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王小燕是路过这里,她看到了杨千帆和李树林在这战斗,她就立即跑了过来。

    王小燕说道:“杨千帆,他们这么没完没了的,你打算怎么办,千万不能和他们签约生死状呀!”

    王小燕自然不知道杨千帆已经签约了生死状,杨千帆也不想让他担心,于是笑着说道:“你放心吧,我不会去参加那什么比武大会的。”

    其实他已经打算去参加了,不参加根本不行,杨千帆怕他们会去找自己的姐姐,他不能让姐姐担心,也不能连累到自己的姐姐。

    “好,你只要不去比武,他们也拿你没有什么办法的。”王小燕笑着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先回去了,有什么事情你就给我打电话。”

    杨千帆点了点头,笑着说道:“你去忙你的吧,我也要去古玩市场去转转。”

    王小燕离开了之后,杨千帆要把柳雅婷送走,柳雅婷笑着说道:“现在没有什么时期了,我自己回去就可以了。”

    原来柳雅婷是正在上班的时候,被这两个老家伙抓过来的,现在他还要回去上班呢。杨千帆笑着说道:“你正在上班,他怎么能把你从单位带走的,你们单位的人没有帮你吗?”

    其实就像李树林这样的人,他武功这么厉害,一般单位的职工怎么可能拦得住他们。但是就算是拦不住,也是要拦着的,如果没人管,那这个单位的人也太没有原则了。

    柳雅婷笑着说道:“其实我是被他们骗出来的,如果他们硬把我从单位抢走,肯定单位的同事会帮我的,最起码打电话报警也要报的啊。”

    杨千帆笑着说道:“既然是这样,拿我也就放心了,这样说明你们单位的人,还是可以的,如果真的是没人愿意管,这样的单位也没必要去了。”

    “千帆,那你去忙你的吧,我要去单位看看去了。”说着,柳雅婷拦着一辆出租车就离开了。

    杨千帆没有打车,因为这里离古玩市场不远,杨千帆想去古玩市场去转转。

    古玩市场现在在举报赌石,杨千帆因为这两天要上班,刚上班他也不好请假,所以虽然古玩市场有赌石的,杨千帆也没时间去看。

    现在养千帆看看时间,马上已经是中午了,他打算随便找个地方把饭吃了。

    杨千帆看到前面有一家小饭店,直接钻了进去,一个人无所谓的,随便吃饱就行。

    自己点了两个菜,要了一瓶啤酒,杨千帆吃饱喝走之后,继续朝古玩市场走去。

    没多会就到了古玩市场的广场,今天的古玩市场很热闹,因为赌石的原因。但是这个赌石市场是临时的小型赌石活动,活动只有五天,到明天就结束了。

    这个都市虽不能和赌石公盘的大型活动相比,但是也很热闹的,一般这样的活动小,不会吸引全国各地的赌石爱好者过来。

    赌石公盘可以吸引全国各地的赌石者参加,甚至可以吸引到世界各地的赌石人,但是这里不行,估计也相邻的城市的人都不会多。

    杨千帆看到赌石广场的中间放着一块大的石头,这个石头不是毛料,其实就是一块正常的石头,只是这个石头很到的一人多高,石头的上面刻着一个“赌”字,赌字可刻下去的地方填着红油漆。

    杨千帆之所以注意,是发现这个“赌”字写得不错,行书字体,有二王和米芾的共同风格,写得遒劲有力,一看就具备大家风范。

    赌石市场很热闹。里面有很多人,他们在选着毛料,有的在开毛料。杨千帆先是随便的看着,也没有运用透视眼。

    这时候,他看到了一个人,真的是冤家路窄,来的这个人杨千帆认识,她是杨千帆以前订婚的老婆王子涵。

    杨千帆其实对这个王子涵很反感的,他看不惯王子涵的素质,感觉这个女人是个素质很差的人。

    而王子涵同样看不起杨千帆,她认为杨千帆就是一个土老帽,一个乡下的穷小子怎么能配得上自己这个名门之后呢?

    王子涵的跟前还站着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叫陈光,也是一个老板家的公子。这个家伙是想追求王子涵的,只是王子涵也看不上他。

    王子涵虽然看能不上这个陈光,但是也不是怎么反感,所以这也就给陈光带来了希望,既然不反感,那就说明有希望呀。

    所以陈光最近今天和王子涵走得很近,王子涵去哪里,他也就跟着去哪里。陈光有意地装着就像是正人君子一样,所以他也没有能够占到王子涵的便宜。

    王子涵也看到了杨千帆,她朝杨千帆笑了笑,说道:“杨千帆呀,这个地方是你能来的吗?”

    杨千帆冷冷地说道:“难道只你能过来,你能来我就为什么不能来,这里又不是女厕所,所以你能来,我来能来!”

    “小子。怎么给我们王大小姐说话的?”陈光走到杨千帆的面前,说道,“现在给你个机会,给王小姐赔礼道歉!”

    杨千帆虽然不喜欢王子涵,但是看到别的男人和她在一起,心里还是有些不爽,大概一半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吧。就算自己不能得到,看着别人得到也是不爽。

    杨千帆冷冷地说道:“小子,你又算是哪根葱,你知道我何王子涵是什么干洗吗?”

    “我不管你和王子涵是什么关系,但是今天必须赔礼道歉!”陈光说完之后,又感觉有些不对,王子涵,那不正是自己跟前的美女吗?他和王子涵又能是什么关系?

    杨千帆冷冷地说道:“小子,我还没有问你是谁呢,王子涵是我的未婚妻,你凭和我的未婚妻在一起?”

    陈光一看面前这个男人竟然说自己是王子涵的未婚妻,他顿时愣住了,因为他知道,王子涵是没有对象的,现在怎出来了一个未婚夫。

    想到这里,陈光冷冷地说道:“你不要忽悠我了,我知道子涵是没有未婚夫的,你说了我也不会相信的。”

    “我也没有逼着你相信,你信不信拉倒,但是我真的是她的未婚夫,你直接问她不就可以了。”杨千帆冷笑着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