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后来,后来为什么……”影尊还记得那一年,那一天惨烈的状况,Grimreaper名满天下的天尊,和其手下战无不胜的天龙队,都在那一天,化为了泡影!

    “后来,因为天龙队所有的队员,都太过疲惫了,所以,我准备让大家原地休整三天,再回Grimreaper,而就在那个时候,通过凤澜镯的联系,我的脑海当中,出现了欣然掉进万载冰窟里面的样子,那个时候,我心急如焚,只想尽最快的速度回到欧洲,可是兄弟们毕竟刚刚经历大战,我没有办法把他们一起带回去,这样的情况下,邹浩主动和我说,他先替我回去看看情况,我可以等兄弟们休息好了以后再回去,那时我虽然着急,但是也知道光着急是不管用的,所以,我便让邹浩先替我回去看看情况,谁知道,他这一去,就了无音讯了!”

    “可是这跟后来的事情又有什么关系呢?”影尊有些不解地道。

    “你听我说啊!那个时候,其实我们都已经有了疑心了,以邹浩平时的性格,他替我去查看这样重要的事情,是绝对不会时隔五天都了无音讯的,所以,也就只有两种解释,要么,是邹浩出了什么事情,要么,他就是有什么不能让我们知道的事情!”

    “不过,即便是这样,我们当中也没有一个人觉得邹浩会做出害我们的事情,只是觉得他有可能是遇到了更加紧急的事情而已,但是,当我五天以后,带着天龙队回去,准备功成身退的时候,却看见Grimreaper里面,安静的可怕而诡异,那个时候,我们其实就已经意识到了不对,但是就当我们准备离开的时候,却看见邹浩站在仙尊的身边,不怀好意地看着我们,而他们所在的位置,正好封锁住了我们的退路,再然后,我们便是看见,Grimreaper当中数以万计的强者,将我们团团围住,展开了围功!”叶文说到这里的时候,双眼已经变得猩红,他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更忘不了那个时候邹浩的眼神。

    后面的事情,影尊其实都知道了,他和灵尊,都被告知天尊背叛组织,勾结炎黄组,需要倾组织之力进行剿灭,只不过他们自然是不会相信,但是也没有办法在那个时候出手帮助叶文,只能是眼看着叶文和他身边的天龙队队员们,一个个倒在血泊当中,那等场景,实在是惨烈至极!

    “那个时候,兄弟们刚刚经历血战,虽然说已经略作修整,但是如何能够再战?更何况,Grimreaper当中来攻杀我们的人,无一不是Grimreaper当中精英,而且是我们的十倍有余,大家又那样疲累,哪里是他们的对手?所以,刚刚交手,我们便是兵败如山倒,很多兄弟,至死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明明是剿灭炎黄组的功臣,但却被自己人所杀!”叶文说到这里的时候,眼中已经噙满了泪水,那一仗,打得叶文实在是太憋屈了,十尊当中,除了神尊,仙尊没有动手,影尊灵尊装样子,其余的五尊,全部都将他死死缠住,让他根本就没有办法支援到自己的队员,甚至自身都有些难保!

    “大哥,当年那场战斗,我和小灵没有出手帮您,您不会怪我们吧!”

    这是影尊一直都没有办法释怀的事情,其实他当初也很想帮助叶文,但是他知道,自己和灵尊的力量,就算是拼尽了一切,也不能帮到叶文什么,只是即便知道是这个道理,但是他终究还是袖手旁观了。

    叶文洒脱地摇了摇头,“怎么会?若是当年你和小灵帮了我,现在,恐怕在Grimreaper当中,我已经没有任何能够帮衬的力量了,你当年的决定,相当于是帮了我大忙,我怎么会怪你呢?”

    “只是当年的天龙队,死的冤枉啊!”影尊叹息了一声,他当年看着叶文手下了一个个精英倒下,那可都是一把把的快刀啊!当年Grimreaper当中,就连仙尊的仙灵众,都是不能与之相比,只可惜,一夜之间,竟然全部都化为了漫山遍野的死尸。

    叶文将酒瓶里面的半瓶酒全部一饮而尽,眉头紧锁,道:“我天龙队,四百八十三位弟兄,无一生还,他们,他们全部都是我一手带起来的,当年!我……我答应过他们……我答应过他们,就算是……就算是我不能保证他们都活着,也能保证,他们都能够光荣地死在战场上,但是……但是……”

    这个时候,叶文已经是有些泣不成声了,他哭过,但是从未哭得这样伤心,因为他心疼那些与自己生生死死的弟兄们,每每想起当年的事情,他就会心痛欲裂,到现在,他还记得天龙队每人死前的样子,更记得,他们死之前所说的话。

    影尊能够感受到叶文心中的悲痛,他拍了拍叶文的肩膀,道:“大哥,你也别自责了,我相信,天龙队那些故去的英灵,也不会怪您的,他们都知道,你已经尽力了!”

    “他们不光是没有怪我!”

    “不光没有怪你?这是什么意思?”影尊皱眉道,他有些没有明白叶文的话。

    “没什么,我只是随便说说的,虽然我知道他们不怪我,但是,我却知道,是我对不起兄弟们,要不是他们拼命相保,我根本就不可能从仙尊最后的镇.压当中逃走!”

    “其实,本来,大家都已经走了,欣然和我的孩子也走了,我根本就一点也不想活下去,但是我知道,要是不帮兄弟们报仇,我根本就没有颜面去九泉之下见他们,不论是作为兄弟们的首领,还是作为欣然的丈夫,我都是不合格的,我这心里,有愧啊!”叶文用力捶打着自己的胸口,自己想想,的确是这样,他那些所谓辉煌的过去,现在,还剩下什么呢?那些与他一同创造辉煌的人,现在,也就只剩下一个叛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