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他不是公司有事去广州了吗?”李燕很震惊。

    “没有,不可能的,我是他的秘书,如果是公干或者公司有什么事,我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我敢保证,叶总没有去广州,广州分公司最近没有什么要紧的事,而且,叶总也并没有近期去广州的工作安排。嫂子,你看看能不能再想想,叶总到底去哪了?实在不行,咱们报警吧,我联系了叶总两天了,都没有联系上”小林也开始着急起来了。

    李燕整个人一下子就呆住了,她还记得清清楚楚,叶凌天打电话跟她说他因为公司有事去广州那边处理点事情,而现在能够证实的是,叶凌天根本就没有去广州。那叶凌天去哪了?李燕想不出来叶凌天去哪了,但是,她能够肯定一点,那就是叶凌天骗了她。

    “不,不要报警。报警影响太不好了,你这边装着什么事都没有,不要跟任何说你们叶总失踪的事,其它的事情我去想办法”李燕很久之后脸色严峻地对小林说着,然后转身离开了。

    叶凌天失踪了,这是李燕脑子里的第一个想法,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找到叶凌天,她也不知道叶凌天现在有没有危险,找到叶凌天比结婚更加重要。李燕心里无比的担心叶凌天,毕竟,一个大活人就这么没了踪影没了音讯,谁能不担心。

    想了想,李燕直接开车去了刑警队,叫上老王,直接说道:“老王,交给你个任务,帮我查一下叶凌天的踪迹,他失踪了,我们所有人都找不到他,我害怕他有危险。我给你他家庭住址和车牌号,你尽快给我查清楚他的踪迹。另外,这事不要立案,除了你和我,也不要告诉任何人这件事的具体信息。快去,我就在这里等你的消息”。

    老王听了李燕的话之后果真便立即带人去查了,李燕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面等着消息。现在对于她来说,结婚并不是最重要的,重要的是找到叶凌天,也要搞清楚,叶凌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是否有危险。而且,这事暂时不能让别人知道,如果叶凌天真的发生了危险,让太多人知道对叶凌天的安全并没有好处,假如叶凌天没事,叶凌天失踪的事弄得人尽皆知,对叶凌天的公司不好,叶凌天的声誉有影响,同时,对她和对她的父亲李东生都有影响,因为,现在大家都知道,叶凌天是她的丈夫,她们俩明天就要结婚了。

    李燕心情十分紧张地坐在办公室里等着,一直从上午等到下午一点多才接到了老王的电话。

    “李队。根据我们调查,叶先生是在前天晚上十点多钟从家里开车出去的,车里只有他一个人,而且,根据视频上的显示,他并不像是有什么危险,更像是着急赶路”老王汇报着。

    “他去了哪?”

    “根据我们刚刚从高速交警处了解到的,我们推测,叶先生应该是往贵州方向去了”

    “贵州?你确定?”

    “基本确定他的目的地是贵州了,当然,如果要十分确定,我们得与其它省的公安部发进行联系,只不过,那样可能就得发函得报案走程序了,十分麻烦”老王在那解释着。

    而此刻的李燕人却已经呆住了,贵州,她想不明白叶凌天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去了贵州,不过,忽然之间她想到了一件事,她记得叶凌天和叶霜都有跟她提起过,那就是叶凌天的前女友李雨欣是去了贵州乡村支教了。再想想叶凌天突然之间骗着自己独自去了贵州,答案似乎一下子就出现了。

    李燕整个人都石化,眼睛忽然之间的变的很酸痛,强忍着不让眼泪流出来。

    “李队,李队,喂,李队?”老王叫了很多声都不见李燕回话,以为李燕出了什么事了,着急地喊着。

    “没事了,老王,你们收队吧,这件事情到此为止,我知道他去了贵州就行了,他只是去看一个朋友,没带充电器手机没电关机了,没什么危险。好了,你们回来,该干嘛干嘛吧,记住了,这件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了,就这样吧”李燕忽然之间没了继续说话的力气,说完之后就挂断了电话,一个人在办公室里面坐了很久,很久很久之后才又回到了家里,继续与司仪讨论明天婚礼的程序,并且告诉司仪,她已经联系了自己丈夫了。

    这天早上,叶凌天开着车一路在高速上奔驰着,而这一天天刚亮,李雨欣就起床了,起床之后提着桶子去水井旁提了一桶水,回来洗漱一番之后依旧拿着扫把开始每天例行的打扫。扫着扫着,却忽然在自己的窗户边发现了一个烟头,看到这个烟头,李雨欣忽然皱紧了眉头。这里是学校,除了老师就是学生。山里的学生不存在有抽烟的,而且,老师就她与郑龙两个,而郑龙不抽烟,这烟头是从哪来的?李雨欣仔细看着烟头,忽然蹲下来一点不嫌脏地把地上的烟头捡了起来仔细看着。看到烟头的那一刹那她的心一下子就震惊了起来,她能够肯定,这烟头绝对不是村里哪个人丢的,因为,首先这种烟在这边根本就没有卖,其次,即使有些地方有卖的,也不是山里的人老百姓抽的起的。李雨欣对这种烟实在太熟悉了,因为叶凌天一直抽的就是这种烟,在李雨欣的记忆里,叶凌天似乎从始至终就是一直抽的这个品牌的烟,最开始没钱的时候抽的是五块的,后来抽的是十几块的,最后面开公司了,抽的就是二十多三十多一包的这种烟,但是,这个牌子从来没有换过,所以李雨欣才会这么熟悉。

    李雨欣惊恐地看着烟头,随即像是发疯了一般在院子里四处找了起来,前前后后他一共在院子了找到了三个烟头,三个烟头都是同一个牌子的,而且,烟头没有遭到破坏,足以说明,烟头就是在不久之前扔在这里的。

    李雨欣心里忽然有了强烈的预感,那就是昨天晚上,叶凌天一定来过这。她非常相信自己的直觉,她没有去想叶凌天为什么会知道自己在这,她也顾不了这么多了,她只有一个信念,那就是要找到叶凌天。

    李雨欣开始四处找着叶凌天,可是,找遍了不大的学校也不见叶凌天的踪影。

    美N小说"buding765"威信公号,看更多好看的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