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华啊……”永安帝觉得自己的心脏被人给攥住了。

    “轰……”    可就在这时。

    一道闪电忽然劈下,巨大的雷声几乎震聋了所有人的耳朵。

    当大家回过神来。

    站在前列的田居德一身焦黑,冒着浓烟。

    可这还不算完。

    又一道闪电劈下,惊雷接踵而至。

    一道雷电落在田存义的身上。

    众人:……    田居德父子一句多余的话都没说就被劈死了。

    “天师,不是说本宫是妖孽么?

    为什么天罚却降在田首辅父子的身上?”

    段月华放下手中的酒杯,质问通天道长。

    许是惊雷震坏了耳朵,通天道长只看到段月华的嘴唇在动,根本听不清她在说什么。

    段月华也不为难他,毕竟那两道惊雷实在是太响了。

    她走向神案,提笔写了几个大字,让两个太监举着示众:“上苍认定的妖孽到底是谁?”

    通天道长说她是妖孽,可是天雷偏偏劈死的是田家父子。

    田家这么多年没少干坏事,在老百姓的心中名声并不好。

    所以,其实不用段月华问,老百姓们的心中也都在犯嘀咕,到底谁才是妖孽?

    若是妖后为上天说不容,那为啥天雷不劈她反倒去劈田氏父子。

    永安帝这个时候激动地走过来,他拉住段月华的手,凌厉的目光扫向通天道长。

    通天道长‘噗通’跪了下来,现在该咋整?

    他再咬死了说段月华是妖孽也不可能有人信,关键是田居德父子死了啊……    强烈的求生下,通天道长怂了。

    他忙跟段月华磕头,磕到额头都烂了,血糊了一地。

    “是小道法力浅薄,弄错了上天的旨意,上天提示坤宁……乃是预示皇后娘娘是大周的福星……有皇后娘娘在才能诛灭妖邪……”    永安帝的耳朵也被震得听不见声音了,他让人拿了笔墨给通天道长。

    通天道长马上提笔就写,写是他道行浅薄,误解了天机。

    皇帝的人拿着他写好的东西绕场一周,又传到百姓们的手中。

    百姓们识字儿的少,等到耳朵稍微恢复了一些听力之后,就由少数能认字儿的人将内容读了出来。

    然后……    百姓们吓傻了。

    所以他们之前是向皇帝请愿杀了大周的福星?

    要老命了咧!    他们是不是已经得罪了老天爷啊……    嘤嘤嘤,够怪那个狗屁半罐水的天师!    老百姓们纷纷跪下来跟段月华磕头,口称皇后娘娘千岁。

    而被田居德安排在其中的人也是傻了眼儿了。

    田氏父子都死了,他们还等着田氏的信号搞事情呢。

    现在这种情况……这事情是搞还是不搞?

    搞肯定更是不能搞的了,先机已失,如今老百姓都跪成一片,看起来还没有起来的意思,毕竟差点就逼得福星自尽……这会儿不好好磕头谢罪怕被老天爷责罚。

    他们这个时候跳出来不就是自投罗网?

    只是,有些事情不是他们想隐藏就能隐藏得了的。

    安王带并进了人群。

    他们不断地从人群中提溜出人来,一抓一个准儿。

    没多大功夫,这帮人就全被提溜出来了,还当众从他们身上搜出了短刀。

    老百姓们又傻了。

    安王骑在马上,扯着嗓子一遍又一遍地喊,说这帮人是混进人群中,企图乘机制造混乱,裹挟着他们一同造反。

    百姓们:……    “以后大家不要听风就是雨,被别有用心的人胡乱煽动几句就跟着跑,殊不知自己被人当了刀。

    今日若不是老天有眼,你们将成为逼死大周福星的千古罪人!”

    “草民知错了。”

    “以后再也不敢了……”    完后还是老老实实地呆在家里吧,不跟着瞎掺和了。

    安王见状满意了,他骑马到高台前,然后下马单膝跪下:“父皇,儿臣抓住叛党五百人,请父皇发落!”

    永安帝的脸是黑得透透的。

    今日这个局真是缜密啊,先是逼他杀妻,再裹挟着百姓动乱,好让京卫营镇压,京卫营一旦镇压,他便要背上一个为妻报仇屠杀百姓的帽子。

    如果不镇压,京卫营必定损失惨重,他的的处境也会变得危险。

    永安帝看了眼被劈死的田氏父子,心说月华真是福星……这两个人竟让天雷给劈死了。

    如此一来,就算水田家人拿出先帝遗旨,有了如今这一出,这世上还有谁能相信?

    祸国妖孽家中拿出的先帝遗旨……搞不好就是伪造的。

    永安帝心里高悬的石头落地。

    这事儿解决了,别的事儿都是小事儿。

    永安帝更稀罕段月华了。

    还好……    他心中庆幸极了。

    在心中很是感概了一番,永安帝就问安王:“你是如何知道他们中隐藏着叛贼?”

    安王道:“儿臣事先并不知情,只是抱着查一查心安的心态带人去搜的,没想到还真让儿臣抓着人了。”

    永安帝挑眉:“朕看你们抓人的动作很利索,你们是如何判断他们就是叛贼?”

    安王:“回父皇的话,这都是骁勇伯曾经教过儿臣的一个方法,就是随身带着磁石,被靠近的人身上有东西吸引了磁石,就说明他们身上有铁器,只要稍微搜一下就知道他们身上的铁器是不是刀剑等物……    百姓们是来京城请愿的,带刀做什么……所以儿臣才认定他们都是叛贼!”

    永安帝欣慰地笑了笑:“做得不错,回京之后朕必重赏于你!”

    安王:“谢父皇!”

    问完了安王,永安帝就正正经经诚诚恳恳地就地给上天上了三炷香,带着文武百官三拜九叩。

    叩拜完毕,百官面对段月华都是讪讪的,真是没脸……    倒是林健荣自在,他上前跟段月华见礼:“恭喜娘娘否极泰来,娘娘必定后福绵长。”

    “本宫借林首辅吉言。”

    段月华知道林健荣跟林晚秋的真正关系,毕竟林晚秋的亲娘她也是熟悉的。

    皇帝对林健荣也是大大的满意,这是个好用的臣子,敢跟群臣正面刚,一开始就站在段月华这头。

    “田家的案子你带着大理寺去查!”

    人死了,不代表就一了百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