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进入了2002年6月份,梅林的事务也越发繁忙起来。

    关于即将到来激进派变种人的处理行动开始越来越近,梅林的部门也要加入这场席卷北美的大型行动中。根据世界安全理事会做出的决议,弗瑞要联合天眼会和国家安全局,在国防部的协助下,对数个激进派变种人的基地进行“清理”。

    这是一项很大规模的行动,其准备工作非常复杂,仅仅是协调和任务分派,就足以让弗瑞和他的智囊团忙的脚不沾地,更别提,这一次还要和国防部合作。

    因为前几次的冲突,现在神盾局和国防部的关系,可一点都算不上好。

    不过好在,S.D.O.L.D.并不承担主攻任务,作为专门管理超自然现象的部门,梅林和他的下属们,要做好战斗之后的收容和处理,说的简单一点,他们要提前准备好不会被那些有罪的激进派变种人逃脱的监狱。

    “孤岛监狱已经装不下了,那里现在装满了对社会有害的异类。”

    梅林在基地地下3层的会议室里,对自己的下属们说:

    “我们要重新选择这一批激进派变种人的关押地点,要保证这个拘禁设施内部有能量屏蔽的结界,还要做好应对特殊情况的处理方案。”

    “长官,那些激进派也不都是恶棍。”

    林肯开口说:

    “就这么把他们一股脑的塞进监狱里,是不是有些太不人道了?”

    林肯身边铁塔一样的迈克特工也颇以为然的点了点头,这个外表凶悍,但内心温柔的大块头也觉得这种一刀切的方式似乎不太好。

    “他们是不是恶棍不由我们说了算,林肯,还有迈克。”

    梅林面色平静的对其他人说:

    “我知道,你们渴望我们不冤枉一个好人,但伙计们,我们不是审判机构,我们是保卫机构。我们的任务是把那些不愿意和普通人好好相处的家伙们抓起来,至于他们有没有罪,需不需要被审判,是法官说了算的。”

    他敲了敲桌子,对自己的下属们说:

    “我再重申一遍,这批激进派变种人被抓捕之后,会有来自世界安全理事会组建的律师团对他们进行威胁评估,那些手上没沾血,思维还不是那么极端,有转变可能的变种人,会被交给温和派变种人加以管理。所以如果你们真的相帮那些误入歧途的话,那么在抓捕的时候,就不要有放他们离开的想法。”

    “尤其是你,林肯。”

    梅林看着表情尴尬的异人特工,他加重了语气,说:

    “我知道,你的过去和那些变种人有些相似,但别忘了你的职责,我可不希望亲手把你送上军事法庭!”

    “这一次的行动将在1-3个月之后进行,因此你们都有充分的准备时间,S.D.O.L.D.负责的工作总体由我指挥,但你们会被分成三个梯队,每个梯队会有来自其他地区的指挥官带领,你们应该都见过他们。”

    “科尔森,梅琳达和莎伦三位高级地区指挥官到时候会带你们前往不同的任务地点,我希望你们做好准备,别给总部,也别给我丢人。”

    “知道了,长官。”

    会议室里的几个新人指挥官齐声回答了一句,那种精气神让梅林很满意。

    他将手里的文件丢给助理芭比,他说:

    “芭比,你从内务特工里选几个办事能力强的助理,和三叉戟总部的希尔特工一起行动,去我们选定的数个监控地看看,排查一下那些地方周围的因素,选出一个最适合建立大型拘禁监狱的地方。”

    他看了看地图,对芭比说:

    “我个人比较中意堪萨斯州,但决定权在希尔特工那里,你要协助好她的工作。”

    “嗯,我知道的。”

    芭比将金色的长发拂向耳后,这日渐成熟的特工女士点了点头,但一片平静的外表之下,芭比特工也在好奇一件事。

    据说她的长官梅林阁下,和总部的希尔特工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他们之间有一些小道消息的绯闻在神盾局内部传的很厉害。

    据说有特工在晚上看到过梅林和希尔一起去酒吧,梅林长官还把喝得醉醺醺的希尔特工送回家之类的。

    但这些话,是不敢当着梅林的面说的。

    S.D.O.L.D.内部的员工都知道,他们的长官梅林阁下很可能是一个禁欲主义者,据说从加入神盾局到现在的十几年里,梅林阁下一直是孤身一人。

    曾经还有人怀疑过长官的性取向,结果那家伙第二天就被调到了阿拉斯加的巴罗基地,现在还没被调回来呢。

    嗯,梅林长官也是个很小心眼的人呢。

    “你在想什么?芭比?”

