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海熟练地翻转着羊腿,转身又给另一只羊腿抹上油,一边说着:“听话干活不就行了?干一行就得干好这一行,你们现在的表现不都好得很吗?别人如果看到你们都是现在这个样子,都能够一直保持下去,还愁没有业绩吃不上饭吗?到时候都是单子等着主动上门。”

    “当保安就要有当保安的样子,搞烧烤也得有搞烧烤的样子,你以为哪一行容易干?卖烧烤也一样起早贪黑,一大早去买菜去腌制然后下午出摊,烟熏火燎地熬到下半夜才能收拾回家,睡几个小时又得起来买菜,生意好那就是累得直不起来腰,生意不好那就没饭吃,你们觉得这样就容易吗。”

    这些经历林海并没有真正自己去体会过,但是很小的时候李雨欣就对他说起过叶凌天当年创业的不容易,让他记住财富的积累来之不易,不能随意地挥霍,这些他都牢牢地记在

    “钱难挣屎难吃,这个道理都给我记住了。但还有一个道理,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干保安就得好好训练才能够让人家愿意找你当保安当保镖,卖烧烤就得起早贪黑好好干菜能够赚到钱。不要只看见贼吃肉没看见贼挨揍。”

    “我现在是你们的训练主管,那我的目标就是吧你们都训练好了,送出去以后都知道这个安保公司的保安杠杠的,让你们赚的绝对不比卖烧烤赚的少,想吃羊腿不管是老兵餐饮的羊腿还是自己烤的,想吃就吃。”

    一帮老爷们都振奋起来,林海喊了一嗓子:“赶紧翻个身,鸡翅都给我烤焦了!”

    张小文嘿嘿笑着:“主管,听你说的头头是道的,好像真是干过烧烤的,要不然怎么这么懂行?”

    “这叫懂行?这不是谁都看得见的,道理也都是谁都懂的?”林海嗤之以鼻,“真正的辛苦,你以为是我这几句话的事情?干什么老在这瞎打听,你们一个个的,是不是被我给练的练怕了,想我最好是走了去卖烧烤或者干别的就没有人折磨你们了是不是?”

    “不是不是,绝对不是!”张小文赶紧带头拍着胸脯说着:“主管你走了,谁来请我们吃烧烤啊?我们在这几年了,还从来没有说这样大家伙一起吃过烧烤。以前几个主管,可从来没有一个人请大家这么多人吃饭的。”

    他口无遮拦,话刚一出口,刘大龙立刻捣了他一胳膊,示意李强那边。张小文顿时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赶紧捂住嘴,可惜的是,李强已经听到了,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显然是十分的难看,因为他以前就是主管啊,至于说怎么对大家的,张小文的话还有大家的态度就已经很明显了。

    林海不以为意,直接抄起来一串鸡翅,塞给张小文的手里:“今天敞开肚皮让你吃个够,要是有剩下的,罚你们三天都不准吃饭。”

    张小文迫不及待地就往嘴里塞,随即烫的一蹦三尺高,一边还叫着:“好吃!主管,今天你烤多少我都包圆了!”

    大家都笑起来,林海也招呼着:“都等饿了吧,这些烤好的就先吃着垫一下肚子,注意垃圾都扔桶里。羊腿还得慢慢烤着,等下郑经理过来正好一起吃。”

    他一发话,顿时一群饿狼都两眼放光开始下手抢,都生怕手一慢就没了。张小文一边啃着鸡翅一边还眼疾手快地抓了好几串肉串在手里。

    林海没跟他们一块抢,他抽着烟,一边翻着羊腿,一边笑着看着这群人狼吞虎咽的样子,忍不住笑了,他很享受这样的时刻,忙碌充实的生活当中偶尔的闲暇有人一起热闹。

    好多人抢到烤串以后都非常自觉地递过来给林海:“主管,你别光忙着烤,你也吃啊。”

    刘大龙握着一串肉串也挤过来:“主管,这是我好不容易抢到的,你先吃点,再不吃就只能等下一波了。”

    林海笑着接过来:“谢谢龙哥。”

    刘大龙顿时不好意思,嘿嘿笑着说道:“主管,你就别那么叫了,那都是过去的玩笑,现在是你带着我们大家,要不是年龄在这放着,我们都该喊你哥的。”

    “这有什么?训练的时候才分主管不主管的,平时大家都是兄弟。”

    刘大龙感动了,“主管,我们愿意叫你主管,因为你是确确实实下功夫带我们的。而且,也是我们应该谢谢你。”

    刘大龙的神情非常的认真,显然是发自肺腑地在说着:“主管,我们这些人,确实一天天过的都醉生梦死一样,也都这么久了确实一点保安的样子都没有,说出去都是给公司丢人,你说我们烂泥扶不上墙也是实话。但我们不是不知好歹的人,也不是说真愿意在烂泥堆里打滚一辈子的人,要是能过好,谁不想努力一点争气一点?我们也想回到以前老兵安保那时候那样风格的样子。”

    “只不过,一直以来我们都找不到希望,郑经理他忙加上累,就他一个人,顾这头就顾不上那头,所以我们也就逐渐地懈怠了,没有给他减轻负担,反而让他为我们头疼。”

    “你来了之后,这短短的一个礼拜,说实话我们一开始也不服气,甚至于是满心的恨,恨不得能把你赶走,因为真的是很久没有吃过这个苦头了,都习惯了快活轻松的日子,但说实话谁也没有这个本事。也都巴望过最好是你能够真觉得我们是烂泥扶不上墙彻底放弃了,那我们就彻底的摆脱了。”

    “可是,大家都是成年人,很多也都是从部队里头出来的,都是当过兵的,这一天天的训练大家也都看在眼里,都知道你绝对比我们辛苦比我们累,以你的本事,到任何地方恐怕都是轻轻松松赚大钱,根本没有必要说在外面身上浪费这个时间,只能说明,你确实是个想做事的人,也确实是为了我们好。”

    “说真的,这几天是我们这几年来最苦的几天,可也是大家伙最有干劲的几天,因为都觉得,只要这么努力下去,跟着你和郑经理,就一定有希望。虽然不敢说能超过以前的老兵安保,但是都相信一定能够从烂泥潭里走出来。”