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皱着眉头,苦思冥想了一会,随即一拍脑袋:“看看箱子里头有没有什么带地址或者号码的东西,这得两手准备,万一她这里头就一堆垃圾零食啥的,说不要就不要了,我得上门找她去,那箱子跟里头东西可都是干妈给我买的,还有我自己的换洗衣服啥的。.travelfj.”

    他蹲下来一边检查着箱子一边自言自语着:“小丫头出手好狠,直接把我往死里头整,差点害我真的坐牢,虽然说长得漂亮,可是也不能说这么横行霸道肆无忌惮,不把别人的命当回事吧。正好,看看能不能给她点教训。”

    箱子是带密码锁而且都是锁上的,不过这根本难不倒林海,这样的密码锁对他来说完全就是个摆设,他三下五除二就把箱子给打开了,箱子整个摊开在他的面前,随即他也瞬间傻眼了。

    因为,箱子里头装着的都是一些女孩子的衣服,还有一股子非常好闻的香水味,非常的熟悉,是那个徐雅雯身上的,这倒不算什么,关键在箱子里一眼就看到还有好几件女孩子的小衣服,粉红色,还带着蕾丝花边,而且依照林海的经验来看,起码得是d……林海脑海中瞬间浮现出徐雅雯那玲珑有致的身材,这一幕未免太有画面感了。

    “我靠!”林海赶紧捂住鼻子防止鼻血喷涌而出。实在是他自己太过大意了,他当时眼看着徐雅雯不肯罢休的样子,非得要把他送进警局,他也不是个吃素的,正好两个人的箱子一模一样,他就顺手给掉包了,目的也很简单,也算是给徐雅雯一个小小的惩罚。反正两个箱子一模一样,他完全可以说是拿错了甚至于说是徐雅雯拿错了。

    然而,他完全没有想到女孩子行李箱里头都会装着衣服,而像这样的私密的更是只可能放在旅行箱里头,结果他就这么一下子给人家摊开了就这么摆在面前……

    “我擦,这下子要死了,搞不好真的被当成流氓了。”林海发着呆,想到之前在飞机上他不小心抓住了徐雅雯的衣服带子的那一幕,哪想到这后续还有这么精彩的。当时一个无心之举,徐雅雯都大吵大闹搞得好像他真的是强奸犯流氓一样,这下还不是彻底坐实了他流氓的身份。

    林海是彻底的一脸懵逼了,他做过无数次任务,可是却从来没有遇到过这样的情况,最后只能心一横:“不管了,反正她说不定压根就不想再跟我碰面,一箱子衣服直接不要了呢。就算到时候找过来,我也给她来个死不认账,就说是不知道谁先拿错了箱子,反正之前的事情也是她理亏,她还能拿我怎么样?”

    倒不是林海想逃避责任,关键是这个帽子他可真的担当不起,徐雅雯的脾气他可是实实在在地领教过的,不小心碰到也能闹得满机舱都知道他耍流氓,后面惹她生气更是直接把他送到了局子里,这下子更是实打实的有证据,到时候百口莫辩。

    还有最主要的,别的什么罪名哪怕说偷盗他也能硬忍了,这流氓罪可是婶能忍叔也不能忍啊,他什么时候混到当流氓的地步了?

    林海当机立断,把箱子给盖上,假装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而正好这时候,宿舍的门被推开了,那个叫张小文的保安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两个保安,推门而入的那一刻几个人都有点发愣,因为面对着焕然一新的房间,几乎以为是自己走错了,不过紧跟着看到坐在床上的人,又立马意识到没错。随即立刻把门给关上了。

    林海拍拍胸口,幸好他关箱子及时,不然的话万一被这几个人看到以为是他的箱子里装着女人的衣服,把他当成了变态,那这个面子可丢不起。

    张小文一看到林海,顿时瞪起了眼睛:“谁让你进来的,你在这干什么?”

    而且这三个人悄无声息地把林海给围在了中间,这一看就是要打架的样子,但是林海就好像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危机逼近一样,笑呵呵地说着:“我拿钥匙自己开门进来的,还顺便把屋子打扫了一下。我面试通过了,以后也是这家公司的保安了,大家都是同事,多多关照。”

    说着,站起来就要跟张小文握手。

    结果,迎面而来的是张小文的拳头。随即还有张小文大声的叫骂:“谁跟你是同事?你小子,看你就不顺眼,上来就找茬,想多多关照,好,老子今天好好关照你一下。”

    随即就是一阵拳打脚踢,拳脚提打在肉体上发出沉闷的声音,林海一开始还大叫着,但是没几下就没有声音了。

    而趴在外面偷听着的刘大龙等人则是放下心来,满意地说着:“我就说吧,这小子一看就是不行,张小文他们三个就轻轻松松把他摆平了,这样的人最好自觉一点自己收拾包裹滚蛋,否则的话要他好看。”

    他说着,冲身边的人挥挥手:“走,吃饭去,听说食堂今天晚上有大菜,回头叫几瓶啤酒,给小文他们几个庆个功。”

    几个人一哄而散,往食堂的方向去了,而此时在屋子里头,张小文他们三个被绑的严严实实的,一个两个都是鼻青脸肿的欲哭无泪,尤其是想喊都喊不出来,因为林海就地取材,拿刚才用的抹布把他们的嘴都给堵上了,那个酸爽的味道,三个人都是鼻涕眼泪一大把,想吐但是被堵着吐不出来。

    林海笑着拍拍手,伸了个懒腰,很遗憾地摇摇头:“这筋骨还没松开就结束了,还是等回头再去练练吧。”

    “你们这会估计身上疼,就好好歇歇吧,我去吃饭去了。”

    说着,也不顾他们三个差点嚎出声来,林海真的就直接准备去吃饭去了,他确实是饿了,还不知道食堂在哪边,不过这不是问题,看着人都往哪去他跟着往哪去就是了。

    他也没带手机,直接空着手就出门了,因为手机对他来说只是个通讯工具,他初来乍到东海,根本还没有熟人朋友的,也不会有人找他。

    而手机丢在床头充着电,这会正在拼命地响着,声音特别的刺耳,地上被绑着的三个人都在那一脸痛苦地拼命嚎着,指望外面有人能够听到能够进来救他们,可惜的是,不光是嘴巴被堵住了发不出来声音不说,最主要的是这个点钟大家都去吃饭去了,根本没有人知道他们三个此刻是这样的处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