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钦原设定好导航,出发离开川北后,经过闹市区有些堵车,才给家里去了个电话,京星遥又不是外人,就直接打开了免提。

    他拨的是宋风晚手机,接电话的却是傅沉。

    她在午休,吃过中饭了?

    嗯。

    没想到你还活着。

    副驾的京星遥强忍着笑意,早就知道他们父子俩一直都是相爱相杀模样,只是没想到怼得如此直白。

    那我先挂了。傅钦原手指抓紧方向盘,这人真的不是亲爹吧。

    别急,我有话要说。傅沉拿着手机,走出卧室。

    还有什么事?

    做好措施。傅沉说话素来都是波澜不起,就算是说这种浑话,也是严肃认真。

    京星遥原本还置身之外,吃瓜吃到自己头上,心头一紧,脸瞬时爆红。

    我知道了。傅钦原咳嗽着,爸,她在我边上,开着免提,您说话注意点。

    那挂了吧。

    不待傅钦原说话,就听到那边传来忙音,顿时一阵头疼,瞥了眼京星遥,相顾无言,有种莫名的气氛在两人之间窜动

    车子在闹市区走走停停,偶尔经过药房一类,京星遥就干脆低头玩手机,佯装什么都没发现。

    遥遥——

    嗯?

    东西都带齐了吧。此时已经逼近出城的收费站,要是有什么遗漏的,现在还能回去拿。除了收费站,上了高速,就难回头了。

    我看一下。京星遥扯过放在后排的背包,检查了一下。

    主要是身份证,其他都无所谓。

    京星遥手指一顿,声音细软得往人心底钻,带了。

    那就行。

    去小镇的路上,开了一个小时高速,还得走大半个钟头小路,傅钦原偏头看向身侧的人,要不要睡会儿?

    不用。京星遥正在玩手机,此时群里早就炸了锅,而这把火毫不意外,是段一诺点起来的。

    段林白这嘴本就没什么把门,回去时碰到段一诺,她说想去找京星遥玩,段林白就回了句她和男朋友去外地了,今晚都不一定回来。

    段一诺这般八卦,立刻就把消息传到了群里。

    操作最骚的是,她没直接说消息,而是发了个红包,把人全部炸出来,京星遥就是图个好玩,抢了红包,还说了声谢谢。

    段一诺

    傅渔

    京星遥

    段一言

    不等京星遥解释,傅渔又发了个红包,红包名,京星遥哭笑不得,吓她一跳,傅渔还真的从不按常理出牌。

    傅渔正打算说些什么,从来在群内潜水,不曾冒泡的怀生忽然出来了。

    傅渔

    众人

    这两人什么情况?大家都知道傅渔与怀生一起去西部调研了,只是简单两句话,总透着些许古怪。

    此时怀生一行人已经即将结束一周的调研,抵达市镇,几人找了宾馆住下,他们是宫学校报销,公费调研,傅渔所产生的费用从来都不会和他们的算在一起。

    虽然开的是标间双人房,傅渔也没去蹭房间,而是自己开了个房间独住,怀生过来敲门,无非是想看看她脚伤如何。

    几人进山这么久,都没好好洗过澡,傅渔刚从浴室出来,裹了浴袍,检查了一下穿着,系紧腰带,确定规整才单脚蹦着扶着墙开了门。

    怀生也是刚洗了澡,头发都吹得半干,一半贴着额角,莫名带了些懒散不羁。

    方便进去?怀生落在她脚踝上,看起来没什么大碍了,只是傅渔还不太敢过分着力,让受伤的脚踝充分休息。

    进来吧。傅渔侧开身子,怀生进屋后,顺手就把门关上了。

    对了,我待会儿不想和教授他们一起吃饭,实在太累,想叫个外卖,准备买明早飞机回京。傅渔这般模样,拖着行李赶火车,脚怕是废掉。

    那我跟你一起。

    几天相处,傅渔对他也算了解,看似非常好说话,其实骨子里又倔又硬,偏生端着一副好好先生,温润儒雅的模样,总有法子让你接受他做的事,说过的话。

    其实没必要,我让酒店帮我叫个出租,直接去机场,也挺方便。

    怀生却拿出手机,我们坐下午的航班,上午你好好休息,三点28分的怎么样?到京城正好吃晚饭。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加上傅渔此时有私心,点头应了声,你订票?现在机票多少钱,我把钱转给你。

    暂时不用,你身份证号多少?怀生需要在手机上注册信息。

    给我吧,我来输。傅渔伸手接过他的手机。

    可能总归不是自己的东西,而且某人

    居然用的是五笔输入法,这东西不是他爸才喜欢的?傅渔抿了抿嘴,怎么切到数字输入界面啊?

    怀生忽然伸手,两人指尖轻轻碰了下,傅渔下意识缩了回去,怀生却不惊不动,手机就那么大点,两人此时自然靠得有些近。

    刚洗了澡,傅渔方才觉得浑身舒服些,此时好似又出了一身热汗般,黏糊糊的难受。

    他垂头,呼吸落在她拿着手机的手背上。

    似有火舌窜动。

    输入一些身份验证信息后,怀生很快就订好了机票,并且预约了明日去机场的出租。

    我要叫外卖,你和教授一起吃,还是傅渔抿了抿嘴,言外之意想不想和我一起吃?

