越多的。”

    忽然听到林柏源这么说,我吃饭的动作微微一僵。

    我抬起头看了一眼林柏源,“所以你也认为,我应该去他身边帮他一起打理公司的事情吗?”

    闻言,林柏源淡淡的挑了挑眉。

    “微冉,你是他的亲生女儿,而且你自己名下也开了两家餐厅了,这足以证明,你在经营生意这块,天赋还是不错的。”

    听到林柏源这么说的时候,我却好笑的摇了摇头。

    “我的餐厅跟飞天集团是不能比的,我要是真去帮他,说不定只会将事情给搞砸了。”

    见我这不自信,林柏源却笑了起来。

    “微冉,你也不要太妄自菲薄了,餐厅小,公司大,可不管怎么说,都是经营生意,如果你连试都不试一下,又怎么会觉得,你真的会将公司的事情给搞砸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