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云谦的话成功的让我打消了走法律程序这个选择。

    我没有十足的把握能赢,而且我输的机率太大,如果我跟他真的走到完全撕破脸皮的这个地步的话,那么我可能真的会永远的失去思瀚的监护权。

    我沉默了下来,满心的焦躁,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见我不开口,莫云谦淡淡地挑了挑眉。

    “怎么样,要不要考虑考虑跟我做这笔交易?”

    我紧紧地盯着莫云谦的双眼,想要拒绝,可是却又无法把话说出口。

    见我这般为难的模样,莫云谦淡淡地勾了勾唇角。

    “还是说,你还是打算要走法律程序了?”

    他在逼我做选择。

    我紧紧地抿了抿双唇,心里十分的矛盾。

    “莫云谦,你真的非要与我走到这一步,你才满意吗?”

    我只是想跟他安安静静的结束我们之间的关系,可是他却根本不想让我好过。

    莫云谦的双眸里泛着冰冷的光,只是他的脸上却一直含着笑意。

    他伸出手,想要触摸我的脸,而我则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他笑着对着我的脸颊,隔空划了那么一下,继而开口道:“不是我非要与你走到这一步,这一步是你自己选的!”

    他说的这番话,叫我有些不解,可是我如今却也没有那个心情与他做这不相干的争辩。

    我满心只希望,他能将思瀚的监护权还给我,可是他却一次次为难我而已。

    “所以这次是真的没得谈了?”

    我看着他问了一句。

    莫云谦轻轻地点了点头。

    “没得谈!”

    他的语气淡淡的,但是我却能听出他言语间的笃定。

    我轻轻地点了点头。

    既然没得谈,而我目前又想不到其他的办法。

    于是我便看着莫云谦道:“给我一点考虑的时间,我暂时还没有办法接受!”

    见我这么说,莫云谦笑了。

    “苏微冉,考虑的时间可以有,但是你得答应我一个条件。”

    又是条件?

    我的眉头紧紧一皱,“莫云谦,你别得寸进尺了!”

    却见他好笑道:“我有什么可得寸进尺的?我只是想告诉你,今天晚上你的时间……”

    他话说一半便走到了我的面前,顺势将我揽入了怀中。

    “今天晚上你的时间只能是我的!”

    我正要反抗,他却笑道:“别乱动,不然我可要重新考虑一下我们的交易条件了。”

    最终,我只得顺从了下来。

    莫云谦揽着我从房间里走了出来,而我们刚出来,便看见林柏源就等在门口,当然门口处,还守着莫云谦的人。

    “微冉,你没事吗?”

    他关心地看着我问道。

    我朝着他扯了一个苍白的笑容,“我没事。”

    只是刚说完,莫云谦又紧紧地将我往他的怀里揽了揽。

    “林柏源,今天晚上没有你的事了!”

    听闻这话,林柏源的神色骤然一僵。

    我抱歉地看着林柏源,“柏源,对不起,我……我……”

    见我为难的模样,林柏源的神色骤然一暗!

    这好象是头一回,我从他的脸上看到这样的神色。

    “所以我现在是多余的了?”

    他反问了我这么一句,而我的身体一直都被莫云谦给禁锢着。

    “柏源,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的!”

    我想要解释,可是莫云谦却嘲讽地笑了起来。

    “林柏源,你什么时候不是多余的了?”

    莫云谦反问了这么一句后,拉着我便走了。

    我想要转头跟林柏源解释几句,莫云谦却靠在我的耳边冷声道:“别忘了,你今天晚上的时间是我的!”

    莫云谦一边说着,一把将我往酒会的现场带了过去,这期间,我无从辩驳。

    就会现场门口,莫云谦倒是松开了我。

    “你现在可以挽着我的手臂了!”

    我真担心他会半点面子都不给我,即便是当着外人的面,也要与我表现的十分亲密,幸而他没有那么做。

    我伸手不情愿地挽住了他的手臂,他的嘴角边划过一丝冰冷的笑意。

    “别一副不情不愿的模样!”

    他的声音冷冷的,刺的我的心口微微颤抖了一番。

    我艰难地勾起了唇角,脸上洋溢着一抹笑容来,原本我是个生面孔,来参加这次的酒会,并没有多少人认识我。

    可是,当我挽着莫云谦进场的时候,不少人都注意到了我,并且走了过来与我打起了招呼。

    “怎么也没多久,莫总的女伴就又换了一位更加漂亮的小姐了吗?”

    听闻这话,我看着来人笑了笑,并且朝着他伸出了手。

    “你好,我是飞天集团的总经理,苏微冉!”

    忽而听我介绍我了身份之后,面前的人当即客气地笑道:“早就听闻飞天几天新上任了一位总经理,没想到竟然是这么漂亮的一位小姐!你好你好!”

    那人一边说,一边在后面又跟着作了一番自我介绍,全程莫云谦都没有说半个字,只是一直保持着笑容而已。

    待那人走了之后,莫云谦又笑着带着我在酒会场里走了一圈,话也不多。

    但是,我不得不承认,因为有他的关系,我在这场酒会里,被大多数人打了招呼,也算是真正的混了个脸熟。

    我忽然意识到,莫云谦他竟然是在帮我。

    忽而,华尔兹的音乐声想起,众人开始跳起了优雅的华尔兹。

    莫云谦握着我的手,揽着我的腰,放在我脸上的目光,一刻都不曾移开过。

    “你刚刚为什么要帮我?”

    我忍不住问起了他。

    他轻轻地勾了勾唇角,继而笑道:“你莫不是忘记了,做我莫云谦的情人,是有什么样的待遇了?”

    忽闻这话,我自然便想了起来。

    的确,做他的情人,即便是没有爱,他也会全程维护你,帮助你,正如当初我与他刚认识时所做的交易那般,他那会儿对我真的是有求必应,甚至做到了异常贴心的程度。

    原来,他这么做,只是把我当成了他交易的成果,而我刚刚竟然还在期待他会回答一些其他的话。

    “莫云谦,你应该知道,我还没有答应跟你做这笔交易呢!”

    他倒是无所谓的笑了笑。

    “那有什么关系,不过只是早晚的事而已!”

    听到他这般说,我的神色骤然一僵。

    可他拉着我的手便是一个快速的舞步。

    “你分心了!”

    他淡地笑道,而我则不甘心地看着他开口道:“你就这么自信,认为我一定会跟你做这笔交易?”

    他也没有回答我,只是笑。

    只是,他的笑容却是如此的猖狂,仿佛所有的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见他不说话,我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只是音乐声渐弱,一曲华尔兹终了,他依旧不舍得松开我的手,在我还不曾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竟将我的手拉到了他的唇边,紧接着他低下头便亲吻了一下我的手背。

    “好香!”

    他轻声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