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个时候,房门突然打开了,叶文连忙把手中的照片收了起来,故作无事的模样,回到了床上。

    许馨宁打着哈切走了进来,看样子是有些困了,虽然许馨宁学习很好,但是高考临近,许馨宁也不能不紧张,总是觉得自己准备的还不够全面,所以这段时间的学习,也就更加刻苦了许多,回来以后,都是倒在床上就睡着的。

    许馨宁走过来直接倒在了叶文的身边,呢.喃道:“哥哥,你今天怎么又没有回来吃晚饭呀!嫂子都要担心死了,一天晚上问我十好几遍你什么时候回来!”

    “哥这不是有事吗?你快睡吧!明天是周末,手机就不用定时了,好好睡到自然醒吧!”叶文轻轻揉了揉许馨宁的小脑袋,宠溺地说道,自从许馨宁来了以后,叶文就对于星期重视了许多,现在许馨宁的学习紧张,赶上她放假的时候,叶文也想能够让她好好地休息休息。

    “嗯嗯!”

    许馨宁点了点头,然后就把被子拽到了自己那一边,身体蜷缩成了一团,准备睡觉。

    在确认许馨宁睡着了以后,叶文走出了房间,他注意到,书房的灯竟然还亮着,现在已经超过了十二点,叶文没有想到,宁诗然竟然还没有睡觉。

    叶文蹑手蹑脚地走到了书房门前,轻轻地推开了门,没有弄出一点的声音,他走了进去,看见宁诗然现在正坐在办公桌前,手中对着一枚发光发亮的东西出神,丝毫没有注意到叶文的到来。

    叶文一眼便认出,那是他在跟宁诗然“求婚”的那天,送给宁诗然的钻戒,在那之前,这枚钻戒一直都是叶文最心爱之物,因为这是他给一个女人的承诺,一生一世的承诺,只不过这个承诺,是再也没有办法践行了,所以,叶文也就把这枚钻戒送给了宁诗然,留着,也是痛苦的根源罢了。

    只是叶文没有想到宁诗然竟然会在这个时候独自一人拿出这枚钻戒观看,这代表着什么呢?叶文也不知道,纵然他能够感知世间万物,却无法看透一个女人的内心。

    “诗然,看什么呢?”叶文微笑说道,他的声音很轻,生怕打扰到宁诗然。

    虽然叶文的声音很轻,但还是把宁诗然给吓了一跳,慌乱之中,宁诗然想要把戒指收起来,但是手轻轻一抖,戒指竟然掉在了地上,滚落到一旁。

    一时间。宁诗然不禁有些手足无措,她没有想到叶文会进来,而且根本就没有任何的声音,宁诗然知道叶文一定看见了她刚刚摆弄戒指的模样,现在是解释也解释不清楚了。

    其实平时的时候,在许馨宁睡觉了以后,宁诗然也会偶尔拿出这枚戒指放在手中把玩,宁诗然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就好像是下意识的行为,可是谁知道今天叶文竟然会进来撞了个正着呢?

    “我…”宁诗然想解释,但是却什么也说不出来,只是俏脸涨得通红,恨不得马上就找个地方钻进去。

    叶文笑着走到了宁诗然的身边,蹲下身,把那枚戒指捡起来,放在手里擦拭了一下,然后单膝跪地,拿着那枚戒指说道:“诗然,给你!”

    现在,叶文单膝跪在宁诗然的面前,这个姿势,很像是求婚的样子,宁诗然也不知道应不应该去接叶文手中的戒指,若是现在接了,就好像是答应了叶文的求婚一样,可是不接,又觉得有些不妥,毕竟叶文是帮她捡起了东西。

    由于了一下,宁诗然还是硬着头皮伸出手,对叶文说道:“给我吧!”

    叶文见状,直接不由分说地拉过了宁诗然的手,不顾宁诗然的反抗,轻轻地把戒指戴在了她雪白纤细的玉手之上。

    可是,叶文万万没有想到,这枚戒指,戴在宁诗然的手上,竟然会那样吻合,就好像这个尺寸,就是给宁诗然量身定做的一样!

    宁诗然也同样很惊讶,她的手指很纤细,所以所能够佩戴的戒指尺寸自然就要小一些,她能够带上的戒指,大多数的女孩儿都是带不上的,但是叶文的这枚戒指,却是那样的合适,完全没有任何拥挤之感,也没有任何的松动之感,完全吻合!

    平日里的时候,宁诗然虽然也喜欢把玩这枚戒指,但是她却从来没有真正带上去尝试过,她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一直都没有试一试,恐怕是为了要有一天,让叶文亲手帮她带上吧!虽然宁诗然不愿意承认,但是她的心中所想,却就是这样的。

    看着那闪亮的戒指在宁诗然的手上,好像是找到了它的主人一样,都说戒指能够让女人变得更加光彩夺目,但是叶文却觉得,倒是宁诗然的玉手,让这戒指更加的璀璨耀眼了!

    宁诗然的手被叶文抓着,但是宁诗然却没有一点想要反抗的意思,甚至在她的心中,现在满满的全部都是幸福,宁诗然自己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竟然对叶文有了这样的感觉。

    叶文看着宁诗然的手,眼中流下了两滴泪水,是因为宁诗然,才让他想起了从前,想起了从前的从前…

    叶文知道,他这辈子,亏欠兰欣然的,实在是太多了,既然他没有办法去弥补,那就将那些愧疚,弥补在宁诗然的身上。

    想到这里,叶文忍不住低头,在宁诗然的手背上轻轻一吻,那股熟悉的薰衣草芬芳,扑鼻而入,只是下一瞬间,很快就消失不见。

    因为叶文蜻蜓点水的一吻,让宁诗然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猛地一下就把手给收了回去,脸上阴晴不定,也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

    “抱歉啊!”

    叶文挠了挠头,也知道自己刚刚举动有些鲁莽了,不过那感觉还是挺舒服的,丝般顺滑啊!

    宁诗然咬着嘴唇,犹豫了一下,然后说道:“你…你起来吧!”

    “啊?啊?”叶文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原本以为宁诗然是要把自己给臭骂一顿的,可是宁诗然这温柔的声音,实在是让叶文有些飘飘然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