    梅林的声音突然将芭比特工惊醒,她抬起头,就看到了长官眼镜之后,那双似乎能洞察人心的眼睛,这让芭比一时间有些惊慌。

    “下次开会的时候别走神。”

    梅林面色平静的推了推眼镜,他随口说道:

    “工作时间,不要想一些无聊的事情...”

    几分钟之后,布置完了这个月的大体工作的梅林掏出怀表看了看时间,他说:

    “如果没有问题的话,现在,散会!”

    特工们纷纷收起手里的文件夹,陆陆续续的走出会议室,在所有人都离开之后,林肯左右看了看,对梅林说:

    “长官,有件事,我得告诉你。”

    “嗯?”

    梅林看着林肯,他说:

    “什么事?是公务吗?”

    “不。”

    林肯摇了摇头,他说:

    “是‘来世’那边。我上次回来世找戈登教官看看我的能力变化,我在那边住了几天,结果发现了一些古怪的事情。”

    这年轻人皱着眉头,对梅林说:

    “‘来世’里的长老们都不见了,戈登教官也对此语焉不详,他只是说有重要的客人到了‘来世’。我找几个朋友问过,他们说那客人在上个月的某个夜晚到达来世的...那位客人,是坐着一艘古怪的飞行器来的。”

    “嗯?”

    梅林眯起了眼睛,他问到:

    “什么样的飞行器?”

    “和船一样。”

    林肯取出一张照片,递给梅林,他说:

    “看样子不像是地球科技制作出的...我怀疑,可能是已经离开地球的异人王朝派来了使者,这就能解释长老都消失的问题,他们可能是来地球执行什么任务,但我没有证据证明这一点。”

    “嗯,我会想办法和戈登聊聊这件事的。”

    梅林看着手里照片上那艘古怪的蓝色飞船,他对林肯说:

    “你和来世之间的关系比较复杂,你就不要插手了。”

    “嗯,我知道的。”

    林肯点了点头,带着文件夹离开了会议室。

    梅林将那照片揣入怀里,他现在没时间去处理这件事,他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梅林取出神秘屋的钥匙,插入会议室的门锁中,然后扭开门,走入了神秘屋里,玄兰还如之前一样,在门口迎接他。

    “艾尔莎小姐的转化已经完成了,主人。”

    玄兰对梅林说:

    “她现在在二楼的客房,随时都会清醒。”

    “嗯。”

    梅林点了点头,他和玄兰走向二楼的房间,他问到:

    “她的情况好一些了吗?”

    “那股力量明显变得平和了很多。”

    玄兰说:

    “寒气不再外泄,而是盘踞在艾尔莎小姐躯体中,但我们不能确定,这是因为猎魔人的转化仪式带来的改变,还是因为那股力量主动退让,必须得等到艾尔莎小姐真正苏醒之后才能判断。”

    “唉,一个月的时间啊。”

    梅林叹了口气,他对玄兰说:

    “让厨师准备点糕点,她苏醒之后可能需要吃点东西。”

    “已经准备好了,主人。”

    玄兰说:

    “只要艾尔莎小姐需要,随时都可以送上来。”

    “嗯。”

    梅林伸手推开了房门,然后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艾尔莎,玄兰这个贴心的管家给艾尔莎换了套衣服,看上去还洗了个澡,她现在显得容光焕发,脸色不再苍白,嘴唇也有了血色,那头橙黄色的长发披散在床上,看上去就如安静的睡美人一样。

    在梅林眼中,艾尔莎的生命体征非常平稳,在经过猎魔人突破仪式后,她的生命力几乎翻了一倍,就如一团燃烧的火焰一样。

    而在那火焰中,还有寒冷的气息在跳动。

    最少从表面上来看,那股力量,已经和艾尔莎融为一体。

    这是个好的现象。

    梅林走到床边,他伸出手,触摸了一下艾尔莎的手臂。很冷,就像是冰块一样,但比之前那种自我封冻的状态好多了,还有脉搏在跳动,而且跳动的很强劲。

    “砰”

    梅林面无表情的在床头敲了敲,他说:

    “醒了就睁开眼睛...多大的人了,还学小孩装睡?”

    “唰”

    躺在床上的艾尔莎猛地睁开眼睛。

    她那漂亮的,如蓝色的湖水一样的眼睛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双猫一样的瞳孔。

    但问题是,她和其他猎魔人那黄色的猫瞳还不一样,她的瞳孔颜色,是绿色的,就如绿色的猫眼一样,又像是绿色的宝石。

    坦白说,稍有些怪异之外,真的很漂亮。

    她就那么盯着梅林,梅林也盯着她,几秒钟之后,艾尔莎对梅林说:

    “我昏迷的时候...我的意识还是清晰的,你和我妈妈说的那些话...我都听到了。”

    “哦?”

