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辰倒并不是害怕惹事,他只是想要看清楚曲家的人过来到底是要干什么的。

    以曲家的身份和地位来说,曲家的大少爷和大小姐亲自到这里来谈合作,恐怕这并不是什么小事情。

    也许这件事情当中会别有所图也说不定。

    “那我们就好好的谈一谈这一次关于合作的事情吧!”

    这位白发胡须的老者都这么说了,那么洛宛如当然点头答应了。

    毕竟如果能够和京城曲家合作的话,对于天海洛家也是一个非常大的发展契机。

    “洛总,我想你应该也知道,我们这一次来合作的主要事宜,我就这么和你说了吧,以我曲家的实力,想要在天海扩大自己的酒店,对我们来说应该是件很简单的事情,不会太麻烦!”

    白发老者胡须飘然。

    洛宛如点了点头说道。

    “对,不错,对于京城曲家来说,想要在天海发展自己的酒店事业确实是很简单,甚至,你们真的要是发展起来的话,我们洛家都要靠边站!”

    洛宛如不得不说出实际情况。

    “看来洛小姐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嘛!”

    白须老者双眼豁然迸发出一道光芒,看着洛宛如的时候,神情不由的露出了一份赞赏。

    洛宛如能够当着他们曲家人的面,承认自己公司的不足,不如他们曲家,这一点是需要勇气的,尤其是对像洛宛如这样的大家族来说。

    “呵呵!”

    洛宛如自嘲的笑了笑。

    “没办法,谁让我们洛家和曲家的差距这么大呢!”

    洛宛如说道。

    “既然洛小姐能够认清楚自己的情况,那我王某人也就我在这里卖关子了,说实话,我这一次过来,主要是想帮助你们洛家,让你们洛家在酒店业务上面更上一层楼!”

    洛宛如再听到了白衣老者的话,有些眉头大皱。

    她实在是不明白这白发老者的话语到底是什么意思。

    什么叫帮助他们洛家在酒店方面的事业做到更上一层楼。

    这京城曲家未免也太好了吧,难道人家特地从京城赶过来就是为了帮助他落家,好像这一点完全说不通啊。

    因为他们骆家和曲家根本就没有什么生意上的往来,甚至可以这么说,如果不是京城曲家来人,也许这一辈子他洛宛如都不认识京城曲家的人。

    两个家族是完全没有交集的,可是人家却忽然从几百公里之外跑过来说,他要来帮助洛家,这让人匪夷所思。

    “洛小姐不必惊慌,当然了,我们这一次过来也不是白白的帮助你们,我们也是有自己的要求的!”

    白衣老者笑着说道。

    “不知道王先生说的要求,指的到底是什么东西呢?”

    洛宛如皱了皱眉头,说到。

    “呵呵,很简单,我们这一次过来是想请洛小姐的男朋友帮忙的!”

    王先生的话一说出来,洛宛如不由得回头看了看唐辰心中更加的疑惑不解了。

    “你找我男朋友干什么?”

    洛宛如看着白发老者,心中生出一丝警惕。

    “呵呵,我知道洛小姐

    的男朋友是天海的神医,治过很多人的病,甚至连我们天海三流家族朱老爷子,都是被您的男朋友给治好的,所以我们这一次过来还是想请你男朋友帮忙!”

    “你是想让我男朋友治病救人?”

    听这个白发老者话语的意思,好像是要让唐辰去救人的,所以洛宛如下意识的问道。

    “不是这样的!”

    白衣老者摇了摇头说道。

    “我们现在需要一批药物,但是这一批药物在市场当中是没有的,我想请你男朋友帮我们配置一下,看看能不能批量生产!”

    白衣老者说到这里的时候,神情一下子就肃然了起来。

    “配置新的药物?”

    洛宛如惊讶了一下,虽然说生意做得非常大,可是,对于医疗方面却根本就没有涉猎,怎么突然想起来要配置新的药物了?

    况且,洛宛如知道唐辰是一个医生,医术虽然不错,可他并不知道唐辰可以研发新的药物啊。

    “王先生,我男朋友虽然是一名医生,可是他并不是搞科研的,对于您的药物配置,我想恐怕他无法让您如愿了,真的非常抱歉!”

    洛宛如摇了摇头说道。

    “那可不一定!”

    白衣老者摇了摇头说道。

    “据我所知,您的男朋友应该掌握了炼药之术,完全可以配置出我们需要的药物,所以请您就不要拒绝了!”

    洛宛如无辜的看向了唐辰,说道。

    “辰哥,你感觉你可以吗?”

    洛宛如转头看向一边的一个年轻人的时候,这次,白衣老者才算是明白过来了,原来眼前的这个瘦瘦高高的小伙子就是洛宛如的男朋友。

    白衣老者立刻笑着做到。

    “原来阁下就是唐神医,实在是失敬失敬,我手里有一个药物的名称,还有性能,希望唐神医能够帮我们配置一下!”

    白衣老者呵呵一笑道。

    “我承诺,你只要你能够将我们这个药物配置出来,而且能够达到一定的效果,我会帮助洛家在天海将生意做到最大,甚至我们曲家还有能力,将洛家的酒店业务做到全国前20强!”

    白发老者看着唐辰呵呵一笑,他觉得自己开出这样的条件,已经足够让他们心动了

    可是唐辰却很淡然的看着白发老者说的

    “许家能够开出这样的价码,确实是让我感觉到有一些心惊,我很好奇,不知道你们让我配置的是什么药物!”

    唐辰笑着说道

    “是一种纯阳药!”

    说着白发老者从怀中拿出了一张纸,这纸张中大概记载了这种纯阳药的药物性能特点。

    “唐小兄弟,这个纯阳药主要是能够帮助人体,抵抗外界的寒冷,哪怕在零下六七十度的情况下,依然可以像正常人一样活动!”

    “如果服用了您的药物的话,最好是在穿着一件单薄衣服的情况下,就不感觉到冷,那就最好了!”

    白衣老者看着唐辰说道:

    唐辰皱了皱眉头,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他微微一笑。

    “在零下六七十度的情况下,穿一件单薄的衣服,而不感觉到寒冷,这和特异功能没什么区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