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诗然呆住了,她甚至感受不到自己脸上火辣辣的疼痛,因为现在,比脸上更疼的,是她的心,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叶文竟然会动手打她!

    “你过分了!”

    叶文冷声道,他不能允许任何人这样说兰欣然,因为兰欣然在他的心中,一直都没有死,因为他相信,只要一个人活在另一个人的心中,她就永远,都还活着!

    “宁诗然,我告诉你,我不管你怎么发脾气也好,打我骂我也好,这些我都可以忍受,但是,我不能容忍你侮辱她,你记住了吗?”

    叶文这样说的原因,不仅仅是因为他对兰欣然的爱,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按照目前的情况来看,兰欣然和宁诗然,很有可能是血脉相连的姐妹,想必,今天就算是海神在这里,也不会阻止他这样做的。

    可是现在的宁诗然,怎么可能听得进去叶文的话,或许刚刚叶文的话,让她有了回心转意的心思,但是现在,这些心思,已经在刚刚那清脆的声音里面,全部破碎了!

    宁诗然哭着夺门而去,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家门,田梦看见这一幕,想要阻拦,但是却没有拦住。

    “叶文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田梦匆忙上楼问道,原本她觉得叶文和宁诗然应该可以谈出一个很好的结果,但是,就算是不能和好,也总不至于变成这样吧!

    “不用管,让她走!”

    叶文承认,之前的事情或许是自己的错,但是这样的事情,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这也就是宁诗然,如果换成了别人出言侮辱兰欣然,现在恐怕早就已经身首异处了!

    “刚刚不是还好好的吗?怎么就突然吵起来了?叶文哥,你是不是打嫂子了?”田梦质问道,她刚刚注意到宁诗然左边的脸上,有一个清晰的红印,如果这是叶文所为,那就是叶文的错了,不管发生什么样的事情,叶文怎么能对宁诗然动手呢?

    “打她都是轻的,她太不懂事了!”

    “到底是怎么了?”

    田梦见叶文这个样子,也就没有再去责怪他,毕竟能让叶文生这么大的气,那一定不是小事。

    叶文把事情的经过告诉了田梦,田梦听后也算是理解叶文了,虽然宁诗然说的是事实,但是那样的话,实在是太让叶文伤心了,宁诗然只知道考虑她自己的感受,怎么就不知道想想叶文的心情呢?

    “叶文哥,你也别生气了,诗然她和我们毕竟不一样,她不知道你和嫂子过去的事情,也算是无心之失吧!”

    田梦劝道,当她同时提起宁诗然和兰欣然的时候,对宁诗然的称呼,也发生了改变。

    “我没有生气,只是有点失望,诗然不肯原谅我这都无所谓,但是……诶!”

    叶文觉得有些头疼,他本来可以在今天和宁诗然和好,现在却已经弄得更糟了,他也不愿意这样的,可是,谁又能理解他呢?

    “叶文哥,你还是去把嫂子找回来吧!今天毕竟是新年,馨宁和欣欣那边,你也不好交代啊!”田梦建议道,她知道叶文是一个会顾全大局的人,所以,他一定会这样做的!

    “你先出去吧!让我好好想想!”

    叶文也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去,就算是找到了,宁诗然也绝对不可能会原谅他了吧!

    但是,在冷静下来以后,叶文还是决定去把宁诗然找回来,不管怎么说,叶文知道自己动手打人也是不应该的,只是当时,他的思想已经完全被冲动所蒙蔽了。

    外面下起了雪,正和新年的气氛,但是却让叶文觉得心中泛起凉意,他觉得,等到新年结束以后,真的是时候去一趟万载冰窟看一看,弄清楚里面发生的事情了,以他现在的修为,应该不会太畏惧万载冰窟里面的寒冰了吧!

    叶文这次出来,是要把宁诗然找回去的,他不知道宁诗然去了哪儿,也没有打电话询问,因为这个时候,宁诗然根本就不会接,但是,叶文决定凭着自己的感觉去找一次,或许,宁诗然就在那里也说不定。

    顶着越下越大的风雪,叶文来到了一个很荒凉的地方,四周几十里可能都荒无人烟,只有两栋小房子,被大雪覆盖,这里,原本应该是一个荒地,但是现在,却已经变成了一片冰天雪地,而正是因为这里空无一物的平坦,在被大雪覆盖以后,才显得格外一体美丽,叶文记得,自己以前冬天的时候,就很喜欢在这里赏雪,他很享受那种清冷安静,但是现在,已经好久都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安娜说过,让叶文带着宁诗然去一些有着他们共同记忆的地方,叶文觉得,最有意义的地方,应该就是他们最初相见的地方吧!叶文也不确定,宁诗然是不是在这里,但是,他很想碰碰运气,应该说,他希望宁诗然在这儿。

    这里,现在应该已经空无一人了,叶文记得,以前过年的时候,他和苏小雨都会把这里弄得很热闹,虽然生活可能贫寒,但是那是真的快乐,想起那个时候,距今才不过两年多的时间而已,却已经发生了这么多的变化,看不见一点当初的影子了。

    但是叶文依稀看见,在这样的风雪中,却依稀能看见一个人影,倚在一栋小房子前坐着,在那冰冷的寒风中,微微颤抖着。

    叶文很清晰地认出,那就是宁诗然,绝对不会错,其实,在来的时候,他也就只是碰碰运气而已,但是却没有想到,宁诗然竟然真的在这里,看来,宁诗然虽然生气,可是,心里终究还是没有彻底对他绝望的啊!

    叶文忙跑了过去,脱下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宁诗然的身上。

    宁诗然感觉到了忽然的温暖,一抬头,正好看见了叶文,她没有想到,叶文竟然这样快就会找到这里来,其实现在看见叶文,宁诗然不知道,自己是应该高兴还是生气,因为她希望叶文找来,又不希望叶文找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