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7章 爱的奖励

    乔珩晚上的时候来到ICU外面。

    “阿烨,依依,你们还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忙,别熬夜,我今晚值班,而且,还有值班护士。”

    历铭烨刚刚就已经吃了乔珩的干醋,此时见了面,目光不善。

    乔珩不明白到底自己哪里得罪了历铭烨,怎么这眼神好似要杀人似的。

    楚依有些尬的轻咳一声,在乔珩看不到的角度,扯了扯历铭烨的衣角。

    历铭烨面色稍霁,不过,看着乔珩的眼神依旧充满敌意。

    乔珩也懒得去探究什么,从历铭烨跟依依和好,历铭烨就总是拿他当情敌。

    “舅舅,还是我们留下比较合适。”历铭烨淡声说道。

    “可你们……”乔珩担心楚依休息不好,会影响身体。

    “舅舅,我毕竟比你年轻几岁,平常也有加强锻炼,所以,你放心,熬夜非但不会让我觉得疲累,还会让我越来越精神。”

    楚依心里一阵阵撇嘴。

    历铭烨这话说的夹枪带棒的,丝毫没有给乔珩留面子,也真的是六亲不认。

    乔珩脸色微变,整个人很尴尬的杵在那儿。

    历铭烨清楚的读懂了刚刚楚依那记眼神的意思,挑眉。

    眼神在说:特么的,那些小护士最先想到的都是别因为你而得罪了舅舅,足以说明,你们两人的关系不一般。我个人利益都被侵犯了,我还给他留脸?

    楚依哼了一声,将目光从他脸上移开。

    在乔珩看来,这两人根本就不是在为了他而争吵,而是赤|裸裸的在打情骂俏。

    他干干的扯了扯嘴角,“那好吧,如果有什么,你们就去办公室找我。”

    他刚刚离开,楚依便沉下了脸色,厉声问:“历铭烨,你有点儿出息好吗?”

    “有些事情必须有点儿出息,有些事情不能有点儿出息。”

    “你——”

    楚依咬牙,一时间竟是找不到合适的话来怼回去。

    历铭烨握住她的手,神色异常认真的看着她,“听好了,以后跟舅舅不要太热络,不要给他希望!”

    “历铭烨,你简直可笑!”

    “我这不是可笑,是防微杜渐!”

    最后四个字,他几乎是一个字一个字的从齿缝间挤出来的,气势夺人。

    楚依呵笑一声,“懒得跟你再继续争辩这些没用的。”

    他深深看了她一会儿,不由分说的将她的头按在自己的肩头。

    楚依刚刚撤离开,他又按回去。

    “历铭烨,你别太过分了!”她是真的被他惹恼了,气鼓鼓的瞪着他。

    “我在关心我可爱的老婆,你怎么狗咬吕洞宾……嘶……”

    话还没有说完,指尖便被咬了一下。

    他看着指尖上的那一排清晰的牙印儿,气的不轻。

    修指捏住了她的下巴,周身散发出来的危险气息瞬间将她包围。

    楚依心弦一抖,笑的有些难看。

    “有人!”

    本以为可以轻松摆脱他的桎梏,然,历铭烨丝毫不以为意,眸光深邃的凝着她的眼睛,挑挑眉。

    明明他什么都没有说,可楚依还是觉得心里发憷,一颗心也好像随时都有可能跳出胸腔。

    “你刚刚不是说狗咬吕洞宾吗?”

    言外之意就是,你都将我比喻成了狗子,我若不咬你一口,都对不起你说的这句话。

    历铭烨看着眼底写满“狡黠”的楚依,竟是宠溺的弯唇一笑。

    楚依也附和着扯了扯嘴角,笑笑。

    夜色,浓深。

    一开始,历铭烨说什么,楚依还能应上一句。慢慢的,困意袭上,历铭烨说了很多,她也没有应一句。

    历铭烨低眉看了眼楚依,让护士站的小护士为楚依拿一条薄毯过来,披在楚依的身上。

    夜,一点点的退去。

    楚依醒来,看到自己身上的薄毯,愣了下。

    历铭烨正好低眉望过来,她急忙从他怀中撤开。

    “你昨晚有没有睡?”

    “眯了一会儿。”

    “我可能太困了,你没事儿吧?”

    “还行。”历铭烨揉着肩膀,虽然肩膀真的很酸,可他还是生生忍着。

    “我帮你揉。”楚依又打了个呵欠,手搭在他的肩上,轻轻的揉捏着。

    历铭烨有种感觉,楚依的手好像自带魔力,只是刚刚落在上边,便可以让他忘记一切酸麻胀痛。

    揉了一会儿,乔珩拿着早餐来到这里。

    “醒了?”乔珩扫了一眼历铭烨眼底的清淤,嘴角淡淡的勾了一下。

    “舅舅,你那笑是什么意思?”历铭烨嘴角的笑容垮了下来,黑沉着脸逼视着乔珩。

    “看你们感情好。”

    乔珩其实是想起了昨晚历铭烨说他比他年轻几岁的话。

    瞧瞧,这黑眼圈啊!

