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先下车的是全副武装的拿着冲锋枪的特警,一下车就迅速的贴着银行墙壁周围,贴身站在银行门口,然后另外几组穿着防弹衣的普通警察迅速地把银行周围包围,派出所的民警则负责在周围拉警戒线驱散群众,而最后一辆警车直接开到,只见一个穿着便衣的女人手里拿着对讲机和手枪从车上下来。一下来便直接对着对讲机喊道:“行动啊,还等什么,再等下去人都死光了”。

    这个女人正是李燕。

    李燕一声令下,全副武装的特警就一下子交替着从门口冲了进去。原本以为会发生枪战的,而且李燕也知道里面有人质,这次进攻只是准备试探一下里面的绑匪,但是让她意外的是,里面连一点声音都没有。

    李燕最早接到通知是说银行的警报器响了,让赶紧出警。随后又接到群众报警,说是这个银行有人抢银行,说是绑匪有好几个,还有枪,里面还开了枪。这件事直接惊动了市领导,市领导直接让李燕带人立即行动,抓捕罪犯,保护好里面的人质。李燕组织了一下人手立即赶了过来,心里知道,这种事情肯定不好处理。因为东海市发生抢劫银行的事不是第一次了,早几年就发生过一起,当时她不是领导,只是跟着办案的,那场抢劫案劫匪与警方僵持了半天时间,最后结果是,为了保证人质安全警方妥协给了一辆车让劫匪带着人质离开,警方在后面跟着。然后,四个人质全部被杀害,三个劫匪,一个被杀一个被抓,另外一个带着钱直接逃了,几年之后才在邻省被抓住,为了那件案子,那次办案的总指挥直接被追责,四十五岁不到就直接退休回家了,葬送了大好的前程。

    所以接手这个任务李燕压力非常大,在路上的时候心里其实是非常的忐忑的。

    “报告,一组安全”“二组安全”“三组安全”

    随后李燕就听到了里面传来了特警各个小组传来的汇报。

    李燕皱紧了眉头,直觉告诉她,绑匪可能已经跑了。绑匪跑了这个责任可就不是一般的大了。李燕直接往里面跑过去。

    一进去就发现倒在门口的一个绑匪尸体,然后又发现大厅里摆在另外两具尸体。大厅里有几十号人,站着的蹲着的都有,大都哭成了一团。

    “报告,一共发现了八具尸体,据初步辨认,两具是银行工作人员的,一具群众,另外五具是劫匪的。发现五只手枪,全部搜查过,可以解除危险了”一个带头冲进去的警察走过来对李燕汇报着。

    “你能告诉我吗?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燕皱着眉头问着。

    “我也一团疑惑”对方摇了摇头。

    “封锁周围,控制好现场一切证据,通知技侦和法医过来。另外,安排几位女同志过来安抚一下群众的情绪,让医院派人过来给所有人做个简单的心理测试,看看有没有因惊吓过度出了精神问题的。对了,把银行和周围所有所有的监控录像全部带回去。你们几个分头行动吧”李燕对着站在周围的几个小队长说着。

    然后一脸迷惑地走向了现场哭成一团的群众,喊道:“各位,危险已经解除了,大家不要怕,经过我们检查,所有的劫匪都已经死了。请大家平复一下自己的心情,好不好?已经没事了,然后,还请大家等下都跟我们的同志去公安局做一下简单的笔录,方便我们了解案情的经过”。

    李燕试图安抚着现场群众的情绪。这时,只见一个中年妇女直接走了出来,手里还拉着一个哭的稀里哗啦的十七八岁的姑娘,这就是前面蹲在叶凌天身边差点被绑匪给杀了的母女。

    只见中年妇女直接一脸愤怒地站到李燕面前问道:“你是谁?什么名字什么职务?”。

    李燕愣了愣,几乎很少有人用这个语气对她说话,大部分人都与警察都有种畏惧心理。

    “你好,我是刑警大队副队长,代理大队长李燕。也是负责这次案件的现场总指挥”李燕详细地报着自己的职务和名字。

    “那我来问你,你们从接到报警都现在进来一共用了多少时间?你又知道因为你们的行动迟缓害死了多少人?给我们的生命带来了多大的威胁?要不是那位先生不顾自身安危铤而走险杀光了所有劫匪救了我们,别说我们母女这次活不下来,我们这里几十个应该顾客和里面的银行工作人员可能全都会死。国家花这么多钱聘请你们是干什么的?我们纳税人一年交这么多钱养着你们是干什么的?你们对得起你们身上的警徽和警服吗?关于今天的案子我会找你们领导要个说法的”女人愤怒地说道。

    李燕听过女人的话之后有些头皮发麻,不过她也敏锐地抓住了一点,问道:“你是说是有个人一个人单枪匹马杀了五个拿着枪的绑匪?”。

    “对,就是那位小伙子,绑匪准备开枪杀我女儿他为了救我女儿直接杀了劫匪然后抢了枪把其余四个劫匪全部杀了”中年妇女点头。

    “人呢?是谁?”李燕立即在人群里找着。

    “已经走了,杀了所有劫匪在你们来之前他就已经走了”中年妇女说着。

    “大姐,能给我详细说说事情的经过吗?比如你认识这个人吗?这个人有什么样貌特征吗你给我们说一说。还有这个人是否自身带了什么武器?还有,他与劫匪师傅有过什么交流?”李燕有些震惊然后急切地问着。

    “怎么?你怀疑那个小伙子是与劫匪一伙的吗?难道在你们眼里所有的人都是坏人都是强盗土匪,全天下就没有一个英雄没有一个有正义感的人吗?”中年妇女愤怒地道。

    “不是,你误会了,我只是在了解一下案情的经过,有利于我们办案,还希望你能够配合”李燕也有了一些恼怒。

    “对不起,我女儿受到了惊吓,我要带我女儿去医院检查,这是我的名片,给你们公安局的王勋局长,要了解案情让他亲自来找我,我要他亲自给我一个交代”中年妇女直接从包里面拿出一张名片递给了李燕,然后径直抱着自己的女儿离开,一边走一边安慰着自己的女儿。

    李燕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强大的气场给彻底震住了,竟然没有让人拦着女人。等到中年妇女离开了之后才回过神来,拿起她给的名片看了看,一看不要紧,她顿时吓了一跳,这个女人竟然是全国政协委员、大陆女首富、大唐基金会创始人、理事长、大唐集团董事会主席陆莹。关于这个女人的头衔实在是太多太多了,但是李燕能够想起来的只有真么多,难道刚刚她敢对自己这么霸气,因为她实在是有这个能力,而且对李燕已经算很客气了。李燕知道事情有些麻烦,立即给王局长打电话说明了这个情况。

    快看"HHXS6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