    梅林这一刻的表情出现了些许慌乱,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他看着艾尔莎,抿了抿嘴,然后他说:

    “那你的想法呢?”

    “我...我不知道。”

    艾尔莎一脸坦然的说:

    “我从没谈过恋爱,我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是不是正常,我也没怎么想过再进一步,我的意思是,要不...顺其自然?”

    “好。”

    梅林也没有太多的反驳,就如他对瑞雯说的那样,他认为,感情这种事情,是不能强求的。

    大概,艾尔莎也不希望她和梅林之间的感情掺杂其他的东西。

    比如愧疚,比如强迫等等。

    “别听我妈妈乱说。”

    艾尔莎努力的试图坐起身,梅林伸手帮助她靠在床头,还给她身后垫了个枕头,她对梅林说:

    “我妈妈的感情观还停留在上个世纪,她和我父亲的感情模式完全遵循的是上一辈人的思维,那不适合我们。另外,我也听到了,你隐瞒了我关于我父亲的事情。”

    “那不是我故意的。”

    梅林给玄兰打了个眼色,后者悄无声息的退出了房间,还关上了门。

    梅林对艾尔莎说:

    “那是你父亲要求的,白狼大师也叮嘱我,不让你参与到和德古拉有关的事情里,你父亲都搞不定的事情,你去就只能是添乱。”

    “我就说我看你手上的袖剑那么眼熟。”

    艾尔莎鼓着脸,一脸不满的说:

    “原来真的是我父亲那件...那你和他现在还有联系吗?”

    “没有。”

    梅林有些遗憾的说:

    “在白狼大师离开之后,我就再没有收到过尤利西斯大师的消息,但他应该还活着。”

    “我要去找他。”

    艾尔莎语气平静的说:

    “我已经是正式的猎魔人了,而且我还有其他猎魔人没有的能力。”

    她摊开手指,一团晶莹剔透的冰花就在她手心绽放开,那冰花闪耀着寒气,看上去煞是美丽。

    “你只是想躲开我。”

    梅林轻声说:

    “你只是给自己找个理由暂时离开这里...对吧?”

    “对呀。”

    艾尔莎看了一眼梅林,她偷偷的,悄悄的将头靠在梅林肩膀上,她轻声说:

    “很尴尬啊,梅林,妈妈真的是...这种事情被突然挑破,怎么会当做无事发生?”

    “我得出去转一圈,好好想一想我们之间的事情...我不讨厌你,但好像也没有喜欢到死心塌地的地步。”

    她的声音越发轻柔:

    “还有,你心里一直有卡罗尔,我没见过她,但从那些档案的记载来看,她好像是很潇洒的一个人...也许我要学学她,才能让你真正记住我。”

    “好吧。”

    梅林没有挽留,他对艾尔莎说:

    “过一段时间再走吧,接下来还有个大型任务,顺便帮你训练一下猎魔人的剑术和你的新能力。”

    “好啊。”

    艾尔莎揉了揉肚子,她说:

    “有吃的吗?我好饿啊。”

    “有的,稍等一下。”

    梅林拿起手边的摇铃,那是贴心的玄兰悄悄放下的,他摇了摇铃铛,一会就有幽灵仆人送来糕点。

    他维持着那个姿势不动,然后问道:

    “说起来,你是准备学习哪个派系的剑术?是和你父亲一样,成为一个狮鹫派的猎魔人吗?”

    “不,不要!”

    艾尔莎闭着眼睛说:

    “我要和你一样,成为狼派猎魔人,我小时候可崇拜白狼大师啦...现在终于有机会成为他的传承者,我不会放弃的。”

    “说起来,你见过杰洛特大师,对吧?他长什么样子?给我描述一下呗,还有他的妻子叶奈法,据说那是中世纪最漂亮的女术士呢,你见过她吗?”

    “没有啊,叶奈法女士没出现,我只见过杰洛特大师。他有白色的头发,脸上有道疤,就和那张牌上画的人物很像,不过也不是特别让人记忆深刻,非要说的话...他给我留下的最大的印象就是...”

    “他打牌真的很厉害。”

    PS:

    本次加更到此结束啦~我真的是一点点存稿都没有了,彻底被榨干了...让我歇几天,恢复一下元气,等下个月继续加...最后求个月票,兄弟们,祝你们每天都能愉快~另外,提前祝大家中秋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