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文根本就不愿意在这么晦气的地方有所停留,他要把安娜带回去,不管回去以后,会面临怎样的事情,他都要这么做,还是那句话,叶文不能让安娜因为他的错误而承担后果。

    “不行!我不能回去,你才应该回去才对。”安娜当然不会回去,她出来也就是想让叶文和宁诗然能好好的,要不然的话,她的离开就没有任何的意义了。

    “我知道你顾虑什么,不用担心,诗然那边有我呢,你现在要管的,就是好好把孩子生下来,其他的,都交给我就好了。”叶文当然不会听安娜的,在这种时候,怎么能完全迁就着宁诗然的性子来做呢?

    “不行,你这样让我回去,反倒是让我没法安心了,这种时候我要是回去了,那你和诗然姐的关系,岂不是要更加难堪了吗?”安娜从一开始就没有考虑过自己的情况,她一直在担心的,都是叶文的问题,她委屈一点无所谓,可是绝对不能给叶文添麻烦。

    叶文也觉得安娜说的有些道理,这个时候要是回去撞见了宁诗然,那也的确是挺麻烦的,可是,如果不回去,也不可能让安娜在这里久留啊!

    “好,听你的,那我们就不回去,可是不回去,也不能待在这里啊!我们回家,好吗?”叶文觉得这样也挺好的,现在安娜的家里也没人,他可以带安娜回去,找个好大夫,安安静静地生下这个孩子,等到一切事情都安定下来以后,再回去也来得及。

    叶文的这个提议,安娜也没有再拒绝,而是幸福地点了点头,她虽然担心叶文和宁诗然的关系,但是当然也希望叶文能够陪在她的身边,既然叶文一再要求,那她当然没有拒绝的理由了。

    “走!我们回家。”

    叶文说完,就准备带着安娜往回走,但是刚走没两步,叶文的脚步就戛然而止。

    “叶文,怎么了?”安娜不知道叶文为什么停下,难道是改变了主意吗?

    叶文当然不是改变了什么主意,只是,他感觉到了这里的环境,已经和刚刚不同了,包括寒风,包括天空中的飞雪,都带有了一缕不易察觉的杀气,叶文明白,自己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小心,是神尊!”

    战神与此同时提醒道,他也知道叶文来这里最担心的就是神尊,他们其实已经百般谨慎,却还是……

    叶文当然知道是神尊,现在这种时候,就算是龙皇也不可能给他带来这样大的压力,能够做到这一点的,也就只有神尊了。

    叶文并没有回答安娜的问题,而是把安娜拽到了自己的身后,刚刚他来这里的时候,有战神的气息隐蔽,就算是神尊,也绝对发现不了,唯一的可能就是,安娜在来这里的时候被发现了,而神尊是在以安娜为诱饵,引他上钩,这样一来,他是不论如何也无法提防的。

    “安娜,躲在我背后,保护好自己!”叶文现在感觉到如山一般的压力压在他的身上,神尊的实力,本就不是现在的他所能够抗衡的,更何况,他还要在神尊的手里保护安娜,这就更是难上加难了。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安娜什么也没有感觉到,但是听叶文说这样的话,她也就能猜到了。

    叶文没有再和安娜说什么,而是看着自己眼前的天空,语气阴沉不已,“神尊,既然来都来了,还何必畏畏缩缩,现身吧!”

    听到神尊二字,安娜自然明白了叶文为什么忽然这样,她也知道这里距离死神岛不远,但是在来的时候,她已经是慎之又慎了,却没有想到,还是给叶文带来了这样的麻烦。

    一团漆黑如墨的浓雾出现在了叶文前方天空中的风雪里,伴随着这黑雾的出现,此处原本凛冽的寒风,都平静了下来,而那些寒气中,透露着的杀意,正疯狂洗刷着叶文的身躯。

    “果然是你,神尊,等我很久了吧!”叶文一边说着,手一边背到了身后,拿出了一个东西,交给了安娜。

    “桀桀!叶文,原本我以为,错失了上一次的机会以后,我不会再有轻易可以杀死你的机会了,可是却没有想到,你竟然自己送上门来了!”神尊的笑声尖锐可怕,还渗透着得意,叶文的愚蠢,真是超出了他的预计,看来,他为叶文所量身制定的很多计划,都没有什么必要了。

    “神尊,为了杀我,你还真是费了不少的心思啊!只是,我没有想到你竟然会趁着这种时候对我动手,你的无耻,还真是出乎我的预料啊!”叶文当然知道神尊无耻,他这样说,只是为了拖延一些时间罢了。

    叶文很清楚,想要在神尊的手里,保护安娜的安全,这对于现在的他来说,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事情,所以,他现在必须要把安娜平安送走,刚刚他塞到安娜手里的东西,是卡特迪兰的粉色星空,叶文一直都没有使用它,就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现在,应该是时候了,只要他能拖住神尊片刻,安娜就可以借助粉色星空逃走。

    “无耻?我不觉得,还记得我当年教你什么吗?做任何的事情,都不要在意过程,只要结果令人满意,那就足够了不是吗?”

    “是啊!这样的事情,你也不是第一次做了,这个我还是了解的。”

    “没错,我记得上次那个女孩儿,也挺漂亮的,而且,她也怀孕了对吧!”神尊所说的,当然就是当年的兰欣然,那可是他亲手布置的杰作啊!

    听到神尊得意洋洋地说起当年兰欣然的事情,叶文积攒了多年的怒火,已经快要压制不住了,是啊!就是在这里,在神尊的设计下,兰欣然葬身在了风雪当中,神尊的一个筹谋,几乎毁掉了他所有的一切,但是叶文明白,他现在必须要尽可能地冷静,当年的悲剧,不论如何,也不能再出现一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