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天浔知道,自己还是有些轻敌了,沙皇的实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厉害,但是这也并不代表,他就没有任何办法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金色的火焰,直奔这黄沙囚牢而来,伴随着那团火焰一起出现的,还有叶文的声音;

    “天浔,里应外合!破了他!”

    叶文拍打双翼冲向了战场,那团飞在他前面的火焰,就是他刚刚掌握的,凤王传承的一部分,凤凰之火,叶文记得凤王跟他说过,凤凰之火,可以融化一切,虽然或许他现在的实力,所释放出的凤凰之火还远远没有办法与凤王相比,但是只要有曾天浔的配合,破掉这黄沙囚牢,相比也不是不可能的!

    看着叶文飞来的身影,曾天浔的嘴角露出一丝笑意,随即高声道:“好!”

    在那凤凰之火,接触到黄沙囚牢的一瞬间,曾天浔的身体上,骤然爆发出了一道极强的光芒,在这道光芒和凤凰之火的夹击之下,那黄沙囚牢,竟然直接融化消失不见了!

    沙皇有些震惊,一方面,是震惊叶文和曾天浔能够破解他的这道束缚,另一方面,他更加震惊的,是曾天浔刚刚所爆发出的力量,他曾经见识过那样的力量,那是,净化的波动!

    净化的属性,可以说是变异属性内力中最为极致的一种属性,因为没有人能够知道这种属性力量的底线究竟在哪里,甚至可以说,这是一种深不可测的力量!

    “你来干什么!看我收拾他就完了呗!”曾天浔“埋怨”道,但是对于叶文的出手帮助,他还是很开心的,半年多未见,他也很怀念,和叶文一起抗击Dragonnationality的时候!

    “我救你还救错了?”叶文没好气地说道,但是他也的确感觉,或许他的确是有点多余了,刚刚他也感受到了曾天浔的身上所爆发出的力量,那种净化的力量,不仅仅净化了那黄沙囚笼,甚至就连他的凤凰之火,也是被一同净化消失,看来,即便是他不出手帮忙,曾天浔也不会被困住的!

    “我还用你救?搞笑!不过既然来都来了,那就一起上,干他娘的!”曾天浔能够感受到,叶文这段时间,也不是虚度的,虽然现在叶文的实力只在天境初期,但是凭借他那些诡异的手段,恐怕一般的天境后期巅峰强者,都未必会是他的对手!

    “好!干他娘的!”叶文的感觉,其实和曾天浔是一样的,这种在共同经历过生死之战之后结下的友情,不经历的人,是不会明白的!

    “诶对了,杰大夫咋办?”曾天浔有些不放心,他可知道,杰尔逊是没有任何自保能力的,万一要是出了什么事,到时候后悔都来不及,所以与其让叶文来帮他,还不如回去保护杰尔逊,反正沙皇也要不了他的命,打不过就跑呗!

    “他没事!放心吧!”叶文对杰尔逊现在还是很有自信的,或许杰尔逊没有能力加入这里的战斗,但是,如果只是想要自保的话,应该是没有任何的问题的。

    “哦?”

    曾天浔虽然不知道叶文的这种言论是从何而来,但是,想必,杰尔逊应该也是经历了一些奇遇的,虽然他很好奇,但是,现在显然不是去问这些的时候,现在最关键的,自然还是要处理眼前的问题,毕竟现在最大的敌人还摆在那里!

    “不要恋战,找到机会,直接撤就可以!”叶文虽然也很想和曾天浔并肩作战,但是,现在冷静下来,脱身才是最重要的事情,在沙漠帝国的领地同沙皇交战,除非是拥有着碾压的实力,否则的话,这绝对不是一个明智的决定,而且最关键的还是,叶文丝毫不愿意与沙漠帝国为敌,所以,他们并没有与沙皇缠斗的必要,只要能够脱身,那就是最好的结果了!

    “也好!”

    虽然有些不甘心,但是曾天浔知道要以大局为重,他今天主要的目的,还是来帮助叶文的!

    “待会我用速度来吸引沙皇的注意力,你趁机进攻,只要能压制住他一点,我们立刻撤退!”叶文说道,如果不这样的话,他们想要当着沙皇的面离去,那还是很困难的。

    “你觉得可能吗?”

    曾天浔笑道:“我已经看见了你刚刚所使用的空间之力,那种力量的确很强大,但是你知道后来的时候,你为什么无法再度施展了吗?”

    “嗯?”

    “我告诉你,如果你现在位于跟我一样的境界,那恐怕利用你的空间之力,是可以轻松脱身的,但是现在还不行,因为仙境强者,拥有着封锁空间的能力,所以,如果你不能将他那样的能力反制掉,你就不能利用空间之力,进行任何的位移!”曾天浔说道。

    现在,曾天浔达到了半步仙境的高度,而且,也是触摸到了一些仙境的屏障,对于这些事情,他要比叶文了解太多了,他不得不承认,叶文的这个能力,绝对是极为逆天的,拥有空间之力,几乎可以让叶文在天境之中,保持不败,想打就打,想走就走,绝对不会有任何人能够拦住他,但是只可惜,面临这样的对手,叶文的能力还没有办法体现,即便沙皇只是刚刚踏入仙境,他也是代表着这个世界上的最巅峰战力,没有任何人,能够敢小觑他的实力!

    而且,杰尔逊也知道,刚刚的沙皇出手,最多也只能算是认真,他绝对还没有全力以赴,一旦沙皇拼尽全力,恐怕这片沙漠,都会变成一片地狱,所以,他们接下来的战斗,必定会更加艰难!

    “既然不行的话,那就见机行事吧!”叶文说完,便是直接率先冲向了沙皇所在的方向,虽然他和曾天浔的实力,或许不及沙皇那般逆天,但是他们的实战经验,必定都不比沙皇要少,只要配合得当,未必会没有奇效,而且,他们的目的,也只是脱身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