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2真爱文里的炮灰16【1 / 2】

服刑,凭什徐印漂亮伺候,干活交换)睡)晚,换。

徐印吃独食,被收拾。

李丽娘,徐印受伤回每次回李丽娘,神,坚持久。

李丽娘被徐印幽幽眼神儿很害怕,嘀咕声七七八八。

更怕,怕徐印坚持给推几乎洗澡,脏很,靠近反胃,更

形,追月,知路途。

,追月幽怨眼神儿,“闺啊?几回哪儿该怎。”

呢,决定告诉。”

才七岁,追月考虑,直接告诉,怕负罪感,间陪,万间,陪陪,带转转,分散力。

富松口气,“书呢,因答,岔话题跟置气呢,吧。”

“爹,通知吗?”

拍脑袋,“……忘。”

追月点点头,“吧,话。”

吧,先瞒,免龄太接受。”

“知。”

做亏替徐印瞒,万叭叭几句,再让孩徐印啥苦衷,憋屈死啊!

很快,松竹院,

南正凉亭书,石桌瓜果点,听声音,头,追月,眼睛,放书,噔噔噔,“娘,?”

往追月身张望,父亲,问:“娘,爹呢?吗?”

追月挥挥,让远离,拉重新坐回徐印做,至李丽娘龌龊解释太清楚,才七岁,解释定听懂,奇,太早,等稍稍长,再解释迟。

,尤其做父亲,外公,更觉接受

爹爹

《玄妙大唐》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本页面更新于2022-09-24 01:3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