    陪你。

    傅渔脸上很淡定,心底却抑制不住有点小欢喜,那我订餐吧,你想吃什么?

    都可以,我去和教授说一声我们的行程调整,待会儿过来。

    好。

    怀生走后,傅渔低头翻看附近的外卖信息,点了餐之后,视线落在饮料那一栏

    忽然想到怀生在云锦首府喝奶茶的情形,嘴角忍不住上扬。

    点了两杯奶茶!

    怎么会喜欢喝奶茶?有点反差萌。

    另一侧,傅钦原与京星遥已经抵达小镇,直接去了下榻宾馆。

    您好,二位是要住宿还是订餐,订餐的话,可以先预约,晚上五点准时营业。这里是旅游小镇,有几家星级宾馆,都是住宿餐饮娱乐于一身。

    前台两个接待看到两人,当时眼睛都亮了。

    住宿,有预约,姓纪。

    稍等。

    房间是傅钦原助理小纪定的,前台自然事先无从得到消息,麻烦二位身份证,我们登记一下。

    看到身份证,确认身份,两个前台互看一眼,心底八卦得要命,只是不敢问。

    房间开好,傅钦原提着行李,京星遥按了电梯,站在他身侧,漂亮温软,分外和谐。

    我的天,没搞错吧,他俩怎么会来我们这种小镇,度假?小三爷那眼神简直太宠了。

    很般配,真人比照片好看太多。

    可惜刚才没敢拍照。

    酒店对客人信息保密,虽然兴奋,做员工的也不敢对外透露半分。

    傅钦原则提着行李,与京星遥找到了房间,这个房间号

    傅钦原咳嗽着,好像言外之意就是让他666一样

    刷卡进屋,房间内风景独好,只是中间一张分外惹眼的大床,白色床单上,摆放着酒店赠送的一枝玫瑰,她随意打量着房间,刚准备去看一下浴室洗手间。

    刚一转身,某人凑过来,她下意识后退,后背紧贴着冰冷的墙壁

    我们休息会儿再出去。

    好。

    京星遥手指稍微抵了他一下,休息就休息,你凑这么近干嘛。

    你在害怕什么?傅钦原低低笑着,双手撑在她身子两侧,虚虚圈着她。

    若有似无,没靠近。

    却已经让她觉得自己热得快自燃了。

    没害怕。

    我带你出来,是想让你放松,让你高兴。

    嗯。

    喜欢吗?

    京星遥一怔,以为他问的是这地方如何,点头,喜欢。

    嗯,我也喜欢你。

    好似有只小箭,biu——

    扎进京星遥心里,心头悸动的感觉,泛着股甜味儿。

    他偏头,在她眉心啄了下

    遥遥——

    什么?

    我好像控制不住自己了

    下一秒,他垂头。

    两人也不是第一次接吻了,可能是知道今晚不回去,京星遥身子有点飘,整个人都好似浮在空中,落不下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傅钦原才松开她,京星遥靠在他怀里,细细调整呼吸。

    其实你不用太紧张。

    我们什么都顺其自然就好,你有任何话,任何不愿意都可以和我说。

    我做一切,总归是想让你高兴的,不想你被动的受半点委屈,你无论怎么样都没关系,我总归能照顾好你的。

    京星遥闷声点头

    怎么每次他说的话,总能把她撩成灰。

    另一边,云锦首府

    傅沉原本今日是预留时间去京家的,此时无法造访,一整天都空闲下来,此时家里也就他一人,正盯着棋谱,在研究手边的一盘围棋。

    前些日子与陈妄对弈两局,好似找到了些许乐趣,忽然听得外面传来车声,略微蹙眉,这个点,谁回来了?

    三爷!十方大步进屋,神色紧张。

    怎么了?

    六爷来了。

    傅沉摩挲着手中的棋子,丢入棋罐,刚要起身,京寒川已经进了屋。

    你怎么有空过来?京寒川不是个常出门的人,傅沉想着,躲着他,不去京家就成了,没想到某个瘟神主动上门了。

    心情不大好,出来随便转转。

    钓鱼需要耐心静心,京寒川面上平静,心底燥得很。

    傅沉撩着眉眼看他,川北距离这里不堵车的情况下开车都要一个多小时,这随便转转,转得可真够远的。

    坐,来两盘?傅沉还能如何,此时京寒川不止是他朋友,更是未来亲家,只能笑着接待。

    只是最尴尬的是,明知道他在燥什么,傅沉却是最没资格宽慰他的人。

    总不能说别担心,不会有事的。

    可带人闺女出门的是他儿子啊,这话没有半点说服力。

    什么时候喜欢围棋的?京寒川抬手,两人将棋盘上的棋子尽数收入各自棋罐,准备重开一局。

    前些日子遇到个下围棋的孩子,无聊就拿出来玩玩。

    傅沉,今天林白问了我一个问题。

    他说什么?

    他问我们几个人,谁最先当外公,我们这里面,数你最精明,你觉得会是谁?京寒川笑着看他。

    十方和千江站在后侧,同时倒吸口冷气。

    简直是送命题!

    傅沉收拾着棋子,混小子,你出去潇洒自在了,做坏事的也不是我,怎么现在反而他处境尴尬了,莫名背锅。

    段林白这傻子,刺激他干嘛?

    某人此时压根不知道,他得罪的两家人!京寒川傅沉都已盯上了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