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你蒙对了,那你说的第二又是什么?”

    “我先给你说明,你不能把我这个异能告诉别人,你必须保密,我才能告诉你。”

    “好吧,我答应你,肯定给你保密,我不会告诉任何人的。”

    “第二就是,我还能看到你短裤是黑色的。”

    杨千帆这么一说,对方立即就懵了,如果说罩罩的是,是杨千帆蒙对的,但是这次不可能蒙对。

    那杨千帆可以看到自己的内裤颜色,那是不是也能看到自己的身体了,想到这里,她忍不住把自己的腿并在了一起。

    然后拿着一个本子,放在了自己的胸前。

    杨千帆笑着说道:“你不要紧张,我不会乱看的,我之所以这么说,是证明我真的可以看到鬼的。”

    康英说道:“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就告诉你,我相信你了,好不好?”

    “好,那我还要告诉你一件事情,这个事情你不要告诉任何人。”杨千帆说道。

    “好,那你说吧,究竟是什么事情?”

    “在东方歌厅的三楼发生过一次命案,一个女的被一个男人先奸后杀,现在就被砌在墙里面。”杨千帆说道,“这个事情我告诉你了,具体你怎么给你的领导或者手下人说,我就不管了。”

    “具体怎么回事呀?”康英问道。

    “事情是这样的,我昨天晚上去唱歌,上厕所的时候,回来走错了房间,竟然是一个鬼把我带到了另一个房间,她说她叫刘小媚,来这里报名的时候,被这里的老板廖升林带到了三楼的318房间。”杨千帆说道,“女的被男人强暴了,然后把尸体砌墙了,那女鬼让我帮她报警,我也不知道怎么报警,所以就讲给你听了。”

    “你也就是讲给我听了,你如果讲给别人听,别人肯定还是不相信的,包括我现在还是不要相信。”

    “你如果不相信,你可以查一查,两年前是不是有个叫刘小媚的女子失踪了。”杨千帆说道。

    “不用查了,看你的表情我就相信你了,我在想怎么才能直接带人去查,我总不能说是鬼的事情吧。”

    “那是你的事情了,我就管不了啦。”

    康英说道:“那我也要带你过去,你过去之后,最起码可以告诉我在什么位置。”

    “好的,那我就等着你,你说什么时候去办理,我给你带路。”杨千帆笑着说道。

    你稍微等一下,先要把这个事情处理一下啊,等会我带你出发。

    杨千帆点了点头,说道:“好的,那你去忙吧,我就在这里等你。”

    “在这不太好,还是到我的办公室里去吧。”康英说道。

    杨千帆跟着美女到了她的办公司,然后就坐在那里等着了,等着人有时候是十分无聊的事情,所以他干脆拿出了手机。

    杨千帆掏出手机玩,刚玩了以后,康英就过来了,说道:“杨千帆,你跟我们走吧。”

    杨千帆点点头,跟着就出去了,到了外面,康英带着五个刑警,他们一起出发了。

    到了歌厅之后,几个人就进了里面,到了里面之后,服务员就迎了上来,说道:“几位不会是来唱歌的吧?”

    杨千帆笑着说道:“肯定不是,如果是来唱歌的,他们不会穿着警服的。”

    这时候,康英掏出了警官证,说道:“你们的经历廖升林呢,外面找他有点事情。”

    “廖总现在刚到,应该在四楼的经理室吧。”服务员说道。

    “好的,不要给他通风报信,我们这就上去。”康英说着,就带着几个人上去了。

    当然了,为了预防廖升林逃走,她安排两个人在电梯口等着,只要是下楼的人,只要是男人,要好好盘查。

    几个人上去之后,到了经理室,果然找到了廖升林。

    廖升林都几乎忘记了那件事了,本来他感觉到事情过了很久了,不会再有事了。

    更何况他感觉那件事情做的很隐秘了,不可能被别人知道,也只有天知地知的。

    当几个警察在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是很镇定的,因为他这个歌厅,还真的没有什么违法的事情。

    所以他就很自然地站了起来,说道:“几位警察找我有什么事情?”

    康英冷冷地说道:“有什么事情你自己不知道吗?”

    “我不知道,我做的是合法的生意,我怎么可能知道?”廖升林笑着说道。

    “先把他拷起来!”康英对身边的一个警察说道。

    警察说了句“是”,然后拿出了手铐就到了廖升林的跟前。

    廖升林说道:“你们不能胡来呀,你们凭什么抓我?”

    杨千帆冷冷地说道:“就凭你两年前奸杀了一个小女孩子,枪毙你都可以的,你根本就不配做人,你就是个畜生!”

    这时候,廖升林才知道自己这是东窗事发了呀,他怎么都不明白,自己做的那事怎么会被人家发现的。

    康英也通知下面的两个警察,说人已经抓到了,让两个警察上来。

    这时候毕竟还是上午,歌厅也几乎没有人来唱歌。

    几个人到了三楼,到了那个有过罪恶的房间门口,康英说道:“现在你还要说什么,交代一下吧。”

    “我交代什么?你们说的事情我感觉是莫名其妙。”廖升林说道。

    “你是不见棺材不掉泪呀!”杨千帆说道,“应该是间了棺材你也不掉泪了,这样吧,你们把厕所这边那道墙扒开,看看就知道了。”

    杨千帆这么一说,顿时就把廖升林吓坏了,这也太厉害了,怎么会是这样?

    他们怎么会知道这里有问题呀?

    康英说道:“对,把这道墙扒开,看看里面就知道了。”

    到了这个时候,廖升林知道自己就是不承认也没有用了,他于是说道:“我承认,我是杀了人了,并且把人埋在了这道墙里面!”

    既然这样,你们就把他先带回去吧,好好的审理,留三个人在这里,我们拆墙吧。

    其实杨千帆完全可以自己就可以把墙的给拆了,并且是几分钟就行了。

    不过杨千帆不愿意自己就这么给解决了,毕竟自己不想让这几个警察知道自己的厉害,如果自己一下子把墙给拆了,估计自己会异能的事情,都会传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