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小区虽然不算差,但是与宁诗然所居住的豪华社区依旧是没有什么可比性,其实叶文倒是觉得,以楚晴的薪资,应该不会只能住的起这样的中端社区才对。

    把车子开进小区,按照宁诗然发来的地址,叶文找到了八号楼,按响了303的门铃。

    门铃声响了一会儿后,被接听了,但是里面只有阵阵的电流声,并没有说话的声音。

    “楚晴?是你吗?”叶文感觉有些不对劲,忙皱眉问道。

    依旧是电流的声音,但是很快,那门铃就被挂断了。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屋子里面是有人的,而且不是楚晴!叶文担心楚晴会出事,他回去也不好交差,便是看四周无人,凌空跃起,直接来到了三楼的窗边。

    根据叶文的观察,这个小区一层共有三个住户,而楚晴家里的03室,则应该是最右边的一家住户,而三层的三个住户当中,也只有楚晴的家里,拉着窗帘!

    在窗户里面,有男人交谈的声音,但是却并没有楚晴的声音传出,叶文不敢耽误,直接一拳打在了窗户的玻璃上面!

    “啪!”

    整个一扇窗户的玻璃都已经粉碎,而叶文也是直接跳了进去,这个房间,应该就是楚晴的卧室,叶文看见,楚晴的房间里面很凌乱,就连被子也没有叠上,而楚晴并不是一个脏乱的人,这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楚晴根本就来不及收拾,或者是没有机会收拾!

    叶文打开了楚晴卧室房间的门,外面就是楚晴家里的客厅,但是在客厅当中,叶文却是看见几乎只有在电影当中才会出现的一幕!

    客厅的正中间位置,摆放着一个木头凳子,而楚晴则是衣衫不整地被捆绑在凳子上面,嘴上也是贴着胶布,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却不能说话,而在楚晴的身边,站着五六个身材魁梧的壮汉,一脸不解地盯着叶文。

    刚刚他们本来在考虑着摁门铃的会不会是警察,又听见里面有玻璃破碎的声音,就有些疑惑,可是很快,他们就看见了屋子里面走出了一个男人,而之前他们已经确认过,楚晴的房子里面,并没有其他的人!

    他们不知道叶文是从何而来,立刻提高了警惕,其中为首一人问道:“你是谁!”

    叶文并不知道楚晴的家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看起来,这些人虽然把楚晴给捆绑起来,但是似乎还并没有对楚晴做出什么不好的事情。

    不过看着楚晴反抗的样子,叶文也知道这些人定然是不速之客,便反问道:“我还想问,你们是谁呢?”

    “我们是谁跟你有什么关系!给我拿下!”那人也看出叶文来者不善,也并不愿意跟叶文多废话,但是既然他已经来了,那就别想出去了!

    他身后的四个人一起冲向了叶文,叶文倒是没有想到这些人动手竟然这么果断,三句话都没有说上,竟然就直接动了手,不过就这些人的身手,实在是有些寒碜,就这么冲出来,没有任何的章法,也就是凭借着一身力气,能震慑住一些人,但是对叶文来说,倒是起不到任何的威胁。

    轻描淡写的两脚过后,这些人竟然全部都倒在了地上,疼得满地打滚,而他们的大哥,一开始与叶文对话的人,此刻也是吓得不轻。

    他此刻的头上已经满是汗珠,刚刚的一瞬间,他根本就没有看见叶文是怎么出的手,他的那些手下竟然就全部倒地了,而叶文看上去瘦弱不堪,怎么看也不想是有这样身手的人!

    看着瘫软在地上的那些酒囊饭袋,叶文着实有些无语,绑架明明是一件很有水平的事情,可是为什么就非要找一些这么没有水平的人来做呢?

    叶文缓缓走向了那个男人,而后者则是不断后退着,虽然在这些人里面他是老大,但是他的实力却也并不比那些人强多少,那自然就不会是叶文的对手。

    叶文看见他的样子,实在是有些哭笑不得,怎么这个人的胆子,竟然会小成这个样子呢?

    看着一旁被绑的严严实实的楚晴,叶文笑了笑,也没有急着解开她,这个女人实在是太过于孤傲,让她吃点苦头也好。

    转过头去,叶文便对那人说道:“告诉我,为什么要绑架她!”

    “她欠我们的钱!没有及时还上!”虽然有点害怕,但是他并不理亏,所以也是壮着胆子说道。

    “欠你们的钱?”叶文皱了皱眉,楚晴是什么样的身家,就算是叶文不知道大概,但是也能够猜出一二,再加上楚晴和宁诗然私下的关系很好,按理来说,她应该是不可能会欠债才对,所以叶文的第一反应,就是那个人才情急之下想到的托词,可是看起来他又不像是在撒谎。

    “不是她欠我们钱,是她的老子欠我们钱!”那个男人强调道。

    “哦?”

    叶文没有想到这些人竟然还坚决落实了父债子还的方针政策。

    “欠你们多少钱啊?”叶文继续问道,他不明白楚晴的父亲要欠下怎样的债务,才能让楚晴都偿还不起,而能够造成这样债务的原因,除了赌博和吸毒之外叶文想不到第三种。

    “三千六百七十五万!”那人说道。

    “多少?”叶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不信你自己看!”那人从包里拿出了一份合同递给了叶文,然后就缩了回去,生怕叶文会揍他。

    “我们只是来要债而已,但是我们找不到她老子,只能是把这个女人绑起来,逼她老子还钱!”那人继续补充道。

    叶文看着那份合同,他发现,这竟然是一份高利贷合同,借款的公司,叫做:南天借贷公司,下面还有着这个公司的公章,另外,还有着借款人,上面写着:楚河宽,叶文知道,这个应该就是楚晴的父亲,下面借款的数额上面写着一百万元整。

    叶文有些惊讶,就算是高利贷,想要从一百万翻倍翻到三千多万,似乎也并不是一朝一夕能够做到的,而最下方的签.约时间也证实了叶文的猜测,这合同的签.约时间截止到今天,已经是过了三年多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