    历铭烨哼了一声,看向楚依,“你不去洗把脸?”

    楚依点头,去了卫生间。

    “舅舅,什么时候查房?”

    “上班后半个小时。”

    历铭烨点了下头,打电话联系了丁誉,让他先盯着,他一个小时后再去天都。

    “阿烨,如果你忙先去天都。”

    “不用。”

    “你看看你眼圈下的那片清淤。”

    历铭烨拧了拧眉,“所以,舅舅刚刚笑是因为我眼底的黑眼圈?”

    乔珩未置可否。

    大夫给历老爷子做了各种检查,情况不错,可以转到普通VIP病房。

    历铭烨看向楚依,“一会儿妈跟张妈会过来,我们先回别墅,你休息一下,我去天都。”

    楚依其实挺想留在这里,但是对上了历铭烨那双深邃的眼睛,她只能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回去。

    这男人不仅霸道,还小气,爱吃醋,特别的麻烦。

    历铭烨握着她的手,手指放肆的塞进她的指缝间,冲乔珩挑了下眉尾,“舅舅,这里就拜托你了!”

    乔珩点头。

    看着他们渐行渐远,乔珩心中轻叹一声。

    守护了这么多年,他是时候该放手了。

    这个念头刚刚浮上脑海,苏雅的身影突然出现在眼前。

    柔和的光线笼在她的身上,她勾着嘴角,缓步走到了他的面前。

    “我好看吗?”苏雅笑着跟他打招呼。

    乔珩脸上快速蹿上一抹红,不自然的将目光移开,“刚刚不是在看你!”

    “乔院长,我可是心理学教授!人在说谎的时候,先是眼神飘忽,不敢直视对方,接着就是呼吸紊乱,还有心跳加快,脸红……”

    乔珩被苏雅如此不客气的戳穿,很是尴尬,“我先回去了,昨晚值夜班。”

    苏雅笑,“没必要这样吧?我又不是什么洪水猛兽。”

    乔珩干干的扯了下嘴角,“是真的太累了。”

    苏雅急走了几步,将早饭塞到了他的手中。

    手碰上的时候,乔珩脸上的红晕以最快的速度向着脖颈蔓延。

    苏雅太清楚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只是冲她弯唇笑笑,“回吧!”

    *

    回到了别墅后,历铭烨快速的洗了个澡,准备去天都。

    在他洗澡的时候,楚依也去客房快速洗了个澡。

    “你好好休息,匠之轩的事情我会打电话给柏宁。”

    “昨晚休息的还是挺好的。”

    “怎么这么不听话?”

    “我说的是实话。”

    历铭烨脸色黑沉如墨。

    “你别忘了,匠之轩也有休息间,我如果真的累了,也可以休息的。倒是你……”楚依抬手自他眼圈之下轻轻抚过,“你才最应该休息。”

    历铭烨冲她弯唇,“楚大设计师实在是太优秀,天都的新品订单一个接着一个,所以,我必须过去盯着。”

    “天都不是涉足很多行业吗?你难道还能事事都盯着?”

    “这不是才步入正轨吗?”历铭烨捏了下她小巧的鼻子。

    楚依踮起脚尖,大胆的在他唇上啄吻了一下,笑眯眯的问:“有没有满血复活?”

    历铭烨长臂箍在她的腰上,“真要给爱的奖励,别这么简简单单。”

    在楚依愕然的眼神里,他俯身攫住了楚依的红唇。

    这唇,就好像是小时候吃过的棉花糖,甜滋滋的,怎么都吻不够。

    楚依担心历铭烨疲劳驾驶,坚持要她来开。

    历铭烨本不打算答应,但看到她如此坚持,不想惹她不快,只能勉强同意。

    “给你两个选择,一会儿车子放在天都的地库,我打车去匠之轩。另一个,我把车开去匠之轩,晚上去天都接你!”

    没有听到应声,楚依颦眉,扭头看了一眼。

    看到他双眼紧闭,她心口一阵拉扯。

    这个男人真的很辛苦。

    虽然已经以龟速前进,不过,车子还是停在了天都。

    “到了。”她在他耳畔轻声说了句。

    历铭烨缓慢睁开双眼,扭头看了眼车外,“刚刚迷糊的时候,好像听到你说什么。”

    楚依又重复了一遍,历铭烨笑的一脸灿烂,“你说我会选择哪个呢?我亲爱的老婆!”

    “好,那我晚上来接你,然后我们一同去医院。”

    历铭烨解开安全带,下车前,又捧着楚依的脸,在她额头上亲了一下。

    正好是上班时间,地库之中不少员工都看到了这温馨劲爆的一幕,一个个都快要将下巴惊掉了。

    能给女人额头吻的男人都是极品啊!

    历铭烨下了车,轻咳一声,顿时,所有刚刚还恨不能脖子再长一些的天都员工一溜烟跑开,生怕会被历铭烨抓了典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