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然,别闹了,我是有事要做的,而且我很快就回来了啊!”叶文无奈地说道,他早该想到宁诗然会阻止自己,只是他都已经提前跟田梦打过招呼了,也不能反悔啊!

    “什么事情啊!当着我和馨宁的面来说清楚!”其实如果要是有什么正经的事情,宁诗然也不会阻止叶文,但是宁诗然担心的是,是不是南通市有什么狐狸精在勾搭着叶文,才让叶文大过年的就往外跑,而且主要是前几天叶文刚去了一次南通市,这就又要去。

    栾振海的事情,其实叶文一直都没有跟宁诗然说,现在,叶文觉得这件事情应该告诉宁诗然了,这明明就是一个很合理的理由啊!

    “我的师父在南通市,你说这大过年的,我总要给他老人家拜个年吧!”叶文说道。

    “师父?你什么时候有师父了?”宁诗然一头雾水,第一时间就觉得叶文不过就是在找一个借口在搪塞她而已,她才不会相信呢!

    “是真的啊!我只是一直都没有跟你说而已!诗然,馨宁,你们应该理解我啊!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你们说这大过年的,我能不给他老人家拜个年吗?”叶文苦着脸说道,宁诗然这也太不信任他了吧!

    “好啊!拜年是应该的啊!”宁诗然突然就转变了态度,但是以叶文对宁诗然的了解,事情绝对没有这么简单!

    宁诗然没有辜负叶文对她的期望,“我和你一起去拜年,好不好?”

    其实宁诗然倒并不是不信任叶文,但是这信任也要分在什么方面,这也不能怪宁诗然,越是在乎的,也就越多怀疑嘛!

    “好啊!那你就跟我一起去吧!”叶文觉得也应该带宁诗然去见见栾振海了,他没有父母,栾振海应该就算是他的父亲了,那带宁诗然去拜个年,绝对是应该的,其实叶文也这样想过,只不过是担心宁诗然会不同意,既然现在宁诗然主动提出来了,那自然是皆大欢喜的事情!

    宁诗然没有想到叶文真的允许她跟着,不过她也是想看看,叶文口中的师父,到底是否存在。

    “对了,馨宁,你也跟我们一起去!”叶文说道,许馨宁的事情,还是栾振海告诉他的,栾振海其实也算是山子的老师了,那许馨宁也应该去见见栾振海。

    “啊?”

    许馨宁没有想到叶文竟然会捎上她,可是她却犹豫地道:“哥,那涂婶怎么办呀?要不还是你和嫂子去,我在家里陪着涂婶吧!”

    许馨宁虽然也想和叶文一起去,但是今天可是大年初一,怎么能把涂婶一个人扔在家里呢?

    “二小姐,我没事的!你就跟着先生去吧!”涂婶这个时候说话了,她是无所谓的,反正以前也基本上没有过过春节,她也不会在意这些事情。

    叶文也知道涂婶不会在乎,便道:“好了,馨宁,咱们去两天就回来陪涂婶,事不宜迟,我们快走吧!现在开车过去,中午之前应该就能到了。”

    大年初一的,街上并没有多少车,所以也没有平时堵车的情况,以叶文的车速,还不到中午,就已经到了南海市。

    车子开到军区大院停下了,这一次,警卫没有再拦着叶文,也没有拦着宁诗然和许馨宁,他知道叶文和栾振海之间的关系,哪还敢拦着呢?

    “叶文,你的师父是军官?”宁诗然有些意外,不仅仅是军官,能够在这样的军区大院中居住的军官,没有一个人的身份会普通。

    “我不是跟你说过我当过兵吗?”叶文说道。

    宁诗然这才想起来叶文是跟她说过这件事情的,但是看来,叶文当兵当的还很不简单。

    知道叶文要来,田梦早就在门口等候多时了,但是在看见叶文的时候,尤其是看见叶文身边一左一右的两个女孩儿的时候,田梦的表情有些复杂,不过很快,这复杂的表情,便是被甜美的笑容所取代,田梦主动开门迎了上去,热情地道:“叶文哥来啦!宁总,好久不见!”

    田梦和宁诗然是见过面的,在那次两个公司的合作上面,那同时也是田梦第一次在华夏看见叶文,说实话,田梦的心里还是有些感激宁诗然的,要不是有那份合同,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还要等到什么时候,才能够与叶文重逢!

    “你是……田梦!”宁诗然认出了这个极为漂亮的女孩儿,不过以田梦的身份,按道理来说,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啊!而且,宁诗然似乎一下子就明白了叶文要来南通市的目的,心中有些不乐意。

    “宁总还记得我呀!叶文哥,你倒是给我介绍一下啊!这位是?”田梦看向了许馨宁,她并没有见过这个女孩儿,但是能够被叶文带到这里来,想必和叶文之间的关系是不会简单的!

    “这就是许馨宁!”叶文把许馨宁拉到了自己的面前道,田梦或许没有见过许馨宁的样子,但是必定是听说过的。

    听到这个名字,田梦立刻明白了许馨宁的身份,她曾经也是山子的战友啊!

    “哦!你好啊!小妹妹,我应该要比你大几岁,你就叫我田梦姐吧!”田梦微笑说道,许馨宁是山子的妹妹,那就也是她的妹妹,不光是叶文,她也有照顾许馨宁的义务。

    “哦好!田梦姐!”许馨宁的语气有些呆滞,并不是因为她认生,而是还在因为叶文刚刚的话而疑惑。

    叶文刚刚说“这就是许馨宁”,这样的话,似乎不像是介绍两个素未谋面的人应该用的语法,许馨宁觉得,或许用“这女孩儿叫做许馨宁”要更加贴切一些,因为这两句话虽然听上去差不多,但是意思却可以说是天差地别,许馨宁觉得,除非有一种情况,那就是……田梦早就听过她的名字,而且,还不止一次听过,也只有这样,才会配得上这种语气,只是许馨宁觉得,叶文似乎并没有和田梦提起自己的必要,所以叶文的那句话,许馨宁是真的想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