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怎么会缠着他呢?

    如果真的要缠着他的话,回来的这些日子,我就不会一直躲着他了。

    林柏源忽然重重地叹了口气。

    “微冉,我真的希望,这是你最后一次再对他恋恋不舍。”

    林柏源以往不会提醒我这些话的,但是这一次他说的一点也没有错。

    的确,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次对他恋恋不舍,因为他结婚了,有孩子了,而我如果再缠着他不放,就是一个无知贪婪的第三者。

    可是,明明我的心里难受到了极点。

    “我知道。”

    我答应了林柏源。

    见我这么说,林柏源忽然将我拥在了怀里。

    “以后,不管发生什么,不管你有多难过,我都希望你能告诉我,就算我帮不到你什么,起码作为朋友,我也希望自己能帮你分担一些什么!”

    我轻轻地笑了笑,“我会的。”

    可是我又怎么可能真的将我的痛苦告诉林柏源?既然是朋友,我更不愿意让他陪我一起难过。

    林柏源松开了我,忽而笑了起来。

    “好了,既然是你最后一次留恋他,我怎么能妨碍到你呢?”

    我没想到林柏源会这么说,他只是笑着跟我告别,然后离开。

    酒店的房间里,此刻只剩下了我和莫云谦两个人。

    我就坐在一旁静静地看着他,忽而听见睡梦中的他道:“水……”

    喝那么多的酒,的确容易口渴。

    我去倒了杯水来,扶着他喝了几口。

    莫云谦的状态一直都是迷迷糊糊的,他又睁开了眼睛看了看我。

    “微冉,真好,你还没走!”

    他像个孩子一样与我说着话。

    我还没来得及做任何的反应,忽然他伸手一个用力,便将我拉上了床。

    “莫云谦,你干什么!”

    我下意识地呵斥了他一声,可是他却高兴地低下了头吻住了我的唇。

    我心里很清楚,我和他不应该这样的,我也不能这样,可是我越是挣扎用力,他便越是用力地禁锢着我的身体。

    “微冉,我想你,我好想你!”

    他的口中一直在说着想我的话,而因为他的这番话,我的心软的一塌糊涂。

    我投降了,我妥协了,我放弃了挣扎,任由他对我为所欲为。

    我知道不可以,可是我还是做了这件让我难以启齿的事情。

    酒醉后的莫云谦,带着猛烈的冲动,他在我的身体里,肆意的驰骋,一次次将我的心揉碎,却还是叫我对他如此牵挂。

    两年来,我好像早已经忘记了这种愉悦的感觉,这是莫云谦可以带给我的愉悦。

    我紧紧地抱着他的身体,感受着他的疯狂,我写卸下了所有的防备,将我的一切完完全全的交付给了他。

    我想,这真的是我们的最后一次了。

    结束后,莫云谦又一次睡着了。

    难以想象,他今天晚上究竟喝了多少酒才会醉成这个样子。

    半夜里,我匆匆忙忙地从酒店出来,刚巧有个女人匆忙而来,与我迎面相撞。

    “抱歉,抱歉!”

    她撞到了我,并且急忙跟我道歉。

    我心虚地低着头,“没关系!”

    说着我便要离开,可是这个女人却忽然喊住了我。

    “苏微冉!”

    是的,她喊出来我的名字。

    我不可思议地站直了身体,幸好此时此刻我还带着墨镜。

    我转过头朝着她看了过去,面前的这个女人,不就是那次我在莫云谦的别墅门口看见的那个女人吗?

    她……就是莫云谦现在的妻子吗?

    “你是……苏微冉吗?”

    她有些不确定地又问了一遍。

    原来她知道我,应该是莫云谦告诉她的吧。

    不过我却没有承认。

    “不好意思这位小姐,你认错人了!”

    说完这话,我转过身去,匆匆忙忙地便离开了。

    她应该是来找莫云谦的吧?

    我离开后,便急忙开车回了家,而酒店里,楚欣岚下午退烧后,就回了家,只是晚上有朋友告诉她,在酒吧看见了莫云谦在跟人喝酒,之后又来了个女的将他带去了酒店,楚欣岚才不放心急急忙忙地赶了过来。

    关于楚欣岚和莫云谦的关系,整个绵城的商业界认识他们的人都觉得他们是夫妻,当然他们也从未对此事做过任何的解释。

    所以依靠这层关系,楚欣岚,轻易地便打开了莫云谦所在的房间的门。

    此时,莫云谦正躺在床上熟睡着,楚欣岚走过去,看了看,当即神色一僵。

    是的,她看见了莫云谦的身上有一些痕迹,很明显应该是发生过一些事的痕迹。

    此时此刻,楚欣岚的心里涌出了一丝嫉妒,如果真的是莫云谦跟别的女人发生了什么,那么就将错就错吧!

    楚欣岚褪去了身上的衣裳,躺进了被窝里,靠在了莫云谦的身旁,她很希望,他们之间可以再发生点什么,可是莫云谦是真的累了,一点儿都没有醒来的痕迹。

    直到一早,莫云谦如往常一般按时醒来,只是他还一直回味着那个梦。

    梦里,他见到了自己思念许久的人,他们还在一起发生了那样的关系。

    可是……

    他忽然觉得有哪里不对劲。

    当他看清楚身旁的这个女人时,莫云谦浑身上下都散发着冷气,他跟楚欣岚?怎么可能?

    楚欣岚也觉得情况有些不大对劲,她故作刚睡醒的模样,睁开了眼睛。

    “云谦……”

    她的脸上带着羞涩的笑容,可是这样的笑容却忽然叫莫云谦感到厌恶不已。

    “谁准你爬上我的床的?”

    莫云谦冷声问道。

    问完这话,他也已经开始穿起了衣服,丝毫都不在意楚欣岚的感受。

    楚欣岚的神色骤然一僵,“云谦……明明是你,对我那样做的,我有反抗的,可是我反抗不了你!”

    听闻这番话,莫云谦却冷笑了起来。

    “怪不得我觉得你最近一直怪怪的,所以这就是你想要的?楚欣岚,你爱上我了吗?”

    莫云谦问出这番话的时候,毫无任何感情。

    楚欣岚不敢相信地看着莫云谦。

    “云谦……你难道感觉不到吗?两年了,这两年来,是你一直在照顾我和可可,我也说过只有我才是最了解你的人,我以为,你会明白我的!而且你不是说过吗,我和可可是你的责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