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也没有想到,那个天尊竟然能够击败老五,大哥,这个人如果要是不除掉的话,日后必定是咱们的心腹大患啊!”睚眦提醒道,他这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对叶文都是有些忌惮,毕竟叶文以圣境的实力,就能够撼动天境强者,那要是有一天,他的实力到达了天境,又会如何呢?

    “这件事情还要从长计议,先随我去看看老五,至于除掉天尊,日后再议吧!”囚牛何尝不知道天尊是一个多大的隐患,但是操之过急,也只能物极必反,就像这次一样,他们几乎动用了组织当中所有的巅峰力量,终究落得失败的结局,所以囚牛虽然心中也很像除掉叶文,但是还是要等待才行,现在的关键,还是要看看饕餮的伤势。

    饕餮虽然受伤不轻,但是好在还没有伤及根基,修养一阵子也就好了,而囚牛安排好了后续的事情以后,便是回到了自己的主殿当中。

    囚牛手上内力光芒闪烁,在他的面前,出现了一道巨大的黑色螺旋洞口,在这洞口出现以后,囚牛恭恭敬敬地单膝下跪,恭声道:“族长!”

    “小囚,事情,我都已经知道了,你也不必自责,你的安排,很妥当,虽然计划失败,但也不是你的过错!”那黑洞当中,一道威严十足的声音传来,在Dragonnationality当中,能够让囚牛如此毕恭毕敬地对待的人,除了那Dragonnationality的最高统治者龙皇,还能有谁呢?

    “族长,属下是想请教您,那个女孩儿,我们真的还要抓吗?还有那天尊,又要如何处理呢?”囚牛请示道,这件事情,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办法去独自解决了。

    “我也没有想到,要抓这个女孩,竟然会这样费力,既然这样,那就先放放吧!惊动了神尊和海神,可就不好玩了,至于那个天尊,你就不要去管了!”龙皇的声音传来,在其中没有夹杂任何一点的情绪波动,似乎他在说的时候,跟他自己毫无关系一样。

    “可是族长,刚刚老二的话您也听见了,若是真的那天尊...要不然,属下走一趟,去解决了他吧!”囚牛说道,他不想让叶文成长起来,因为那将是一件极为可怕的事情,听了睚眦的话,就连他,也是心中有些忌惮,这样未来的强者,还是扼杀在襁褓之中比较好!

    “是的,我都听见了,不过你不用担心,虽然我们招惹了他,但是我们终究不会是那天尊的头号大敌,若是真的有朝一日他成长起来,也不会率先来报复我们,因为他必定会去Grimreaper报仇,若是这样的话,我们坐收渔翁之利,不是很好吗?”龙皇不慌不忙地说道。

    “族长思虑周全,属下佩服,可是,您认为,那天尊真的有撼动神尊的能力吗?”囚牛对于神尊的实力还是有些了解的,且不说叶文现在还没有恢复实力,就算是恢复了,甚至突破仙境,囚牛也并不认为他会是神尊的对手!

    “这样的事情,我也说不清楚,不过我觉得,只要给那天尊足够成长的时间,他的前途,必将是不可限量的,而且,我觉得,Grimreaper也不会给他成长的机会,就让他们斗去吧!我们何必要再去插手呢?”龙皇道。

    “可是族长,老八的仇...”

    囚牛知道,组织的利益大于一切,可是他还是想要给赑屃报仇,他的兄弟,总不能就这样白死了吧!

    “赑屃的仇当然要报,不过我们要找的人,并不是天尊,刚刚睚眦不是说了吗?天尊只有魔境的实力,但是他的身边,跟着曾天浔!”龙皇提醒道,其实在他听见睚眦说的话的时候,他就猜测到杀掉赑屃的人,一定不是叶文,而是曾天浔或者鹰,但从两者的性子看来,还是曾天浔的可能稍大一些。

    “是!属下明白了!可是族长,还有一件事情,我不得不向您请示一下,Poseidon的海仙子出手帮助天尊,那是不是就意味着,Poseidon已经和天尊站在一起了呢?”囚牛有些担忧地说道,如果真的是这样,以叶文曾天浔还有鹰的实力,背后加上那样强大的组织,一旦日后成长起来,想要吞并Dragonnationality,甚至都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

    “这个嘛...其实我也觉得很意外,那海神这么多年与世无争,怎么会突然出手帮助一个跟他素不相识的天尊呢?”这个问题,就连龙皇也想不通,但是他知道,龙皇之所以帮助叶文,一定是有什么他不知道的原因。

    “会不会,是Poseidon见叶文身边强者如云,有意拉拢,想要扩充组织势力?”囚牛猜测道,除此之外,他想不到什么其他的原因了,他知道在此之前,叶文和Poseidon一定是没有什么关系的,那么除了拉拢之外,还能是因为什么呢?

    “不会!”

    龙皇直接否定道:“海神也知道神尊一直都在找寻着那天尊的下落,就算是海神不会帮助神尊,他也绝对不会因为天尊而得罪了Grimreaper,再者说,若是Poseidon真的想要拉拢天尊,当年那天尊还会如同丧家之犬一般逃窜吗?”

    “那海仙子为什么...”

    “这个我还不清楚,但是我有种预感,这件事情的牵扯一定不少,若是能够通过天尊,引起Poseidon和Grimreaper的矛盾,那对我们还是有利的,好了,你先下去吧!华夏那边的事情,暂时就不要再去管了,等我的指示吧!”

    龙皇说完,他的声音,便和天空中遮天蔽日的黑洞一起消失的无影无踪。

    许馨宁睁开眼睛的时候,天都还没有完全亮起来,她看着自己身边的叶文,眨了眨眼睛,“哥,你昨晚没睡吗?”

    叶文听见许馨宁的话,才注意到她已经醒了,叶文看了一下时间,这个时间,就连涂婶应该都还没有起来,“你起来这么早干什么?再去睡一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