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0章 只有你,没有过别人

    傅暖脸上一红,哼唧一声避开他的目光。

    要时刻警惕容教授的糖衣炮弹。

    “没有?真的?”

    她满脸写着“不信”两个大字,推开容与凑过来的身子,狐疑的目光打量着他面上的神色,开始细细盘问。

    “你再好好想想,比如……”

    某女疯狂暗示:“校友,项目组成员,或者是……学妹之类的人物,确定没有?”

    男人一开始还饶有兴致的听着,想听听看她还能说出什么有意思的话来。

    直到“学妹”二字出现,容与重瞳眯了眯,眸光中透着几分危险之色。

    “你说叶清瑄。”

    傅暖脸色微变,看吧,果然。

    “你承认了!”

    小女人抓住这句话柄,气呼呼的瞪着男人。

    就知道他肯定和叶清瑄有过去,有情史。

    容与无奈勾唇低笑,修长的手指轻轻在她脑袋上一敲。

    “脑袋瓜一天天都在想什么,这算什么承认?”

    “别想抵赖,我刚才不过暗示一句‘学妹’,也没说是谁,是你自己想到叶清瑄的,还敢说没什么?”

    傅暖睁大眼睛凝视着容与,不放过他脸上一丝丝的表情变化,非要从中看出破绽不可。

    然而,某人出奇的淡定,足足让她盯着看了几分钟,才幽幽开口说道:“我知道我好看,容太太百看不腻。”

    “你别转移话题。”

    傅暖坚定不移,原则性问题,必须交代清楚。

    “我说过,只有你,没别人。”

    男人看着她气鼓鼓的脸,只觉好笑,本来没什么肉的脸颊,硬生生被撑成个包子状,他伸出手指使坏的戳了戳。

    “不信。”

    傅暖摇头,视线直直“扎”在容教授身上。

    “像你这样的大总裁,家世好能力强,怎么可能没有过别的女人?”

    然而听到这话的容与,侧重点在于——“家世好能力强”六个字上。

    嗯,妻子的夸奖真是十分精准到位。

    只是她对于自己魅力的认知,似乎还不够。

    男人轻轻在她唇上啄了口,轻笑道:“说了没别人,容太太。”

    “不许亲我!”傅暖身子往后靠了靠,有意与这厮拉开距离。

    “其实吧,有就有,你承认了也没什么,我理解的。谁没过去啊,但是……你得对我坦诚,不可以隐瞒。”

    容与上扬唇角的笑意多了几许无可奈何,在这件事上,她真是执着的可爱。

    就算真的有过去,看她这模样,老实交代了,至少一个月都别想回房睡。

    “那你为什么认定,我曾经有过别人?”

    傅暖完全没意识到容教授又掌握了主势,一股脑把内心的想法都倾吐出来——

    “你不像是没有经验的人啊……”

    “哦?”

    男人闻言,带着危险气息的身躯倾覆过去,语带威胁:“你指哪方面经验,嗯?”

    “就……”

    傅暖一下子红了脸,梗着脖子道:“我跟你认识那晚……我觉得你不是第一次!”

    容与哑然。

    这小女人在想什么?

    “这么肯定我不是?”

    傅暖:……

    她很想一口肯定,却又羞于启齿,脸色更红了几分。

    憋了许久,女人才硬着头皮嘀咕一句:“那晚,你……很有经验的样子,不像新手。”

    越往后声音越微不可闻,几乎像蚊子嗡嗡叫。

    男人骨节分明的手指轻抚上她的唇,狭长的眸子里带着戏谑。

    “容太太,男人在那种事情上,无师自通。”

    嗯?

    不等傅暖回神,她已经完全被男人禁锢住,动弹不得。

    “你……”

    对上他深谙的目光,她心跳急促,一时没了回应,心中却暗骂自己太怂。

    说好要“审问”容教授的,怎么最后又被他给制服了。

    “老婆,本来想放过你,奈何你今晚一直在挑战我的忍耐力。”

    男人拂出一口气,气息喷洒在她脖颈间,她身子微微颤了颤。

    “你……你别乱动!你跟叶清瑄的事还没交代……唔……”

    话还没说完,就被男人封了唇。

    还在提叶清瑄,也不知容太太是对他太没有信心,还是对他的审美有什么误解。

    “容太太,你是我唯一有过的女人。”

    这样的话,是最后一次说,他不会骗她。

    傅暖愣神,半晌没有回应。

    正是这慢半拍的反应,让男人决定……

    “看来光说你是记不住的。”

    容与唇角勾起一抹邪肆的笑弧,嗓音沉暗至极:“为夫帮你加深印象。”

    于是,这一夜,容太太真实体验了一次何为‘加深印象’。

    ……

    翌日。

    傅暖醒来,脑子里一片茫然。

    昨晚……

    随着意识渐渐清醒,她想起来那些疯狂,脸上红一阵白一阵。

    身边的男人还在安睡,她动了动身子,腰酸背痛,罪魁祸首倒是跟没事人似的。

    她狠狠剜了男人一眼,气恼地想要起身,动作幅度太大,男人蓦地睁开眸子。

    “老婆,昨晚睡得好吗?”

    他唇畔扬起笑意,一副明知故问的样子,真的很欠打。

    傅暖默默翻了个白眼,她睡得好不好,他还不知道吗?

    “我去洗漱。”

    男人长臂拦住她的腰身,将女人圈在怀里,耍起无赖,就是不肯放手。

    最后容太太彻底放弃挣扎,生无可恋道:“容教授,您可以翘班,但我可不行。这都几点了,快让我起来!”

    容与俯首吻了吻她的额头,然后才满意的松开她。

    洗漱完毕,傅暖穿衣服的时候,看到镜子里她身上的痕迹,又通过镜子注意到男人意味深长的目光。

    她脸色绯红,赶紧拿粉底和遮暇盖住,回头羞恼的瞪他一眼。

    容教授对昨夜的“战果”颇为满意,后来送孩子们去幼儿园的路上,唇边一直勾着淡淡的笑意。

    傅暖则假装看着窗外的风景,余光时不时偷偷瞄他。

    人家精神百倍,满面春风,而她……

    人与人之间的差距,果然不是一星半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