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1章 针锋相对

    林薇薇一把拉住陌念的胳膊,“别去,这件事情关你什么事啊,凭什么喊你啊。”

    “应该跟我关系不大,我过去看看,回来和你说。”

    陌念安抚了林薇薇一下,她朝教室外面走了。

    办公室里。

    周姒玉和余承之都到了,两个人都十分有气场的坐在椅子上,彼此都分毫不让。

    孙婉婉站在那哭的抽抽搭搭,她捂着的脸一片红肿。

    楚洋臭着一张脸进去。

    陌念进去后,站在了一旁,最不显眼的地方。

    余承之朝她看了过去,上下打量着。

    昨天陆晨宁的生日宴,他有事情去的晚了,他下车的时候刚好看见陌念上车。

    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就一个背影,他就认出来这是那个灰姑娘。

    回神,余承之看向班主任。

    班主任开口,“楚洋,不管怎么说,打女同学是很恶劣的事情,你要跟孙婉婉道歉。”

    楚洋不屑的嗓音,“现在造谣不需要成本了是吗?她可以到处编排我,造谣我,说那些闲言碎语还要传到我耳朵里来,她这种嘴贱的女人,不该打吗?”

    周姒玉有些怒的嗓音,“楚洋,你的家教呢?”

    “周姒玉,你也不是个不懂事的,怎么遇见这事,就这么拎不清了?”

    “你什么意思?”

    “我什么意思你听不懂吗?我们洋洋哪句话说错了吗?你表妹不该打吗?”

    余承之反驳的不卑不亢。

    陌念听着他们吵架,她觉得自己站在这挺多余的,不过来都来了,也不好一声不吭的就走。

    周姒玉看向孙婉婉,“你造谣了吗?”

    孙婉婉捂着脸,哭的抽了口气,“表姐,我没有。我要是造谣了楚洋打我是我活该,可我这么大的人了,不可能这点事都不懂。是陌念亲口告诉我的,她说楚洋和他在谈恋爱,叫我平日里见到她态度好点,不然楚洋会对我不客气!”

    周姒玉看向陌念。

    余承之轻笑了一声,开始刁难陌念,“我就说,孙婉婉家里也算得上是书香门第,怎么会玩这种小把戏,原来是有人爱慕虚荣,说出来了这种话。”

    楚洋也看向了陌念。

    楚洋在心底觉得陌念是个水性杨花的女人,所以在这个时候,最该他说句话的时候,他选择了沉默。

    并且眼中沾染了几分厌恶,原来这种话是陌念自己放出来的,这个女人还真是死性不改。

    惯性的喜欢去贪慕虚荣。

    陌念视线很冷的看向余承之,这个男人就是和她有仇,总能三言两语将她推入泥潭里。

    好似在他眼里,他有多看不起她一样。

    班主任问陌念,“孙婉婉同学说的是真的吗?”

    陌念深吸一口气,他看着班主任,“我如果到处说,那学校关于我和楚洋的流言蜚语应该到处传了,传到班主任您的耳朵里不会很难。何必要借着孙婉婉的嘴,以告状的形式说出来。”

    说着,陌念逼问孙婉婉,“你心里没鬼吗?玩这种把戏有意思吗?你刚才说我和林薇薇,辰斯闲楚洋四个人打群架,事实是这样的吗?可见,孙婉婉同学,你谎话连篇!”

    孙婉婉捂着脸,她不愧是个白莲精,当时就回道:

    “我看到你们四个人站在一起,我怎么知道是不是打群架?”

    “那就是说你并不知道前因后果,孙婉婉同学,你乱告同学黑状,是不需要负责任的吗?我和楚洋同学,我们连招呼都没打过几句,哪里来的早恋?你在哪里看到我们早恋了?你有证据吗?”

    “是你和我说的!”

    孙婉婉一口咬住陌念。

    陌念气笑了,“我和你说的,我为什么要把这种把柄跟你说?让你去告老师吗?”

    “你和我不和,所以想用楚洋威胁我,刻意跟我这样说的!”

    “我和你不和,才更不会说这种话!孙婉婉同学,造谣我希望你也有个度。”

    孙婉婉拔高的嗓音,“我怎么知道你怎么想的,陌念同学的口才这么好,我真是说不过你。老师,这件事情是楚洋动手打我,如果他和陌念之间没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生气,他分明是因为维护陌念才打我的。”

    陌念看向楚洋,“你是因为维护我才打她的吗?”

    “是。”

    楚洋看似违心,但其实是说了一句真话,他不想让孙婉婉为难陌念,这样诬告陌念,因为这样会影响陌念保送。

    但刚才孙婉婉那一番话,让楚洋信了个七八分,他觉得就是陌念爱慕虚荣,才故意说他也是她男朋友的。

    真是恶心,这种女人才不值得他维护。

    孙婉婉开口,“那你是承认你和陌念早恋了?”

    楚洋很冷的嗓音,“没有,是她胡说的,我根本不喜欢她。”

    余承之轻笑一声,“我说班主任,事情已经很明白了吧?是这位叫陌念的女同学,为了面子,刻意说和我侄子谈朋友的。现在的小女孩,家境不好不想着好好读书,整天做着一些飞上枝头变凤凰的美梦。”

    他嘲讽着陌念,嗓音恶毒至极。

    陌念气得心口疼。

    她看向周姒玉,开口,“周小姐,我们见过的。”

    周姒玉是知道她和顾遇年的关系的,她不可能这样做的,因为这样做,会得罪顾遇年。

    如果她真的爱慕虚荣,她最爱的应该是顾遇年才对!她要紧紧抱住顾遇年的大腿才对,毕竟那是她的老公。

    这种时候,百口莫辩的时候,陌念多么希望有个人能站出来,替她说一句话。

    结果,周姒玉看了看腕表,吩咐一般的口吻,“既然事情清楚了,班主任,那你就快点解决吧,我一会还有事情。”

    班主任不太相信陌念是这种人,可他被余承之的话说动了,因为现在的女孩子,一个比一个沉不住气。

    特别是陌念这样家境不好的女孩子,容易被虚荣心蒙蔽了双眼。

    班主任有些失望的开口,“那陌念,你回去好好写一份检讨。我上次就和你说过了,保送生已经在考察了,你要注意影响和作风。你现在犯这样的错,保送的名额老师只能让给别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