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有些奇怪地看了眼站在门口处抽着烟的叶凌天,心里可能觉得奇怪,为什么明明自己老公在,却要自己过来干这事。但是出于职业精神她没有多说什么。从床底下拿了一个专门用来干这个的盆子,刚开完刀的人其实一段时间之内都是不能动的,这些东西医院都有准备。

    “先生,麻烦你过来帮个忙,你力气大,我抱不动,你帮忙把她给抬一下”护士突然喊着。

    “别啊”许晓晴忽然大喊着。而叶凌天站在门口,也不知道到底是进去呢还是不进去。

    “怎么了?你们不是夫妻吗?”护士觉得非常的奇怪。

    “那个,护士,我们是夫妻不假,但是···但是我们还没结婚啊,也就还没那个,你懂的,辛苦你一下了,别让他进来了。叶凌天,你滚出去一点,把门关上”许晓晴羞的不行,见到叶凌天走过来看到底是什么情况,连忙吼着,叶凌天没办法,灰溜溜的走了出去,并且把门给关上了。

    “那你自己得带点力,不过,千万别用到腰上的力了”护士提醒着。

    叶凌天一直都在门口抽着烟,想着这些事情也是笑的不行,这种尴尬的事情估计自己这辈子也只能碰到这一次吧,估计许晓晴也是如此。

    等到护士出门看着叶凌天怪异地笑着,叶凌天才走进门。躺在病床上的许晓晴看到叶凌天进来,满脸通红。

    叶凌天见到许晓晴的样子,也忍不住笑了笑。

    “笑什么笑?很好笑吗?流氓”见到叶凌天在笑自己,许晓晴就更加羞了,忍不住骂着。

    叶凌天什么都没说,见到许晓晴脸上有些汗珠,显然是刚刚急的,又进了洗手间拿了毛巾,沾着热水过来给许晓晴擦着脸。

    许晓晴心里的羞愧一下子就荡然无存,随即满心的热情。等到叶凌天忙完了之后,许晓晴对叶凌天说道:“叶凌天,其实你是个挺温柔的男人,很会照顾人”。

    “你自己也说了,上次我病的时候你照顾我,现在轮到我报恩来照顾你了”叶凌天淡淡地说着,把毛巾给收拾了一下重新拿进了洗手间里去了。

    弄好了一切之后,叶凌天再次躺在床上睡着,只是,这个时候,无论是许晓晴还是叶凌天都已经没了睡意。

    “叶凌天,你知道我是什么时候开始喜欢上你的吗?”许晓晴突然说着,叶凌天转脸看了看许晓晴,没有说什么。

    “是在我听过叶霜说完你的故事之后我就喜欢上你了,准确地说应该是对你有好感对你感兴趣,我无法想象一个男人竟然可以为了自己的妹妹放弃了自己的高官厚禄、美好前途,为了照顾自己妹妹,可以放着美好的前途不要宁肯回来当保安。当听雨欣说,你为了给叶霜治病筹齐五十万甘愿给她做保镖的时候我的心里当时有很多的想法,我但是就想着与你多接触,我就是想弄清楚,你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男人。渐渐的,我就把自己给陷进去了”许晓晴躺在病床上慢慢地说着,说了很多她与叶凌天之间的事情,很多事情叶凌天都未必还记得,但是许晓晴却一直都记得,而且记得很清楚。

    “呃,叶凌天,当初你见到我的时候是什么感觉?”许晓晴忽然问着叶凌天。可是等了很久也不见叶凌天有回应,再次喊着:“叶凌天,叶凌天,你睡着了吗?”。

    回答许晓晴的是叶凌天有些轻微的鼾声。

    许晓晴有些恼怒,不过随即便笑了笑,一个人躺在病床上傻笑着,随后又叹息了一声,她想着,如果可以一直这样那该多好。

    第二天早上,叶凌天依旧早起,给许晓晴把脸给擦了,然后给许晓晴去外面大了点粥回来。上午,许晓晴很多同事都过来了,因为许晓晴得跟学校请假,所以,学校里的同事就都知道了许晓晴生病了。她的同事叶凌天都是认识的,她们也都认识叶凌天。一进病房就见到叶凌天住在病房里照顾着许晓晴,一个个都瞪大了眼睛,对于叶凌天与许晓晴之间的关系,她们虽然不是很清楚,但是却也多少知道一些的,她们可是亲口听到许晓晴说过与叶凌天已经分手了的,可是现在这情况,明显就不像嘛。

    “你们好”叶凌天站在病房里,对大家笑了笑,说着,算是打过招呼了。

    叶凌天简单打过招呼之后就一个人走了出去,在外面的走廊上坐着,他不喜欢聊天,也不喜欢这种人多噪杂的环境,所以自己很有自知之明的退避三舍了。

    “我说许晓晴,你不是清清楚楚地告诉过我们你和这个烧烤王子已经分手了吗?这是什么情况?”一个同事等到叶凌天一出去,便等不及地问着。

    “什么烧烤王子?怎么说话的。我告诉你们,人家现在可不是什么烧烤王子了,你叫烧烤老总还差不多,春天广场的那家老兵营地烧烤店你们知道吗?就是你开的,另外又开了一家,人家现在有公司,手底下好几百号人上班呢,一个月收入都是几百万,什么烧烤王子啊”

    “这么牛?我就说嘛,你许晓晴能真的看上一个在街边卖烧烤的?原来是弄了一只潜力股啊”女同事笑着。

    “呸,别把我说的这么势利好不好,我但是看上他的时候,他只是一个摆烧烤摊的,我也不知道他能有今天啊”

    “行了行了,你高风亮节行了吧。不是,你不是已经明明白白的跟我们说你已经跟他分手了吗?还自己失恋请假出去旅游了半个月,那今天这又是什么情况?昨晚他谁在这里吧?”女同事指着旁边的一张床问道。

    许晓晴脸有些红了。说道:“是分手了啊,我现在跟他只是朋友关系,普通朋友。普通朋友生病了就不能过来照顾了是吗?”。

    快看"buding765"W信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