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千帆自然十分生气,他冷冷地说道:“我自始至终有说过我是神医吗?你们厉害,你们为什么不把病人的病治疗好呢,既然你们厉害,就不应该让病人躺在这里而束手无策,你不感觉你刚才说这些话很过分吗?”

    说实在的,不只是杨千帆听章主任的话不入耳,赵金喜也早就听不下去了,毕竟这个杨千帆是自己请来的,这个医生这么说杨千帆不但是不给杨千帆面子,那也是不给自己面子呀,赵金喜说道:“我说杨老弟是神医,那他就是神医,你们否认有个屁用,有本事你们把病人给我治好,既然你们治不好就不要在这里瞎逼逼,自己治不好的病爱不让别人治疗了是不?你们治不好的病他能治好,那他就是神医。”

    章主任不知道赵金喜是公安局长,因为赵金喜也没有穿警服,所以他对赵金喜也不尊敬,说道:“我们治不好的病,他凭什么可以治好?”

    “你们治不好的病别人凭什么又治不好?”赵金喜说完就拉住了章主任的衣服,看样子就是要揍他一顿才会甘心。

    王子华说道:“老赵,不要和他计较了,我们让这个神医给孩子看看吧。”

    院长孙力现在也有些尴尬,他白了章主任一眼,说道:“你也少说两句吧,不要在那瞎扯了,我们治不好的病,不让别人给治疗怎么办?”

    既然院长都说话了,章主任也真的不好再说什么了,何况也是这么回事,不能总让病人这么躺着吧。

    杨千帆冷冷地说道:“不要看了,我已经知道怎么回事了,你们可以出去了,我给病人治疗,半个小时就可以治愈了,大家在外面等一会就可以了。”

    杨千帆这么一说他们又认为杨千帆是在吹牛的了,半个小时怎么可能?章主任又忍不住了,说道:“你又开始吹牛了,你以为我们都是傻子呀,就算你是神医,半个小时也不能治愈,这次肯定没又人会相信你。”

    杨千帆冷冷地说道:“你自己治不好的病,就以为别人也治不好,我告诉你,半个小时我已经是多说的了,根本不要半个小时,二十分钟足够了。”

    “你小子是越吹越大了,咱不吹行不行?”章主任说道。

    杨千帆真的急了,说道:“滚,你有本事你就自己治疗,没本身就不要在这里耽误时间,否则别怪我不客气了。”

    “这是在我们医院,你不客气又能怎么样?”章主任说道,“我不信你小子还能喧宾夺主?”

    杨千帆真的气了,他走向了章主任面前,还没有等到杨千帆动手,赵金喜已经把章主任拎了起来,章主任本来个子就不高,被赵金喜这么一拎,竟然脚都离开了地面。

    赵金喜把章主任扔到了外面,说道:“小子,给我老实一点,要不我把你拷起来。”

    说着赵金喜掏出来自己的证件,在章主任面前晃了晃,章主任一看赵金喜亮出了警察证件,顿时不敢吭声了,当然他还没有仔细看,如果仔细看是局长,估计他更会害怕了。

    孙力看到章主任被拎了出去,他没有吭声,因为他认识赵金喜,知道他是公安局长,他只是在临出去之前问道:“小伙子,要不要药材或者器材之类的东西?”

    杨千帆对院长的感觉还是不错的,笑着说道:“我什么都不要,只要你们不打扰我就可以了。”

    看着大家都出去了,病房里面就王子华和他的儿子王尧了,杨千帆笑着说道:“你好像是市长吧,我现在开始给你的孩子治病了。”

    “不错我就是市长,你放心,只要你帮我治好孩子的病,我不会亏待你的。”王子华问道:“他们都出去了,那我要不要出去呀?”

    “你就不要出去了,你就看着不要让别人进来就可以了。”

    说着,杨千帆走到了病床边坐了下来,看到了这个小伙子还在昏迷,杨千帆的手抵在了他的额头,灵气缓缓注入到他的体内,大概几分钟之后,小伙子的脸色已经开始红润了,他睁开了眼睛,说道:“我现在是在哪里呀?”

    杨千帆说道:“不要动,我现在在给你治病。

    王子华看到儿子已经醒来了,自然是十分的高兴,他说道:“儿子,现在不要动,也不要说话,神医正在给你治病呢!”

    杨千帆的额头已经满是汗水了,大概又过了几分钟,杨千帆收回了自己的手,笑着说道:“没事了,我要休息一会。”

    说着,他闭着眼睛闭目养神,这时,王子华走到了杨千帆的跟前,看到杨千帆满脸的汗水,他也有些过意不去,笑着说道:“杨神医,真的是太谢谢你了。”

    杨千帆没有说话,他现在刚刚用了大量的灵气,身体十分虚弱,所以他不能说话了,当然收回是可以说的,只是他懒得说话。

    王子华的儿子叫王凯,今年十八岁,他现在已经从床上坐了起来,王子华怕打扰到杨千帆,不敢大声说话,只能小声说道:“儿子,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我感觉已经好了,和没病的时候一样了。”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可把我吓坏了。”

    王子华没有经过杨千帆的允许,他是不敢去开门的,因为刚才杨千帆让他看着大门不让任何人进来,所以没有杨千帆的指挥,他是不敢做主的。

    过了几分钟之后,杨千帆睁开了眼睛,王凯倒是很懂事,立即递过来纸巾,杨千帆边擦着汗边笑着说道:“小伙子,以后要注意呀,这个女人偶尔碰下可以,不能过度呀?”

    王凯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好,我以后一定会注意的。”

    王子华这才知道自己的儿子原来是睡女人过度,他没想到自己的儿子这么年轻竟然就这样了,才十八岁呀,才高中的暑假竟然这样了。他指着自己的儿子说道:“你。你真混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