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在伯尼尔的这两年,我看得出来,温雅一门心思就在自己潇洒的生活和照顾思瀚的事情上。

    思瀚就是我们一家人的宝贝,所有人都宠着他,但是思瀚越长大,性子越高傲,他倒是没有被宠成个蛮不讲理的小子,反倒是被宠成了个性子高冷的小孩子。

    一般的小孩,思瀚压根就不乐意跟人家玩,他的小伙伴都是学校出了名的天才!

    不难想象,什么圈子,造就什么人物。

    思瀚几乎就没什么好让我们操心的。

    “行,要是我也嫁不出去,咱们姐妹俩就好好培养思瀚,我儿子带你分一半!”

    我们说着说着就笑了。

    不过温雅忽然问道:“你真的是想出去走走,不是骗我们吧?”

    忽闻这话,我的神色微微怔了怔,紧接着我笑道:“当然不是啦!我连去泰国的旅行社都联系过了。”

    我一边说,一边把我的手机拿了出来,将我和旅行社的聊天记录拿在了温雅的眼前晃了晃。

    当然了,做戏要做全套,从我决定不让他们知道我回国的那天起,我便将所有的借口都安排好了。

    果然,在看完了我和旅行社员工的对话记录后,温雅这才完全相信了我。

    “既然决定出去玩了,那就好好玩,放开了玩!不过姐,你每去一个国家都要给我寄一张明信片,好让我们知道你的安全!”

    听到这话,我嫌弃地皱了皱眉头。

    “我是去旅游,又不是去打仗,况且我会带手机的号码?想要知道我平不平安,手机联系就好了啊!”

    然而,温雅却笑道:“我就是想收集各个国家的明信片不行啊?”

    其实明信片的事情没那么难,大不了就多花点钱,找人帮忙寄就行了。

    当下我便答应了下来。

    “好,我答应你就是了。”

    从温雅的房间出来后,我便回到了自己的房间收衣服去了。

    我收着衣服的时候,琴姨忽然进了来。

    “我来帮你收拾吧。”琴姨笑道。

    见琴姨来了,我笑道:“不用的琴姨,我也没打算带多少东西,我这都收拾的差不多了。”

    虽然我这么说,但是琴姨已经帮我开始叠衣服了。

    我总觉得琴姨好像有什么话想跟我说,当下我停下了动作道:“琴姨,你是不是还有什么话要说?”

    忽然听到我问起,琴姨的动作微微一顿,紧接着她又笑了起来。

    “其实是你爸想跟你说的,当然我也有这个意思。”

    果然,她是真的有话要跟我说,而且是我爸的意思,当即我坏坏地笑了笑。

    “我知道了,是不是你们两个打算结婚了?”

    听我这么说,琴姨的脸色一红。

    “瞎说什么呢?我跟你爸都一把年纪的人了,结什么婚?”

    其实这两年多来我看得出来,琴姨和我爸的感情很深,我爸的脾气平时很暴躁,但是他再暴躁,只要琴姨一句话,他就立马能熄火。

    移民到了伯尼尔后,我们家只请了打扫卫生的保姆,家里的饭菜,开销都是琴姨在负责,并且她真的是事事为我们这个家考虑,即便她跟我们没有任何血缘关系,但是我和温雅早就接受了她,把她当成了我们的长辈。

    我好笑地看着琴姨道:“琴姨,您脸红了哦?”

    我这么一说,琴姨不好意思地别过了头去。

    “你啊,这两年多来真是开朗了很多了,连我和你爸的玩笑都能这么开了!”

    忽然听到这话,我的神色微微一怔。

    琴姨这话的意思是,难道我以前不开朗吗?

    那我以前究竟是什么样子的呢?

    然而,我对自己以前的事情全都不记得了,甚至思瀚的亲生父亲是谁我都想不起来。

    我能为一个男人生下孩子,想必我曾经很爱那个男人的,只不过我的家人却告诉我,思瀚的爸爸是个穷鬼,跟我在一起,只是为了骗我心甘情愿地帮他花钱,后来我已经怀孕了,而且快要生的时候,我发现他拿着我的钱在外面养了小三,所以我才彻底死心,跟那个男的分了手。

    说实话,他们刚开始跟我说思瀚的父亲是这样的一个人时,我是不相信的,可是后来他们说的多了,我也就信了,重要的是,连思瀚自己都说,他那个亲生父亲不是什么好人,让我永远都不要去想那个人。

    所以我才更加的坚信,我以前是遇人不淑,被个渣男给骗了。

    “琴姨,我以前是个什么样的人?”

    就算不去打听思瀚的亲生父亲是什么样子的,我对我自己以前的事情还是很好奇的。

    听我这么问,琴姨的神色微微一顿,继而她又笑了起来。

    她伸手握了握我的手,轻声笑道:“你一直就是个善良的人,而且你的工作能力很强,要不是因为身体不好的缘故,你爸可不想白白浪费了你这个经商的人才!”

    我一听这话,当即就笑了。

    原来我还是个经商的人才啊,那我要是开个餐厅的话,那我肯定能把生意做得很红火的了。

    “琴姨,我以前真那么优秀啊?”

    见我问起,琴姨点了点头。

    “嗯!你一直就是个很优秀的人!不过啊,琴姨更喜欢你现在这么开朗的样子!”

    是吗?我现在这个样子,他们才更加放心吗?

    因为我心里有自己的一些小九九,所以我也没在这个话题上和琴姨多说下去。

    当下我便转移了话题。

    “琴姨,你刚刚不是有话要跟我说的吗?”

    忽然听到我这么问,琴姨的双唇微微抿了抿,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怎么了琴姨?”

    我下意识地蹙了蹙眉头。

    琴姨重重的吸了口气,紧接着便道:“你想出去走走,还想找对象了,我们都很高兴,但是小然,在琴姨的心里,你和我自己的孩子没有什么区别,所以琴姨还是想跟你说一句,不要回国!”

    忽闻这话,我的心微微一紧。

    “为什么不能回国?这两年多,你们都对我在国内的事情讳莫如深,我真的很好奇!”

    见我这么说,琴姨神色复杂地看着我道:“我们只是不希望你再回去受到伤害,毕竟,那时候思瀚的亲生父亲和你……”

    琴姨的话还没说完,我便打断了她。

    “好啦琴姨,你们不就怕我回国又跟那个渣男遇上吗?放心吧,我不回国就是了!”

    琴姨一听我这么说,当即便一副松了口气的样子。

    “嗯,不回国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